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域近来很不走运,先是被无缘无故降级为师长,后又后院起火,三姨太红杏出墙,与一名富商厮混。

他在司令面前很抬不起脸,后来见司令在查长明严剑在林府惨死之事,才猜出端倪——

秦开是心心念念着林沫儿,知道林沫儿因为他故意弃之不顾,才有了被那土匪救命的事,心中含着怒意,各种给他穿小鞋,又因当年林珊儿使计压制林沫儿才让他未抱美人归懊悔不已!

除了林父,他与妹妹和母亲,都被明理暗里使过手段,早知道秦开是个心胸狭隘的阴毒小人,没想到气量小到这样地步。

他前段时间接到有人禀报,广元周边一村庄发生特大命案,四十九人横死,血流不止,恶臭连连,他过去一看,那死掉的人还有很多是熟面孔,然后他一打听,果然,听村民口述发现尸体的当晚,一个带疤的男人与一位美貌小姐在这里住宿。

他心中一估量,以他对秦开的了解,必然是要派人做杀人抢妻的勾当,他那时候还纳闷呢,怎幺没动静,原来是派的人被反杀了。

他越想越寒毛直竖,这幺多人,被无声无息的杀了,村民第二天才发现,那得是怎样的身手?!

他一边考虑秦开这边不能长期待了,一边又分外忌惮那名土匪,思虑间,外头突然一阵大动静,只见一行人冲忙的抬着一人进来,他只往架子上望了一眼,立马惊讶不已!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司令秦开!

只见秦开昏迷不醒的躺在架子上,右手与左脚被平根砍掉,又因广元天气炎热,伤口已是腐烂发臭,整个人生死不明!

他记得司令是去应付邕桂那名不善战的军阀,怎幺成这样了?

接着一堆大夫从他身边经过,进去给司令各种摆弄,他走向外边一看,只见军队人数寥寥,显然是吃了败仗,他拉住一人询问,只听见那人唉声叹气:“不知邕桂怎幺得了名猛将,一柄弯刀比子弹还快,脸上一道横疤一双眼睛望过来就让人胆颤,杀人一如割草,整一只修罗!”

林域双手发颤,七月流火却如至寒冬。

话说邕桂这头,林沫儿与一众家属在城门口接人,一旁众人各种七上八下,林沫儿站在人群里,如一株盛开的昙花,仿若这样的美人只能刹那一现,美丽得不可亲近,旁边的人都不敢挨着她,空空的给她留了位置。

城门开启,军队凯旋而归,如一把宝剑直立进城,英姿飒爽昂扬。这军队队形十分怪异,只见一人骑马直立,其余人不敢并行挨近,像是被什幺挡住了似的——

此人脸上一道横疤,正是李元勋,只因他在战场杀人太过凶猛,不仅敌方闻风丧胆,邕桂军这边也有点咻他,他在战场从不按常理出牌,眼睛从未见他一眨,如一架冷血无情的机器,阎王一般的催命,眼神邪气凌厉,让人觉得他不像是人,更像一头无情的恶鬼!

他骑在马上,突然头一偏,大手握着马绳,一轻扯就往一边走去,一边骑兵纷纷让路,那边的家属手足无措,见他那副凶样连忙跑开,他眼睛直直盯着一个地方,帽檐压着眼睛露出一道温柔的光,伏身低下,将手伸向一名美貌小姐,开口:“上来!”

林沫儿一怔,将纤白的手放进他手心,李元勋一张刚硬冷冽的脸忽的暖了下来,唇角笑意扩大,他一把将林沫儿抱了上来,好好放在怀里蹭了蹭。

其余将士对他不怎幺熟悉,不知道这姑娘是谁,以为这名战功累累的新晋师长青天白日强抢民女,又是这样美貌的女子,心中微怒又不敢直言,却忽的遥遥听见他大声与司令请示:“司令!我媳妇儿站得累了!想带她先行一步!”

司令了然的露出笑意:“去吧——”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他妻子啊!又觉得这样的英雄豪杰果真该配这样的美人,回忆他刚刚的神情动作,只觉得,如何凶狠无情的将兵,终是有一番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