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宠凶猛篇【五十七 颠鸾倒凤、激情碰撞(完)】

结实的黄花梨大床,任凭床上的两人怎幺颠鸾倒凤、激情碰撞,都纹丝不动。

肃王爷趴在柔软的床铺上,承受着背后男人那粗壮男根的凶猛插干,一下又一下,大**插得极深,时不时顶到他菊穴的穴心,让他爽到极点。

一个月没有欢爱,**早已是饥渴难耐,瘙痒难忍,那硬邦邦的大**,摩擦着菊穴里面瘙痒的穴肉,实在是舒服极了。

“啊……哈啊……啊嗯……你……啊……你插得好深……啊哈……”

肃王爷舒服得**,菊穴也夹得特别紧,荣时安享受着穴肉的缠磨快感,**得越发凶猛:“王爷,一个月没**你,你的**饥渴成这样,有没有自己玩过?”

肃王爷额头上已经汗湿,闻言既羞愤又觉得性奋,他抿了抿唇不愿作答,荣时安狠狠一深插用力撞击他的穴心,然后用大**顶着使劲研磨,滔天巨浪般的快感让肃王爷立刻缴械投降,胯间的**喷射出浓稠白浆,他啊嗯呻吟几声,菊穴里一阵阵灭顶的快感让他濒临崩溃,只能答道:“没……没有……哈啊……不要……嗯……不要再顶了……”

荣时安见他被自己**射了,便暂且饶过他,大**松开敏感的穴心,只不轻不重地缓慢**,肃王爷刚松了一口气,突然又感觉前面的阴穴有两根手指捅了进来。

“嗯哼……”

早在菊穴被插弄的时候,阴穴就已经湿的不像话了,那透明粘稠的蜜汁不停地涌流出来,把床铺都弄得湿哒哒的,荣时安的手指一插进来,饥渴的**被撑开,泛滥的蜜汁瞬间将手指淹没,荣时安将两根手指插到根部,在阴穴里往两边分开刮挠**的肉壁。

“嗯……嗯哼……”肃王爷止不住地呻吟和闷哼,手指的刮挠,非但没能给瘙痒的**止痒,反而是越挠越痒。

荣时安另一只手摸向肃王爷的胸部,抓着柔韧的胸肌用力揉搓,不一会儿,**就缓缓流出纯白色的乳汁。

荣时安看时机差不多了,将肃王爷的身体翻转过来,大**插进肃王爷的阴穴里,整根没入。

阴穴里又湿又滑,荣时安**起来非常顺畅,他不由加快速度,压着肃王爷的身体狠命插干,把阴穴捣弄得汁水横飞。

“哈啊……啊……太……太快了……啊嗯……你……慢一点……啊哈……”饥渴已久的阴穴非常敏感,猛烈的摩擦带来疯狂的快感,肃王爷被**得整个身子都酥软了,他能清晰无比地感受到阴穴里的粗壮坚硬,那壮硕的大**插得极深,毫不留情地插进他的子宫里面,让他有一种身体被狠狠贯穿的错觉,随之感受到的是更加强烈的快感,让他情不自禁地缩紧**,用力夹住大**。

“嗯……”荣时安被夹得头皮一麻,差点忍不住射了出来,他停下**,缓了片刻,才又继续**起来,一边看着脸颊潮红的肃王爷笑道:“王爷,舒服吗?”

肃王爷喘了一口气,抬眼瞪他一眼,说道:“明知故问!”说完太抬起腿圈住荣时安的腰,催促道:“快点,再插深一点,我就快要泄了!”

荣时安依言狠狠**了几十下,把肃王爷的阴穴**得潮吹,蜜汁如同洪水泛滥般喷涌出来,阴穴剧烈收缩,缠着大**拼命吸夹,荣时安**泛酸,赶紧说道:“王爷,我能射在你里面吗?”

自从知道自己能怀孕之后,肃王爷生完孩子之后,**的时候就坚决不让荣时安射在他的阴穴里,生一个就够了,他绝不愿意再怀第二个。

“不行,抽出来,不能射在里面!”这一次也一样。

荣时安虽是霸道,但事关怀孕生子,他也不愿意勉强肃王爷,于是便将大**抽出,插进肃王爷的菊穴里,他只**了七八下,大**就在菊穴里喷射出灼热浓精。

一射完精,没有半刻停歇,荣时安又将大**插进阴穴里开始**起来。

“你……啊哈……你不是才刚射……啊嗯……不行……先歇一歇……嗯……”

“王爷,相公一个月没**你,今晚要将这一个月的份都补回来,哪有时候歇一歇?别夹那幺紧,让相公磨一磨你的骚点。”

“啊嗯……你这个混蛋……不要顶那里……啊哈……太酸了……”

“是是是,我是混蛋……王爷不就喜欢混蛋**你吗……”

…………

七月十八,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新帝赵宇恒登基,取年号“永宁”。

永宁一年,国基不稳,内乱不断,外侵频发,摄政王赵成端收归全国兵权,从自己的西北军中选中几个得力干将,命他们率军抵御敌国,其中便有肃王府护卫军总管魏青。

永宁三年,内乱平复,外敌被赶出边境,经济开始复苏。

永宁八年,三月,永宁帝主动退位,不顾满朝文武反对,将皇位让与自己的皇叔。

同年四月,肃王赵成端登基为帝,取年号“景和”。

景和帝在位十六年间,未曾册封皇后,更将三年一度的后宫选秀废除,前朝大臣纵然反对,但无一人敢出声,众所周知,景和帝昔日征战沙场时素有“鬼见愁”的称号,一身杀气谁见谁发憷,不用有任何动作,只一个眼神冷冷地看着,满朝文武便噤若寒蝉。

景和帝后宫空虚,据传有一位男宠独得恩宠,景和帝夜夜都要召其侍寝,至于这位男宠姓甚名谁,谁也无从探知。

景和十六年,景和帝退位,将皇位传给其独女,自此,大周王朝第一位女帝的帝王生涯正式拉开帷幕。

(男宠凶猛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