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这个知识点是怎幺理解的?”坐在陈军前面的体育生虚心的问林沫儿问题,林沫儿立马温声解答。

陈军盯着林沫儿温和的脸,他这节课一直盯着她的脸,这个女人,明明昨天还一副淫荡的模样躺在他身下,但是今天就像一个冷漠的陌生人一样,比发生关系之前还要陌生,她的脸对着他就是冰冷的,这样的冰冷毫不留情,与对其他学生的态度简直天壤之别!

但是这个区别只有他一个人看见。

“老师!”他喊了一句,林沫儿转过脸看着他,他裂开了嘴:“这道题我不懂,老师过来一下。”

林沫儿面无表情,她顿了一下,就走到陈军的课桌前,她低头一看,那草稿纸上只写了几个大字:“看到了老师的乳沟了嗷!”

林沫儿脸色一变,立马要走,但是陈军已经从桌子底下将手伸过来,扯住了她的裙子——

他压低声音跟林沫儿说话:“老师有没有穿丁字内裤呢?老师难道忘记了,昨天就在这里到达了高氵朝。”

林沫儿瞥了他一眼,说道:“陈同学的功课已经做到完美了,这次也许能毕业了吧?”

她的声音有些大,前排的同学都看过来了,陈军终于放下了拉扯她裙子的手,林沫儿一刻也没有停留,已经去辅导前排的同学了。

“真是可恶!”陈军愤恨的说道,接着随口跟旁边的同学说话:“你说是吧?”

一旁的体育生讨好的对陈军笑了笑,弱气的开口:“其实我觉得林老师人漂亮,又挺和气的….”

陈军猛的看了他一眼,那体育生一窒,随即见到了陈军露出一个奇异的恶劣的笑:“是啊,的确漂亮。”

林沫儿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的走进女厕所,这个时间正在上课,厕所里安静又昏暗,只有从高高的窗户洒落几丝光线,其他几间厕所都紧紧闭着门不知道有没有人,唯有第四间开了条缝,她伸手一推,身子只进去一半,就被一双有力的手紧紧箍住,死死的捂住了嘴。

“唔!”林沫儿睁大双眼,他看不清后面的人。

“嘘…老师,是我…”男人的声音从耳后传来,喷薄的热气吐在她敏感的耳尖:“老师最好不要出声…”

接着一把脱下她的裙子,让林沫儿的屁股翘了起来。

“老师真乖…果然穿了丁字内裤”然后用手摸向她的穴口,陈军故作惊讶道:“老师已经湿成这样了…看样子,刚刚在班级就偷偷的出来好多**!”

林沫儿咬着唇,脸上的表情羞愧极了,但陈军却非常高兴,他眯着眼说道:“老师今天欲擒故纵的招式用得太好了,学生很受用——”

紧接着,那早早立起的粗大**,对着林沫儿翘软的屁股,粉嫩的泛着水光的**,一插到底!

“唔!”林沫儿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身后的**已经动了起来了。

精壮的身体像是渗出了热气,在狭小的卫生间紧紧贴着林沫儿柔软身体,林沫儿的衬衫和胸罩已经被解开,从后背不断**的男人每动一次,那晃动的大奶就会拍打着墙壁,发出‘啪啪咚咚’的声响,那**插进**里同时响起了‘啪啪’的水声。

“老师在教室里的时候一定回忆起自己被干的花汁乱颤的场景…我可是一直盯着老师的屁股,老师一边讲课一边夹紧双腿,老师肯定是怕**流得太多了,会渗透内裤从大腿内侧流下来….那个时候,全班的男生一定**全部立起!老师是不是很想被平时仰望自己的学生干的**呢!”

他这样说着,**的速度更加快,林沫儿几乎忍不住喊出声,她捂住嘴,用力的咬住唇,只发出猫叫一般的小声闷喘。

但陈军觉得她这个想叫又不敢叫的样子简直带感极了,他把林沫儿的脸掰过来点,啧啧道:“老师这个样子好可怜,像是被强暴的烈女一样,让人忍不住把你弄哭!啊!明明**夹着我的**夹得那幺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