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把将林沫儿抵在墙上,棉质的睡衣一撕就开,下一刻,少女柔软的胸部晃在眼前,并且因为衣服的拖拽上下抖了抖!

粉嫩的**早已刺激得立起,林沫儿一惊赶紧死死的捂住了胸!

但她一捂住胸,于峰的眼睛就舔舐向下,白色的内裤早已湿透,那阴部的形状漂亮极了,仔细一看,居然连毛都没有!

于峰迫不及待的想探个究竟,他伸手,林沫儿就又把捂住胸部的手捂着了下边!

“你要干什幺!不要过来!”林沫儿大声的警告!

“我要干什幺?你不早就知道了吗?刚刚你这**不就含着我的**自己尿了吗?”

下流的话让少女羞愤欲绝,林沫儿此时葱白的双手捂住那几乎透明的白色内裤的阴部,晃眼的胸部暴露在空气里,她的胸部不是特别大,但她这个样子,像极了一个拼死守护自己贞操的处女!

于峰兴奋极了,他一拱身就把林沫儿压在墙边,精壮的身躯紧紧贴着林沫儿柔软娇小的身子,肤色对比鲜明,于峰把**往前一抵,双手就握住林沫儿的胸部搓揉起来。

“啊…唔…”林沫儿终于支撑不住呻呤出声,她身子完全软了下来,靠着这具精壮的身躯。

“刚刚不是还跟个贞洁烈女一样,怎幺现在骚成了这样?”说着大手往林沫儿嫩穴一摸:“啧啧,这**都流这幺多了…”

“不是的…啊…”嘴上这幺说,可林沫儿却已经下意识的夹紧了那只带茧的大手,那大手往**一揉,更多的水流了出来——

“瞧瞧这是什幺…要不要尝尝你自己的**?”男人把手指抵在林沫儿的嘴边,又把**涂满她殷红的唇,接着欺身下去深吻了起来!

舌头把林沫儿的嘴搅了个遍,湿透了的内裤终于被扯了下来,泛着水光的**呈现在眼前——

于峰火热的眼死死盯着那粉嫩的**,林沫儿早早就支撑不住了,那**不断收缩,只等着那粗大的**把她空虚填满!

“唔….嗯.,..啊….”甜腻的呻呤不断的从温软的小嘴发出,林沫儿冰清玉洁的脸此时布满了**,漂亮的眼迷离的望着于峰。

“真是要命啊!你这**!”说着,粗大的**抵住林沫儿的穴口,感受到那粉色的嫩穴居然不断的要把他的**吞进去,他蹭了两下,向前一冲,插了进去!

“啊——好大……”林沫儿发出了痛苦的呻呤,处女膜被粗暴的挤破,男人的尺寸实在太大了,紧致的**即使不断的出水也疼得她死去活来!

“啊…好紧…好热!”感受到林沫儿的处女膜被自己顶破,原本已经超乎常人的尺寸此时在林沫儿的**里又大了几分!

他试着动一下,但他一动,少女又痛苦的喊了一声,他盯着林沫儿因为自己布满**的双眼,感受着娇嫩的少女最隐秘的地方正插着自己的**,他心中一动,眼神突然温柔了些许,但他说出的话语却无比的下流——

“啧,**真多!刚刚**还死命的要吞我的**,现在是故意欲擒故纵,等着我把你操翻吗!”

下流的话让林沫儿的**又流出了水,胸部不断被搓揉,感受到嫩穴终于滑了一点,于峰动力起来,接着越来越快!

“嗯….啊…..嗯…”林沫儿的身体随着于峰的**不断的起伏,柔软的胸部因为动作而有节奏的晃动,疼痛过后是不断加持的快感,她紧紧绞者男人硕大的**,啪啪的水声十分淫糜。

“快…快点….”遵从着**的林沫儿一边呻呤一边下意识的说出了与之扮演的角色相反的话语。

“操!操翻你这小**!居然想把我榨干!”看着本来冰清玉洁的少女因为自己而变得淫荡不堪,于峰紧紧抱着林沫儿,粗糙的手揉少女白嫩的胸部的动作越来越快,硕大的**更是努力耕耘!

每一次都是插到最深处,灭顶的快感几乎让林沫儿尖叫,精壮的身躯几乎要把她揉进身体里!

“不…啊….不要了…太快了….”林沫儿扭着臀部,断断续续的开口。

“真的不要了吗?”男人粗大的**渐渐放缓速度,然后轻轻擦过一点,退了出去,只把**抵在粉嫩的穴口,不在动作。

“嗯…”突然的空虚让林沫儿难受极了,她不安的扭动臀部,粉嫩的**不断的伸缩,慢慢的研磨着那巨大的**,不一会儿居然已经吞没了半个**。

“嘴上说着不要,**一边流着**还一边吃我的**!”男人恶意的又退了一步,接着在林沫儿翘挺白嫩的屁股上‘啪’的拍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啪’的一声听起来有点响,但林沫儿屁股又翘着更加扭动起来,**因为酥麻的微小疼痛感更加泛滥,嫩穴空虚得快要疯了!

“要…我要….”被**支配的身体再也受不了了,双眼迷离的看着男人,只等那粗大的**把嫩穴填满。

“要什幺?”男人恶意的把硕大的**抵在那粉嫩的**,却一点也不动!

“要那个…进来…”纯洁的少女咬着唇瓣,抵不住**的折磨说了出来。

“哪个?进来哪里?你连话都说不清楚,我怎幺知道?”

“要**…插进**里….啊——”

话还没说完,粗大的**猛的插了进来!瞬间填满了林沫儿的嫩穴,狰狞粗挺的**在粉嫩的**里猛的**,一次比一次深,嫩穴里分泌出更多的**。

“操死你这小**!”

“嗯哈….好快….啊….就是那里….顶到了….”**越来越快,林沫儿的嫩穴紧紧夹住**,拼命往里收缩。

“啊——”一阵灼热的年产液体喷射进了子宫,刺激得林沫儿全身**,跟着一齐喷射出了阴精。

高氵朝的余韵让两人都舒爽的躺了片刻,林沫儿已经被操得软成了一滩泥,于峰又长又粗的**从**里刚想退出去,无意间擦过一处,林沫儿下意识的夹紧**!

于峰已经射过一次的粗大**又一次的坚挺起来!

“操!你这小**!还没吃饱!”

说着又是新一轮的猛烈**。

长夜漫漫,狭窄的出租屋里,是连绵不断的浪声淫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