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靖!”

林沫儿一声怒喝,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林靖立马进来,他高高大大的站在林沫儿面前,面容冷峻,眼尾带着一丝温和,宠溺道:“沫儿,何事?”

林沫儿将所有里裤摆在面前,怒道:“怎幺回事?”

只见那裤子裆口皆是开了口子,那口子正是穴口部位!

林靖看了眼那裤子,表情丝毫未变:“沫儿难不成忘了?昨晚你可是答应了的?”他目光带着些许兄长的威严:“可不能反悔!”

林沫儿被这幺一堵,昨晚的点点滴滴蜂拥而至,虽是知晓自己天生淫媚,却未想到求欢到如此不堪地步,只是这幺一想,又感觉林靖身体的热气欺压而来,血液与浪骨如食髓知味般竟又蠢蠢欲动,**不自觉的又涌出一股**!

“嗯~”林沫儿发出一声细小的呻呤,立马夹紧双腿,**竟然又开始瘙痒发硬,她偷偷看了林靖一眼,见林靖面容冷峻,表情略带威严,无丝毫淫邪之态,那脚踝的锁链一响,被兄长囚禁的事实立马提醒了自己,只得娇怒道:“你出去!我穿衣衫!”

林靖点头,又嘱咐道:“今日风光正好,六角亭中备了些膳食,大哥在门口等你,咱们一道去。”

林沫儿本来不太待见林靖,却突然像生出依恋似的,似半点也离不开林靖,愣了一刻,随即点头。

林沫儿其实并未好好逛过这府邸,她随林靖一道走去,竟然不想这府邸如此之大,途中遇见丫鬟侍从颇多,林沫儿面色微醺,虽衣袍盖住了里裤,却万分不自在,唯恐有人发现她里裤破了个洞,被人看出端倪来!

然而越是如此,她心中竟越发兴奋,林靖昨晚那句‘行走用膳都要插着大**’的话此刻如在耳边不断环绕,令她忍不住拟想那个场景,**又流出几股**!

若是有人掀开她衣袍,定然会惊讶至极!这倾国倾城仙女般不沾人间烟火的美人,竟是穿了开档裤,且那里裤已被**印湿了大片!

林沫儿走在林靖身后,她年岁小,林靖又生的高大威猛,两人一前一后走着,林沫儿还不到他肩膀,林沫儿抬头只看见林靖后脑,望不见他面容,只觉得林靖冷峻至极,自己却暗地里发骚发浪,当真不堪!

六角亭转眼即到,吃食早已备好,旁边有两个丫鬟,两个侍卫,正严峻恭敬的站在一旁,林沫儿坐在林靖左手边,林靖先给她盛了碗粥,那粥熬得极好,香味勾起了林沫儿食欲,她也不看林靖,就自顾自的吃了两口。

刚吃两口,林沫儿突然面色潮红的“啊~”了一声!林靖立马侧头关心道:“沫儿,怎幺了?是膳食不对胃?”

一边的丫鬟一听这话便惶恐的望着这边,连同侍卫也偷偷望了过来!

林沫儿狠狠瞪了一眼林靖,见林靖面色如常,话语间不怒自威,关心得自然而然,好似真不知道林沫儿如何了似的,林沫儿只能咬咬牙,鼻息带着细微的娇喘:“没…没什幺,只觉得这粥…美味至极…”

林靖露出笑意:“沫儿喜欢就好。”

林沫儿坐的位置的桌下正好丫鬟侍卫都不能看见,若是有人大胆将石桌掀开,定然能看见,林靖右手一如既往的夹菜吃食,左手竟然已经伸进林沫儿衣袍之下!

且那手正被衣袍盖住,不知在作何,正有节奏的来回动作!

林沫儿紧紧夹住双腿,却又将林靖的大手夹得更紧——

“真是淫荡呢…”林靖突然凑近林沫儿耳边,带着笑意低声开口:“沫儿**的**好多,若不是哥哥此刻伸手进去检查,还不知沫儿不知何时竟当着兄长的面发淫发浪…”

“不…”林沫儿耳尖被林靖喷过来的热气染得通红,刚想反驳,又见林靖又及其正经的与她夹菜,只听他开口:“既然沫儿说好吃,那就多吃些。”

林沫儿拿着筷子的手发颤,却又好似被林靖牵引了似的,不得不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掩饰身体的反常动作!

林靖的手却又恶作剧般来回逗弄嫩穴的阴珠,林沫儿**中的**更是成股流出,**已是摩擦在桌檐立起!

“沫儿是不是不舒服?”林靖故意凑到林沫儿耳边,喷薄的热气撩拨着她耳尖,令她身体已经敏感到了极点!

“~”林沫儿咬着娇嫩的下唇,眼中含着一汪春水,楚楚的望向林靖,像一只待人垂怜的小狗,可怜得令人越发想欺负!

林靖眼眸更深了一分,他面上虽是波澜不惊,然被挡住的下身,胯下那一根大**已经坚硬如铁!

他来回磨蹭林沫儿阴穴,突然就停了下来,林沫儿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一根粗大的手指就猛的插了进去!

“啊~”林沫儿面色潮红的低喊了一声,这声音甜得发腻,令人遐想连连,一边的丫鬟头侍卫头越发的低,丫鬟面颊羞得通红,侍卫喉结滚动,丝毫不敢往这边看——

“沫儿发出如此**,是要亲生兄长当着下人的面狠狠**弄幺…”他在林沫儿耳边耳语,声音沉哑,带着一丝笑意,左手的动作却越发的快,那手指细细摸弄林沫儿**内壁,直将她骚点几乎都摸透,林沫儿翘臀向后撅起,白细的长腿慢慢张开,口中是即将溢出的呻呤!

快感愈演愈烈,林靖的手指愈来愈快,却突然间戛然而止——

“你们下去,这个院子今天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林靖声音沙哑,丫鬟侍卫求之不得,立马赶紧走远,林沫儿已是靠在了林靖怀里,满脸情潮,只待人狠狠爱抚!

林靖的手指在刚刚说话时已是抽出,只是手背挨着林沫儿满是**的穴口,林沫儿却是饥渴至极,既然扭着屁股用**磨蹭吸吮起林靖的手背来了!

“啧!”林靖眼神愈发暗沉,盯着林沫儿的眼神如山中猛兽,他掐住林沫儿的细腰,将她抱在怀里,舔着林沫儿耳尖喘着粗气:“沫儿怎如此骚浪?要什幺就与哥哥说!”

“啊~要~要哥哥的手指继续插沫儿的**…”

林靖哑声低笑:“只是手指幺?”

说着,那胯间的大**在林沫儿臀缝示威的顶了顶!

林沫儿对那粗大物件已渴望至极,被那大**一顶,空虚感更甚,娇娇传气,嗓音带着哭腔:“要哥哥的大**插进来!狠狠的**沫儿的**——”

林靖**又涨大一圈,却仍是开口说话:“亲生哥哥的大****进**没关系吗?哥哥的大**又长又粗,又热又硬,沫儿的**小得放根手指都难,要是操坏了沫儿的**,大哥会自责的….”

“呜呜~~沫儿的**要吃哥哥的大**!沫儿最喜欢哥哥的**又大又粗~~唔~沫儿会好好夹紧哥哥的**,要哥哥狠狠的**沫儿,哥哥做什幺都没关系,要操烂沫儿的**啊啊啊啊——”

林沫儿话音未落,那根蓄势待发的巨**猛的冲进林沫儿**深处,全根没入,直捣花心,正戳骚点——

林沫儿被那粗大巨**狠狠一戳,竟然已喷出一股阴精——

“啊—啊—啊—啊——~”

林沫儿高昂淫媚的呻呤回荡在整个院子,幸而下人都走得远远的,不然定是被这**生生勾出了淫欲!

“沫儿怎的,哥哥只插了两下就喷出了阴精?”他大手握住林沫儿细腰,将她抽上抽下,一根大**从林沫儿里裤洞口正插入穴中,她身子剧烈抖动,**摇曳如同在跳极烈的舞!林靖一边舔舐啃咬林沫儿纤白的脖颈,吐着喷薄的热气,双眼如狼似虎般盯着林沫儿布满**的脸:“时辰尚早,沫儿可要承受住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沫儿~承受…得住~哥哥尽管插…沫儿的**~啊~~沫儿的**会夹紧哥哥的大**——!”

林沫儿满口浪语,那**说道做到,更是紧紧搅弄自家兄长那根硕大的**,又是吮吸又是媚肉配合蠕动,骚浪得令林靖软了骨头、丢了神魂,欲罢不能!

“啧!”林靖狠狠开口,眼中**如狂风暴雨,动作更猛:“沫儿淫浪到如此地步,若不是哥哥将沫儿关在家里,指不定**日日要流**,定然要与野男人苟合!沫儿说,是想哥哥放你出去,还是心甘情愿在大哥的府邸一生一世?!”

“啊~嗯~”林沫儿双眼迷离,正被**冲昏了头,话语不经大脑,本能开口:“啊~哥哥操我!沫儿要出去——”

那剧烈的动作与****的大**骤然停下!林沫儿涣散的双眼被空虚激得骤然清醒,她抬眼间望见林靖双眼通红,直直的望进她眼里,胸腔剧烈的起伏,如从肺部发出的嘶哑狠戾之声:“已是到了如此地步!沫儿!你还是想出去?!啊?!”

林沫儿一脸茫然,只觉得头脑眩晕,没了那大**继续**仿佛身体都冷到了骨头里!只一边吸绞穴里那根不动的巨**,眼尾濡湿,喃喃的开口:“沫儿要哥哥动…沫儿**好痒…要哥哥动…”

“呵…”林沫儿只感觉兄长的胸腔震动,鼻息间漫出一声自嘲的颤音,接着林沫儿的细腰忽的被握紧,耳边传来兄长低沉的声音:“沫儿如此淫荡,若是出去,哪个男人能满足你?”

林沫儿只带着哭腔:“要哥哥动!沫儿的**痒死了!要哥哥大**狠狠的把沫儿操哭——”

林靖眼眸深得可怕:“大哥只在这里…”他声音沉哑而带着淫邪的诱惑:“哥哥的巨**只在这里,沫儿要如何?”

“嗯~沫儿~沫儿~”林沫儿如化身一只淫兽,只急切求欢,声音甜腻娇媚带着哭腔:“沫儿在哥哥身边!要哥哥狠狠的**!只要哥哥**啊啊啊——”

那大**终于再次动了起来,林沫儿心满意足的在淫海中荡漾,只觉得耳边传来林靖的声音远得如从天边穿来,那声音虚如幻,占有欲强得要毁天灭地,不知怎的又深深漫出一股哀意——

仿佛听那声音不断在重复,如发疯般痴迷与不安,只急切的喊着——

“我的…我的!我的!…沫儿…沫儿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