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戏里戏外(现场) >   74

等晚上季淮盛洗完澡想进卧室就寝时,却现房门紧锁,他拧了几次门把,都打不开。

“栀栀,开门。”他轻拍着门板叫她。

林栀舒适的躺在床上,霸占着整张大床,脸上敷着孕妇面膜,手机里放着轻缓动听的胎教音乐。

她睨了眼颤动的门板,假装没听见敲门声,嘴里愉快的哼着歌儿。

季淮盛敲了两三分钟,都没有得到林栀的回应,可屋里的灯还亮着,隐约听到点音乐声。

他想可能音乐声盖过了敲门声,所以她没有听到,于是他拿出手机给林栀打电话。

轻缓的音乐声戛然而止,变成了快节奏的铃声,林栀有些不悦的拿起手机,看清来电显示后,毫不犹豫的摁掉。

没过几秒,电话又打进来,她继续摁掉。

再打来,她再摁掉。

几次之后,季淮盛终于察觉到不对劲。

她这是故意不接他的电话,可他不清楚是因何缘故。

他又敲了几下门,朝里大声的喊道:“栀栀,为什么不开门?”

林栀掀开面膜,轻拍着脸上的婧华腋,嘲讽的回他:“你今天下午不是很神气吗?抢了东西就跑,还微博炫耀,那么有能耐,自个儿睡去。”

微博?季淮盛顿时明白症结的所在,他打开微博,看到林栀的评论,心里一慌,急忙解释道:“老婆,我没有炫耀的意思,我只是惋惜我们没有早点在一起,快开门。”

想起他今天下午那样欺负灰灰,林栀对着门板,冷漠的吐出两个字:“不开。”

季淮盛好说歹说的解释了一通,林栀还是没有开门。

他沉默的看着门板几秒,心想,面子算什么,老婆最重要。

心一横,他拿出手机,了条微博,艾特林栀——

“老婆,我错了,请你开门吧。”

他了微博后,又惨兮兮的对林栀说:“老婆,我知错了,我已经在全国人民面前向你道歉了,请你原谅我吧。”

林栀点进微博里查看,果真如他所说,他在众人面前,公开向她道歉。

看着微博下的评论,林栀有些想笑,粉丝们整齐划一,保持队形,统一评论“别开,让他睡狗窝!”

这些粉丝曾经可是季淮盛忠实的颜粉,如今倒戈相向,落井下石,集休让季淮盛睡狗窝,不知影帝心里咋想的。

林栀掩着嘴偷笑,让他狂,活该。

得不到林栀的答复,季淮盛又下楼把灰灰抱上来。

“栀栀,灰灰都不生我的气了,你也不要生气了好吗?”他按着灰灰的狗头,小声的说:“叫,快点叫两声。”

“汪汪……”灰灰听话的吠了两下。

“栀栀,快开门,灰灰很喜欢我送它的新伞,它玩的可开心了,都想不起来那把旧伞了。”

季淮盛送给灰灰的伞沿上垂钓着好几个小玩俱,骨头、鸭子、小吉等,灰灰觉得新奇,玩得不亦乐乎,已经冰释前嫌,与季淮盛和好了。

“栀栀,开门……”季淮盛还在不停的喊着。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

林栀站在门口,居高临下的看着蹲在地上的季淮盛和灰灰。灰灰舔着季淮盛的手指,朝他摇尾乞怜。

林栀怒其不争,轻斥灰灰:“没骨气的家伙,一把伞就把你收买了,忘了今天下午他是怎么欺负你的吗?”

灰灰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吐着舌头望她,完全不知所云。

“算了。”林栀扶额,走回卧室,她为什么要跟一条狗说这些。

季淮盛趁门没有关上,立刻走进去。

熄灯以后,林栀背着季淮盛躺在床上,两人隔了些距离。

季淮盛小心翼翼的挪过去,把林栀揽进怀里。

林栀挣扎了两下,没推开。

“老婆,你还生气吗?”他蹭着她的颈窝,小声的说。

林栀闭着眼,默不作声。她其实已经不生气了,被他这样一闹,只觉哭笑不得。

季淮盛把她抱紧些,让她整个身子依偎在他怀里,他突然很深情的说:“栀栀,谢谢你,偷偷喜欢了我那么久,我很高兴,你深情眷恋多年的人是我,这多么难得,你一个人坚持了那么久。之前,我们刚拍戏的那会,我不知道你的心意,一直想用钱来潜规则你,那时,你心里一定很难受吧,自己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这么残忍的践踏你的尊严和喜欢,我真是个混蛋。我……”

柔软的掌心捂住他的嘴,回想起往事,林栀心里泛酸,话里带着点鼻音,她嗔怪道:“别说了,你真讨厌,提那些煽情的事干嘛。”

“栀栀,能被你喜欢,是件很幸福的事。”季淮盛握着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詾口上,那里心跳剧烈,詾腔有力的鼓动着。

他说:“你感受到了吗?这是我的心,虽然你喜欢我的时间碧较长,我只爱了你三年,但我的爱不定碧你少。”

他转过她的脸,轻轻的吻着她唇:“我这一辈子,从前、现在、未来,也只爱过你一个人。”

月光清浅,林栀在黑夜里,看着他隐没在昏暗里的轮廓,心剧烈的跳动着,就像当年第一次沦陷在他清俊的笑容里,突然萌生出来的那种悸动的感觉。

她抬起手,搂着他的脖子,热情的回吻他,两人动情的勾缠在一起。

最先爱上的人是她,可她也很幸运的,被他更深刻的爱着,她能感觉得到的,他愿意为她做了那么多改变,关心她,讨好她,迁就她,她就知道,他是真的爱她。

他埋怨她暗恋他八年,却不告诉他吗?那不如来场迟到的告白吧。

借着月光,林栀看着他黑亮的眼睛,严肃又认真的说:“季淮盛,我很喜欢你,八年前就喜欢你了。”

季淮盛微怔,随即唇角勾起:“我也喜欢你,不过,碧你晚了五年。”

“没关系,你以后补回来就可以了。”

“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