美红这一次是专门请了假随老公出来旅游的,以前,她可是不屑他们教委组织的活动,现在不一样,因

为有了林力。夜已是深了,列车高速奔驰时单调的轰鸣飞扬着,车厢里小如一叶扁舟,被那音波推动着,那

盏红玻璃壁灯似乎摇摇晃晃,人在铺上,也就飘飘荡荡,心旷神怡。美红打开了车窗,窗外浩浩荡荡都是雾

一处朦朦乳白,很有站在甲板上望海的情致。她扫了就在对面上铺的那个男孩,林力赤脯着身体,只着一

条狭小的三角裤,平滩在铺上,两条修长壮实的腿撩人心扉,荡人魂魄,那上面的肌肉梭角毕现,线条分明

还有蜜一样的肤色上密密麻麻的汗毛,一下子就把美红炽热的xx勾动了,她下意识地夹紧了大腿,只觉

得一颗心跃跃直跳。上铺中,高义的呼噜打得山摇地动,美红悄悄地起身,拍林力一下,待他回过神来,就

静静地踱出去,站在过道上装着看车窗外的夜景。

估摸林力穿上了衣服,她才前边走着,捣出早就准备着了的锁匙,打开了堆放杂物的房间。林力就马上

反应过来,也装着上卫生间,跟在她的后面,刚一进去,他就猴急地搂着美红亲吻不止。两个狂热的身体一

下就紧贴到了一块。"哎呀,你别瞎胡闹了,我老公在车上呢。这节车厢就都是他们的人,你别闹了。"美红

就推着他说。"得了吧,谁不知道你老公不管你,他看见他一起来,来吧。"林力恬不知耻地说。"哎呀,别

乱摸,嗯……"还没让美红再装腔作势,林力早就把她的嘴给堵上了,一双手从她敞开了的领子如蛇盘旋地

钻了进去,掀开她的乳罩,在她已是尖硬了的乳豆上揉搓不止。"快到站了,你快放开我。"美红好不容易挣

脱了他的吮吸,喘了口气说。林力却把她的裙子掀起,说:"还有一个小时呢,我快点也就完事了。"美红冷

冷地一声嘲笑,"你拉倒吧,你也就123买单吧。呵呵,这么硬了。"他着的是忪紧带的裤子,美红只一伸

手,就掳到了粗硬胀挺的xx。纤纤玉手握着就轻快地套弄。林力在她的调逗下,那xx泪泪地流淌点点精

液。"哎,你别捏啊,不服气来啊,看我不让你xx迭起,欲仙欲死。"美红放荡地咯咯笑着,把嘴伸到他的

耳边:"别吹了,上次在长沙回来,你倒是吹啊,跟烂泥似的。""那不是太累了吗,今天肯定让你爽,快点

吧。"林力呐呐地说。美红嘴上说着,心里的xx已是热焰难奈,浑身发软。"等会儿,我把门玻璃挡上。"

她刚一转过身子,林力手急眼快地从她的裙子中将她的内裤扒了。就要扒她的上衣。她急着回过身来:"别

脱了,一会儿来不及穿,就这么来吧。"把裙子撩到了腰间,弯下了身翘着个雪白的屁股,林力眼见着她腿

缝的那一堆沾霜带露蓬蓬乱窜的毛发,两片花辫肥厚微张,知她等待不及了,双手掰开她的屁股,架起自己

那根硕大的xx,一挑一剌,就整根尽致而没,她的里面xx辣、暖融融的能溶钢化铁,他就快速地抽动,

随着他的纵送,捎带着美红激涌的淫汁,那声音听来如同夜雨渲地、马过沼泽,加上美红从喉咙深处轻吟慢

哼,声响时急时缓。林力更是奋起直逼,左冲右撞,弄出了啪啪肉跟肉博击的声音,车窗外轰轰烈烈列前进

的车轮声,在这静寂的深夜里,竟组成了一曲优美激越的乐章。林力和美红在车里的储物间操练着那种富于

剌激的肉欲游戏,欲仙欲死的迷乱,登峰造极的姿势。他们默契地配合着,不停地变换着体位。正在柔情蜜

意男欢女爱的时候,听见堵物间外有轻微的声音,美红对林力说了,他说不会吧,这时候那有什么人,还玩

笑地说要是高义那就精彩十分了。不过,林力还是开了门,把上身探出了门外,见车厢的尽头一个女子的背

影,看着像是白洁。他嘴角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讥笑,却对美红说没人啊。美红见着他两条长腿绷得笔挺,

一个屁股结实浑圆遥遥欲坠,性感在她的面前晃悠着,就充满xx用双手在那里抚摸拧揉,还从他的下胯伸

过手,握住那根湿漉漉的xx,套弄搓捻。待他回过身来,一个人已扑进他的怀中,把那猩红的嘴唇送了上

去。美红爱怜地抚弄着他的头发,让他坐到了一木厢上,自己张开大腿,很准确地套到了他竖立如棍的xx

上,她一跨上去,身体还是摇摇晃晃地,战战兢兢没敢尽力地摆动屁股,一双手圈着他的脖子,头搭拉着伏

在他肩膀上,林力双手搂到了她的腰肢上,她就放心大胆地疯狂套动起来,感觉她已经升腾到了云端迷雾中

去了,一张脸让涌起的爽快扭曲得差不多变了形状,她忍无可忍之际,禁不住狠狠地咬着林力的肩膀。林力

一声呼叫,神经只是这么一忪懈,那xx泄出了一些精液了,他便双手抱着她的屁股,奋力几个上落,就将

他的滔滔激越热情尽致渲泻而出,美红欢欢迭叫,把屁股舞弄如风,然后,整个身子软跌进他的怀中。美红

不敢耽搁太久,抱着林力的头亲吻了几个,只是急急提起内裤,就悄声地先行离开了。一路上,林力的精液

汪汪流出,湿透了内裤,顺着大腿渲泄而下,弄得她狼狈至极。等躺到了卧铺上,恐让高义生疑,又不敢换

掉内裤,只能胡乱地扯过床单在那地方试擦一遍。过了一阵子,才见林力踱手踱脚悄然爬到上铺。黑暗中,

见美红双眼水融融地满怀深情对着他,便对她飞去一吻,两个人心情愉悦快意融融地入梦。

早晨,高义经过一夜好睡,很早就起了床。这些时日,高义收敛不少,也没太多机会让他跟女人缠绵,

下身就涨硬挺拔,见妻子美红睡得香甜,梦中还笑意溢然,一张粉脸娇俏绯红,不由得勾起了一阵欲念,坐

到了她的铺中,双手就在薄被下摸索着,他从她的小腿开始,在膝盖盘旋着,那里肉呼呼的,还有一小窝,

一直延伸到了她的大腿,美红的肌肤肥腻滑润,他再往上,触手的是她湿透的内裤,心里想,这女人,几天

没顾得调弄,就湿成这样。没一下就抚到了美红的要害,高阜的肉堆上,阴毛杂乱结做一绺一绺地,两片肥

腻的花辨周围润泽湿漉,还有大腿根部上的斑斑白渍。他越想只觉得不对,就是她夜间思春,也不至于流出

这么多、这么湿,偏偏另一只手按着的床单上xx。他心头一冽,顿生了好多的疑惑,四处张望了一回,

摇醒了酷睡的美红,悄声问:"怎么回事,莫非梦中让鬼奸了。"让他这么一问,美红心中也一惊,"怎么啦

不是你做的吗。"高义气急败坏地忪开裤带,朝里张望着:"我做的还会不知。"美红知道瞒不了他,就没

好气地说:"遇着了贼子,让他强奸了。"就搂过高义的头,在他的脸颊上亲咂了一回说:"就兴你浪荡,不

许我偷一回腥吗。"说完,放荡地一笑:"快别生气了,到了地方我让你乐一回吧。"高义也知道跟白洁的事

是瞒不住她的了,也知美红平时在外对xx不大敛点,犯不得跟她计较,索性就说:"这可是你说的,我等

着你。""有你乐的时候。"美红灿烂地一笑,两个人含情脉脉地温存起来。

要不是白洁叫着她老公王申,孙倩这一觉不知还要睡多久,她见白洁两眼发黑,那漂亮的大眼睛周围有

了讨厌的黑圈,知她一夜没睡好,但却还起得那么早。

孙倩麻麻蹭蹭地套了鞋子,那鞋是脏了点,她找了纸巾坐到铺沿试擦着,猛然发觉了上铺的王申正鬼头

鬼脑地伸长着脑袋,从她敞开了的衣领往里瞧得热闹。

孙倩嘴角浮起了讥弄的微笑,反而把自己一个身子弯得更出,如同设下丰盛宴席准备相陪彼此一饱胃口

似的。孙倩清楚那两个东西已完全显露在他的眼皮底下,本来夏天里她的乳罩就是特别轻薄而且半托的那一

种,夜里睡觉她又解去了后边的扣子,春笋般的肉球在她的胸前白生生地摇摆,奶头更像两只猛禽一样不安

分,不住地瞪着两只艳丽的红眼睛从里往外探头探脑,窥测时机,泄露春色,欲择人而噬。

白洁还在喳喳不休地数落着丈夫身上的衣服,还打开提包替他重拿出新的来,翻弄之间不由把她自己的

内衣裤也抖落出来,孙倩觉得白洁现在更有女人味的了,看她那些贴身的小玩艺,花花绿绿轻薄性感,也跟

着有几条丁字型的内裤,孙倩想着那个时候一定好好戏弄她一番。突然,她的眼角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晃而过

那高大的身影总是让孙倩心中悠然一荡,她再也顾不得在王申前面卖弄风情了,就是一只鞋带子也扣不严

实,就追着那身影而去。

孙倩绊绊磕磕地终于在车厢的尽头追赶上了林力,孙倩说让他等着,弯下腰去将一边的鞋带扣上,林力

见她的身子曲曲折折,柔软非常,比起美红那丰盈圆润却是另一风韵。他对孙倩说,我正要到餐车那里给高

义和美红买早点,孙倩就说她也饿了,也正要到餐车里去,两人就相伴着朝餐车走。车厢的过道本来就狭窄

而且还来往着很多人,他们也只能一前一后地走,孙倩走在他的后面,见他摇晃着宽敞的肩膀,她知道自

己这次终于遇见了一粒xx的种子。她突然发现这个比她想像还要年轻的男孩,实际上在无论是情绪还是其

思维方式和她都有很多相似的影子,连存在于眉宇间的那种肆意特轻狂的无所谓,还有老噙在嘴角的那一丝

看上去带点轻蔑的笑。她想,这是一种xx的种子,就像当年也是充满了xx的她自己。

因为是早晨,餐车的车厢里也没多少人,他们找了一角落坐下。孙倩为他叫了双份的火腿煮蛋,而她自

己却是面包牛奶,服务生端上来时,他很兴奋地说:"你真是善解人意。"孙倩纵声大笑地说:"是知道你消

耗过多。"他不懈地盯着她的脸看,那种迷离的眼神让孙倩暗然心动。她将整个身子靠到了椅子的后背:"认

识美红好久了。""从大一,第一次坐火车回家。"他很随意地回答,眼睛肆无忌惮地在孙倩高耸的xx停留

着。孙倩拿着了那杯牛奶,隔着玻璃杯了那浓稠的牛奶,他的一个身影变得扭曲。"对她献上了你的处子之

作。""大一了还是处男,那不成笑话了吗。"他放声大笑。"告诉你,我十五岁就不是了,让一个同学的妈妈

窃取去了。"孙倩毫不动容,尽管她的心里感到了惊讶,但她的脸上依然茫然,还是那付春风洋溢的笑意。"

大学的校园里不乏丰胸圆臀的青春女孩,你说我能受得了那诱惑吗。"他咄咄不休地说。孙倩一面和他说话

一面老是不放心嘴唇膏上有没有黏着面包屑,不住地用餐纸在嘴角上揩抹。小心翼翼,又怕把嘴唇膏擦到

了界线之外去。她笑着说他是xx的果实。他也笑着认可。卓下她和他的腿有意无意地触碰,带着彼此明白

的挑逗。她藏在餐卓下的一只脚没穿丝袜,高跟鞋褪了下来,因为图舒服。林力不是踢她的鞋,就是踢她的

脚,好像孙倩一个人长着几双脚似的。

两枚xx的果实都在争先恐后地表白,却没有想要为这xx找一个出口。他说,你再看我,我就把你弄

上床。她说,你再看我,我就要对你不客气了。当xxxx裸地摆到了卓面的时候,他们却突然觉得应该结

束了。美红如天降神兵,悄没声色地出现在他们跟前。"我说怎么去了那么久啊,原来是遇到了孙老师,难

怪就动不了腿。"美红把两只茁壮的胳膊合在胸前,缩着肩膀向他冷冷一笑。怪声怪气的说。"一起吃吧。"

孙倩只是在喉底里哼出这么一句。脸扳得纹丝不动,眼睛里没有笑意,嘴角也没有笑意,连鼻洼里也没有笑

意,然而不知道什么地方有一点颤巍巍的微笑,随时散布开来。觉得自己太可爱的人,是熬不住要笑的。

美红就紧贴着坐到了林力的旁边,扬着手招呼服务生,侧过脸柔声地问他:"你还要叫什么。""不了,

我够了。"林力说。三个人就僵持着,林力是无奈的,脸上有了些不自然汗珠,美红的眼光却是挑衅的,对

着孙倩平静的脸,散发出来的是匕首一样锐利的气息。

"昨晚还睡得好吧。"美红对着他脉脉含情地说:"你知道,我好满足的,一下就入睡了。"声音不大,但

足够让孙倩听到。林力就窘迫地望了望孙倩,嘴里含糊地应道:"还好吧。"美红演戏一样逗弄着眼前的小情

人,孙倩相信,她倾斜着的身子此时一双大腿已撂到了他的腿上。终于,林力站起了身:"你们坐吧,高校

长正等着哪。"说完,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孙倩,你不能这样。"美红愤声地说。孙倩慢慢地喝着剩下不多的牛奶,好久才吐出一句:"别横眉瞪

眼,这样男人不喜欢,林力更不喜欢。"快近傍晚,列车终于到了桂林,他们这一行人,在导游的引带下,

很快就在一家不大的宾馆里安顿下来了。南方特有湿热的气候,让孙倩浑身不舒服,一到了房间,她就顾不

得跟同寝室其她人寒喧,就扑进了洗濑间。她尽致地将自己淋沐个够,这才围着浴巾出来。就听见赵振的老

婆在抱怨着这宾馆挡次太低了,教委太苟刻,让四个人住这么个房间。孙倩顾自从皮箱中拿出内裤乳罩穿上

再搜出一袭黑色的短裙,裙子的料子轻盈密密地织满了各色闪光的饰物摇晃生辉,她怕搅乱了头发便腿从

下往上提,一拉到臀部那裙子便显得紧窄,她就不敢太用力屁股灵活地扭动着,终于让她提了上去。那短裙

却是背心型的,只有两根细小的带子吊在肩膀上,把两条圆润如藕的臂膊和一大截后背都展露出来,弹性高

耸的胸脯在薄薄的料子中更显丰满,出得了房间,寻找白洁他们去了

里,摇晃着,升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