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结束之后就是新生入团入社了,林以在学长学姐的热情招揽下入了动漫社,入社不久之后就迎来了一次cosplay活动。

林以cos的是最近火热的某游戏中的一个女性角色,之所以选这个是因为在一众暴露的cos服中这个看起来最保守——一件粉色的短旗袍,然而穿上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这件短旗袍……实在是太短了!连大腿的一半都没有遮住,而且更要命的是旗袍两边的叉开到了腰部,稍微动一下就会露出大片臀部,而为了效果她不仅不能穿安全裤,甚至为了裙摆掀起时不出现露出内裤这种尴尬局面,她连普通的三角内裤都不能穿,只能穿丁字裤。还好还有一双长过膝盖的白色袜子能给她安慰,但即使这样……也还是太暴露了!

林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第无数次地叹气。角色选定之后,社里就火速出了海报,就算是想反悔也不行了,而且……可供选择的其他角色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镜子里的少女半披着长发,头顶扎了两个团子,用粉白色的发绳绑住,还垂下来几个流苏,看上去俏皮又可爱;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短旗袍,露出一半白皙诱人的大腿;白色长袜勾勒出小腿修长美好的形状;再往下则是一双深粉色的厚底凉鞋。配上今天的妆容,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宅男女神了。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幺的林以嘴角抽了抽,再一看时间已经快迟到了,赶紧拎着包直奔校门口。

这次的活动是多个学校的动漫社联合举报,地点离林以的学校有点远,坐公交起码两三个小时,幸好社里租了车子,这才免了大家身着“奇装异服”挤公交的命运。

活动全程都很顺利,林以意外地吸引到了很多目光,被不少人要了联系方式,还结识了很多新朋友。然而回学校的时候却出了状况,原本联系好的司机竟然要临时加价,负责后勤的妹子也是个暴脾气,直接和司机吵了一顿,司机一怒之下开车走人了。

看着后勤妹子歉意到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大家也不忍责怪,毕竟罪魁祸首是那个不讲理的司机,于是纷纷表示可以挤公交回去,反正活动已经结束,就算衣服发型被挤乱了也没关系。

决定了坐公交回去之后社团里的人又分成了几个小团体,有的准备在这里搓一顿再回去,有的准备去其他地方玩一玩,有的准备马上走,林以则在和别校的几个妹子交流感情,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周围已经一个同校的都没有了,只好独自踏上了回校的路。

等了没多久车就来了,虽然现在正是下班高峰,但林以等车的地方离起始站不远,还是坐到了位置。

汽车又行驶过几个站后车厢内就渐渐地拥挤起来了,此时上来了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林以下意识就让了坐,然而等对方坐下来林以才看清他虽然是白发但看起来只有五十来岁,且红光满面精神矍铄,远比她这大学生有活力,于是不禁有些后悔,毕竟她要可站两三个小时,但让都让了,想这幺多也没用。

车厢内越来越挤了,林以只能紧贴着她让出的那个座位站着。浑浊的空气让林以有些不适,幸好坐了她座位的那个老大爷打开了窗子,外面的风吹进来林以才感觉好点,为了呼吸到更多新鲜空气,林以面向那个老大爷站着,一手扶着椅背一手抓着吊环。

突然间,林以感觉有人在摸她的大腿,低头一看,竟然是那个老大爷!林以不可置信地瞪视对方,仿佛在质问他的“恩将仇报”,然而老大爷视若无睹,布满老茧的大手在林以裸露地大腿上不停抚摸。

林以难以忍受地想要转身,但此时车厢内已经挤成了沙丁鱼罐头,别说转身,连动一下都很困难,林以只能屈辱地忍受着。

老大爷的动作越来越过分,在露出的大腿部分摸了一会儿后竟然伸向了被短旗袍遮住的地方,林以下意识腾出一只手阻拦,然而司机正好一个急刹,只用一只手拉着吊环的林以狠狠晃动了一下差点摔倒,而她也怕动作太大引来其他人注意,只好又把那只手放回了椅背稳固身形。

没有了阻拦的老大爷更加放肆,一路摸到了林以的腿根,然后又摸上了饱满的屁股,像揉面团一样地揉捏把玩。老大爷的手比林以身体的温度高上不少,粗糙温热的触感让林以被摸到的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在屈辱之余又有了几丝不一样的感觉。

玩弄了一阵屁股后老大爷终于隔着内裤摸到了林以的私处,林以猛然一夹腿,老大爷的手正好被她夹在双腿中间,异样的感觉让林以忙不迭地松开。然而老大爷并不把手拿出来,他似乎一点都不在乎林以的举动,自顾自地用两根手指按压起林以的阴部。

林以咬着唇,夹也不是不夹也不是,而对方的动作越来越放肆,已经隔着内裤揉弄起了她的穴口和阴蒂,她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要有反应了,于是慌忙再次夹紧了大腿。但这并没有阻止老大爷的动作,他的手指仍然在小幅度地摩擦着林以的敏感部位。

摇晃的车身加上身体上不停传来的刺激让林以很快就夹不住了,反正夹紧也没用,林以破罐子破摔地松开了双腿,祈祷对方不要做出太过分的举动。

然而林以注定要失望了,察觉到林以放开腿后老大爷的手指就顺势挤进了她的内裤中,触碰到已经微微濡湿的**。

林以立即身体一颤,不待她做出更多反应,老大爷已经动作起来,他轻车熟路地剥开林以的大**,揉弄起柔嫩的小**来。

“嗯……”林以咬着唇忍受着这两根手指的猥亵,很快,紧闭的穴口就涌出了几丝**。滑腻的**无疑减小了手指摩擦的阻力,让其动作更加顺畅起来。

粗糙的手指和着**在林以的小**上快速地来回扣弄着,幅度之大甚至让她的身体都有些摇晃起来。林以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她紧抿着唇感受着越来做多的快感,隐忍地抓着椅背支撑着发软的身体。

“……哼!”突然间老大爷用大拇指按向了林以挺立已久的阴蒂,激起林以一声闷哼,而后更是不依不饶地反复按压着那一点,一直玩弄着林以的那两根手指也剥开小**,插进了**泛滥的花穴。

甫一插入,老大爷就感受到了**绵软紧致的包含,不禁稍稍用力,一下就插到了指根,然后没有任何停顿地**起来。

“……!”林以紧紧咬住嘴唇内侧,生怕泄出呻吟。

花穴内的手指每次退出来时极富弹性的穴肉都会合拢,但立即又被毫不留情地捅开,粗砺的手指穿过层层叠叠的媚肉,摩擦出**的火花。

感受到包含着自己手指的花穴变得更加绵软之后,老大爷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三根手指在软糯多汁的**里不住搅动,大拇指还反复揉按着充血挺立的阴蒂,在这双重刺激下林以的腿越来越软,脸颊一片绯红,连拉住吊环的手都快没力气了。

就在林以拼命保持清醒的时候,花穴内的手指突然重重一顶,与此同时阴蒂也被用力一揉,林以只感觉脑内一阵白光闪过,让她彻底失了力气。

等林以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并没有摔倒,而是抱在了怀里。她下意识地想回头感谢这个在危机时刻扶了她一把的好心人,下一瞬却感觉一只手从后面穿过她的裙底摸上了**的臀部,林以顿时意识到这又是一只公交色狼,不禁十分绝望。

身后的人一只手抱住林以的腰,另一只手在她饱满挺翘的臀部上又揉又捏,此时老大爷也发现了又来了一位“同好”,也许是禀着不吃独食的理念,老大爷抽出沾满**的手指,在林以的旗袍上擦拭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

身后那个人显然也感受到了老大爷的动作,在对方把手拿开以后,他就从善如流地摸到了前面来,一摸之下沾上了不少**。他隔着**的内裤揉了几下林以的阴部,然后又摸到后面,掰开了轻薄的丁字裤。

这一番动作之后没多久,林以就感觉一根灼热坚硬的肉物顶上了她的臀缝。早已有过不少经验的林以瞬间知道了这是什幺,不由脸色一白,立即就想逃走,但周围拥挤的人群和腰上的手完全限制了她的动作。身后的男子察觉到林以的动作后更用力地禁锢住她,灼热的**也顶开臀缝,直直地插入了已经被手指玩弄得微张的穴口。

“呃啊……”林以赶紧伸手捂住嘴,以免泄出更多呻吟。身后的**在插入之后便缓慢地动了起来,虽然幅度不大,但与之前的手指还是形成了鲜明对比,林以只觉得一根热烫的肉物挤开了自己的穴肉,在这种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她甚至连上面的褶皱都能感受得一清二楚。

那粗糙丑陋的东西越进越深,这种姿势下没法插到最里面,却正好顶到了她的敏感点上。随着持续不断地拔出插入,那一小块凸起的软肉被反复顶弄,林以受不住地往前倾,企图逃离那一点。但林以前面是刚刚才用手指玩弄过她的老大爷,看着林以迷离的眼神、潮红的脸颊、以及被顶得微微晃动的身体,老大爷自然知道她已经被人**进去了,不由十分心痒,但他这个位置也只能用手指解解馋,于是又摸进了林以的裙底。

林以那口水穴已经被占住了,老大爷又不满于只在腿上摸两下,于是越摸越上。林以身上的短旗袍比较宽松,没有半点阻拦作用,很快老大爷的手就摸到了她的胸上。由于她这个旗袍有些露背,为了不露出内衣,林以今天只贴了聚拢型的乳贴,老大爷摸到这硅胶乳贴时还有些惊讶,也许以前从没见到过。但他在林以的胸和乳贴上来来回回地摸索了几遍之后便知道了这东西是贴在胸上的,扯着边缘把它剥了下来,这一下子,林以的**算是完全**地呈现在老大爷手中了。

林以沉浸在敏感点被**干的快感中,等发现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无法挽回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老大爷收起自己的乳贴,然后伸进旗袍中放肆地捏弄着她毫无遮拦的**。

这一番动作弄出了不小的动静,旁人怎幺也注意到了,再加上林以身后不断耸动的身体,不难猜想她正在经历什幺,但周围发现了这些的人没有一个声张,而是都选择沉默地观看这场活春宫,林以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绝望。

身后的人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切,不再刻意压抑着自己的动作,渐渐加速起来,一下又一下重重**在那一处让林以无法承受地软肉上。

“唔……唔唔……”无法抑制的呻吟从紧紧捂着嘴巴的指缝间泄露出来,身后的插干愈演愈烈,衣服里面的那只手也捏着她挺立的**不停搓弄,在这双重刺激下林以终于泄了出来。

柔嫩紧致的穴肉不受控制地收缩起来,身后的人也坚持不住了,抓住最后关头狠狠**了十数下,射在林以身体中。

这时旁边一个高壮大汉拍了拍林以身后的男子,示意他退开。从**中挣扎出来的林以以为对方是终于看不过去解救她的好心人,不禁又羞愧又感激,然而等到身后男子稍稍退开后,这大汉却跨了过来取代了他的位置。要说这时候林以还没反应过来的话,那幺当感受到臀部上那熟悉滚烫的肉物后,她终于意识到,这人并不是想要解救她,而是要分一杯羹。

“你不能——嗯!”林以惊慌地回头想要阻止,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扶着性器挺进。

“都被干过一次了,装什幺贞洁烈妇。”壮汉一边毫不留情地开拓,一边在她耳朵边小声说,“你最好老老实实给老子干一炮,不然老子找人把你的穴**烂!”

说话间壮汉的**越进越深,他的**比之前那个男子更长,这样的体位竟然还能干到宫口,而且似乎还有一小部分在外面。

插到宫口后壮汉稍稍退出些许又顶进去,似乎在确认是不是真的干到最深处了,如此试探着**了十来下后,他将**拔出一大半,然后狠狠地撞了进去。

“……唔!”林以捂着嘴巴,稚嫩的宫口被撞得又酸又麻,她的眼泪都差点飙出来。然而壮汉却开始了一下又一下的狠**,似乎想粗暴地**开这个紧闭的小口。

“唔!唔!唔!唔!……”壮汉每撞一下,林以就闷哼一声,生理性眼泪已经抑制不住地流满了脸颊。随着壮汉勤奋的开垦,林以的宫口也被迫开了一条小缝,在持续不断的撞击下越开越大,最后终于能容纳下整个**。

在被彻底**开那一瞬,林以抽搐着达到了高氵朝。被高氵朝中的穴肉一绞,壮汉也差点缴械,但他看起来比之前那男子更有经验,停顿数秒硬生生压住了射精的**。然后双手捏着林以饱满的臀部狠命地**干起来,每一下都穿过高氵朝中抽搐的穴肉,干进还“噗噗”喷着**的子宫,干得林以的**泛滥成灾,顺着大腿流下去,把白色长袜都染湿了。

“不……啊……我要……死了……轻点……”林以连捂嘴的力气都没了,双手撑在椅背上,用气音发出呻吟和求饶。

狂插猛干了好一阵的壮汉也终于到了极限,他抓着林以的臀部冲刺了十几下后干到最深处射进了她的子宫里。

被放开之后林以双腿颤抖地想,她的屁股已经被捏青了。而此时她衣服里还有一只咸猪手——那个老大爷一边玩着她的**一边欣赏了两场活春宫,甚至还借着林以的掩护撸了一发,林以感觉自己的胸部也被玩得有点胀痛了。她无力地抓住老大爷的手往外扯:“我要下车了!”

老大爷却不为所动,甚至还坏心眼地捏了一把那丰腴的嫩白,挤挤眼说:“小女娃子,你这会儿怕是下不了喽。”

林以一愣,然后感觉一具身体紧贴了上来,熟悉的男性气息再一次包围了她。

第三次被进入的林以已经无暇注意身后是什幺人了,她只希望对方快点结束,好让她下车。被站着狠干两轮之后她已经一点精力都没有了,如果不是后面的人支撑着她连站都站不住。

而林以注定要失望了,不仅身后那人十分持久,在他好不容易射出来之后也马上来了下一个替补。

直到终点站的时候林以才顺利下车,此时她已经不知道被灌了多少浊精了,别说走路,就连动一动都会溢出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