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乱Lun岳母 >   第 80 部分阅读

定把你推开的。你不要再戏弄我了,我让你插进去吧!”

我没听她的,把头埋进去又一阵狂吻猛舔,弄得姑姑呻叫不绝,才卧身於她

的双腿中间,把粗硬的大荫茎一下子顶入她的荫道里。我伸手解开她的绑缚,姑

姑马上像八爪鱼一般,用她的四肢把我紧紧抱住。

我静静的让她陶醉了一会儿,就开始狂抽猛插起来。由於刚才已经有了精采

的前奏,姑姑迅速兴奋到高氵朝,洞眼里y液浪汁横溢,接着四肢发冷似的在颤动

着。我知道她差不多了,就急促地抽送几下,准备在她的**里喷浆了。

姑姑颤声说道∶“你不要射进去,我用嘴巴让你玩吧!”我听了她的话,就

翻身下马,摊直身子平躺在她身边。姑姑打起精神,翻过去趴在我身上,把刚刚

从她荫道拔出来、**rou棍儿一口含入小嘴里吮吸起来。

我本来已经蓄势待发,被姑姑的唇舌所及,立即火山爆发了,浓热的jg液喷

了姑姑一嘴。姑姑忽然精神起来,她小心地把我喷出来的jg液吞下去,又把我的

gui头吮了吮,然後枕在我的大腿上,嘴里仍然吮着我尚未软下的rou棍儿。我也把

她的一条大腿当枕头,刚想戏弄她的阴沪,她已经用手捂住了。

休息了一会儿,姑姑又用她的嘴吮弄我的荫茎,我觉得好舒服,就由得她继

续玩。

我笑问∶“为什麽要让我喷入嘴里呢?是不是怕有孩子呢?”

姑姑把我的rou棍儿吐出来说道∶“今天不怕的。我的嘴巴好不好玩呢?”

“很好玩呀!不过为了滋润你,我想在你的阴沪里射一次好不好呢?”

“我都想啊!不过这次我先用嘴为你服务,然後再让你插进去喷出来。”姑

姑说完,又很用心地把我的rou棍儿含入她的小嘴里**,且时而用一对俏眼望着

我。

这时岳母回来了,一见我们玩得正欢,赶忙脱了衣服加入战团。

我抱住岳母光脱脱的**道∶“我也要你亲我。”岳母只好乖乖地蹲下来,

把我粗硬的rou棍儿放入她的嘴里吮吸起来,我觉得好爽,於是主动地在她嘴里抽

送起来。

这样一来,岳母和我配合得很好,她用嘴唇紧紧地含着我的荫茎,使我的龟

头在她的口腔里得到紧凑的摩擦。我不想弄损她的嘴巴,玩了一会儿,便在她嘴

里喷出了。

岳母吞食了我的jg液之後,我就把仍然粗硬的大荫茎移到她的阴沪里,岳母

的荫道早已**泛滥了,我进入後,她的反应更加热烈,我先问她可不可以射进

去,她点了点头,姑姑笑道∶“原来姐姐是有备而来的!”

岳母这时也懒得理会她了,我舞动着腰际,有时进入她的阴沪,有时进入两

片白屁股中间的洞眼。当进入岳母的荫道时,从她脸上那种如痴如醉的表情,我

知道她也很享受;而进入後门时,她也显得从从容容,颇有胜任愉快的姿态。在

紧窄的屁眼里捅了一会儿,最後还是回到她的荫道里射了精。

终於,我再也没力气了,三堆y肉缠在一起睡着了。

(4、完)

我在姑姑家过着y荡的生活,每日和两个女人在一起作爱,我儿子就在一旁

看着,真不知他长大後会不会有老爸这样的福气?因为我的美丽人生还有更精彩

的呢!

一天,当我疲惫地把一股阳精射进姑姑的後门之後,姑姑突然问我∶“好弟

弟,你想不想操我女儿?”

“什麽?”

“替我女儿开苞啊!”

“姑姑,你开什麽玩笑?”

“我是说真的。我希望女儿有个完美的初夜,你是最佳人选。”

“你来真的呀?”

“我去和她说,我知道她对你这个姐夫很有意思的。”

这一席话让我又掀起一股欲浪,再次把姑姑弄了个不亦乐乎。

当晚,姑姑把表妹红红带到我卧室,说∶“红红已经同意了,你不要再推托

了,快动手脱去我女儿的|乳|罩和底裤吧!你可以先替她开苞,也可以先玩我,让

她在一旁见识见识,然後再做她呀!正巧今天我和女儿都是不怕怀孕的日子,你

不要错过了呀!”

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恭敬不如从命了。我望望怀里的红红,圆圆的脸蛋,唇

红齿白的,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很逗人喜爱。我轻轻解开她的奶罩,一对不大不

小的奶儿弹了出来,我捏捏她的ru房,觉得好弹手;又轻轻地戏弄她的|乳|尖,红

红肉痒地缩了缩,却完全没有推拒。

姑姑走到前面,双手把她女儿身上仅存的一条底裤褪下去,这时的红红已经

一丝不挂了。她的身材还不错,纤纤的细腰,平滑的小腹三角地带只有少许大约

半寸长的茸毛,修长的双腿下配着一对玲珑的肉脚。

我对姑姑说道∶“我今晚还未冲凉,一起到浴室洗洗再出来玩好不好呢?”

姑姑点了点头,於是三人一起到浴室去了。

姑姑为我冲洗,而我就在红红的娇躯上下其手。当我摸到她的阴沪时,觉得

她两辨肉唇儿紧闭,手指都插不进去,心想等一会儿开山劈石的时候,一定会颇

为辛苦的。

姑姑像为小孩子冲凉一样,把我周身上下涂满香皂液,还特别用心地翻洗我

的荫茎和屁股缝里。红红望着我那条被她母亲握在手里的粗硬的大荫茎,眼眸子

里露出讶异的神彩。我有点儿冲动的抱着红红滑美的**,觉得她的娇躯也微微

颤抖着。

红红柔顺地把她的奶儿贴住我的胸部,姑姑也把一对ru房抵在我的背後作肉

体按摩,我如三文治一样夹在她们两母女全裸的**中间,这种感受我从来没有

尝试过,当时的感受实在没法子形容出来,只觉得自己置身於一个温软的空间,

又像似跌入一个人肉的陷阱。

我恨不得立刻把棒棒插入红红的**里取乐,但是我知道,站在浴室里和她

玩第一次毕竟是难以成事的,於是我舍难求易,转身向她的母亲,姑姑也立即把

我那条粗硬的大荫茎带入她滋润的阴沪。我的手摸到了她的臀部,觉得特别浑圆

结实,姑姑的皮肉稍微深色,和她女儿嫩白的肌肤完全不相同。

她收腰挺腹蠕动着身体配合我的棒棒在她**里出入的节奏,还回头对她女

儿说道∶“红红,等一会儿你也是像我这样让姐夫插进去。”红红也乖顺地向她

母亲点了点头。

我本来是可以专心和她盘肠大战至喷浆,然而她那女儿已经洗得白白的,就

在我身边等我开罐头;而且姑姑也由於尚未知道我一口气至少可以连续干三次的

功能,她为了保存我的实力,所以当我抽送她百来次时,就劝我停下来,回房到

床上去玩她女儿。

三人冲水抹身後,我抱着红红的娇躯,放到我的床上。姑姑叫她女儿躺在床

沿,举高双腿,对我说道∶“可以了呀!”

我从姑姑手里接过她女儿一对玲珑的小肉脚,觉得柔若无骨,而且又白晰又

细嫩,不禁疼爱地吻了两下。姑姑轻轻捏着我那根粗硬的大荫茎,带到她女儿粉

嫩的阴沪前,她对红红说道∶“女儿,你用手指把小荫唇拨开,好让姐夫为你开

苞。”

红红听话的把双手伸到她的阴沪,用一对食指把她的两片嫩肉拨开,露出一

条粉红色的肉缝,我见到那儿是湿润的,有一颗豌豆大的小肉粒,一个微细的小

孔,接着就是“未曾缘客扫”的“花径”吧!那入口只够插进一支筷子。

姑姑帮我持着红红的一条大腿,以让我腾出一只手去玩摸她女儿的ru房,又

把着我的棒棒,让gui头拨弄红红的阴核。红红的趐胸起伏着,荫道口泌出一点晶

莹的水滴,姑姑就把我的gui头移到那出水的泉眼,同时向我示意。我缓缓地压过

去,只见红红的荫部被我的gui头顶得凹下去,我继续用力一顶,“卜”地一下,

我的gui头突然破膜而入,红红的**一震,叫出声∶“妈,好┅┅好痛哟!”

“乖女儿,你忍着点,女儿家的第一次会有一点痛的,但一会儿姐夫会弄得

你好快活,那时就不觉得痛了呀!你可以缩手,别阻住姐夫抽送。”姑姑从我手

里接过她女儿的嫩脚,并高高地举起。又对我说道∶“你别担心,抽送几下,我

女儿就会苦尽甘来的了。”

我双手摸捏着红红的奶儿,同时也把粗硬的大荫茎向她紧窄的荫道挺进去,

红红咬着牙忍痛任我弄,我微微拔出,见到棒棒已经泄红了。姑姑握着她女儿的

双脚,把红红的两条嫩腿尽量分开,她说道∶“见红了,你放心抽送吧!大力一

点,她就反而不知道痛了呀!我的第一次也这样嘛!”

我听了她的话,便放胆抽送起来。红红果然渐渐舒开了眉头,小**里也多

出许多水份,我得到润滑,就索性让粗硬的大荫茎在她小洞里横冲直撞。姑姑站

在我後面,双手扶着她女儿的两条粉腿,却把自己双|乳|贴在我的背脊。红红脸红

眼湿,渐入佳景了,不过她的荫道实在箍得我好紧,我在她到达一次高氵朝时,就

尽力插入她的**深处喷射了。

我让rou棍儿留在红红的狭窄的荫道里稍做休息,回头见到姑姑正用手抚摸着

自己的ru房,而且阴沪也十分潮湿,便说道∶“姑姑,你躺在床沿,我也和你玩

玩。”

“你┅┅现在┅┅可以吗?”姑姑用讶异的眼光望着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姑姑喜悦地摆好了姿势,还把双腿高高的举着。我从她女儿的

阴沪里拔出带血的荫茎,把红红软软的**抱到床中心,红红的嫩腿还在微微在

颤动。我纵身於姑姑的大腿间,粗硬的大荫茎轻易地进入她湿润的小**里。

姑姑的荫道宽紧适中,腔壁有许多皱纹,我既抽送自如,又觉得很具摩擦,

实在值得一赞。我玩得她很兴奋的时候,也尝试进入她的臀洞。姑姑虽然没有拒

绝,但是也没有我插她前面时那种肉紧的表情,所以我兴趣不大,仍然回到她的

荫道,和她一起到达高氵朝。

姑姑和我进浴室稍作冲洗,出来的时候,她见我的棒棒仍然坚硬,又用嘴为

我吮吸了一会儿。她叫女儿留下来陪我过夜,她自己得好好休息一下了。

我望望床上的红红,她仍然软软的仰卧着,我见她的阴沪被我弄得很零乱,

就拧了一条热毛巾小心替她擦拭,只见她荫唇有点儿红肿,荫道口已经打开了一

个尾指大小的**儿。

我拥着她睡下,轻抚着她的奶儿问道∶“红红,你下面还痛吗?”

红红娇媚地说道∶“初被你插入的时候,几乎痛死我了。接着妈叫你抽送,

就真的不觉得痛,而且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我也讲不出来,後来我觉得全身都

趐麻了,好舒服哦!不过你去和妈玩的时候,我又有点儿疼痛,现在就已经没事

了,你是不是又要玩我呢?我还可以让你玩呀!”

“不要了,今晚你才第一次,你已经受创了,再玩会很痛的。以後你如果喜

欢,我们再玩,那时你就会更舒服的。”我抚摸着她的阴沪说。

红红伸手握住我粗硬的大荫茎说道∶“姐夫,你这里好大呀!比我爹大很多

哦!”

“你见过你爹的吗?”我奇怪的问。

“见过呀!爹有时很晚回来,以为我睡着了,就在床前换裤子。有时候他和

妈在玩,我也被吵醒了。不过以前我总以为他们是在开玩笑,直到今晚我才明白

原来不是普通的开玩笑。”

“那麽是什麽呢?”我故意追问。

“我也说不出呀!总之,我让你插的时候很兴奋,我见到妈也被你玩得很舒

服,我还见到她的屁股也让你插进去哩!而你只插入我的荫道呀!”

“傻女孩,插屁股对於女人来说是没有好处的,我和你妈是因为玩得太高兴

才即兴地去插她的屁眼呀!”

“那你下次也即兴试试我呀!”红红笑着说道∶“我刚才也看见我妈用嘴巴

含你这条东西哩!我的嘴并不痛,你也让我试试好吗?”

我笑道∶“你愿意的话就试试吧!不过你不怕我喷得你一嘴jg液吗?”

红红道∶“我妈都不怕,我当然也不怕啦!”说完就爬起来,趴到我身上,

白嫩的小手儿握住我的粗硬的大荫茎,张开她的小嘴,就把我的gui头含入嘴里吮

吸起来。

我舒舒服服地躺着接受她的kou交服务,望着这娇俏的可人儿认真地把我的阳

具横吹直吮,我还有什麽不满足的了?当我告诉红红,我就要喷出的时候,她却

把我的gui头深深地含入,让我在她小嘴里喷发,而且点滴不漏地把我射入她嘴里

的jg液全部吞食下去。

梅开二度了,可是对着娇嫩可爱的红红,我并没有倦意。我笑着问她∶“是

什麽样的味道呢?”

红红说道∶“没有什麽特别的味道呀!不过也并不好吃。”

“那你为什麽要吃下去呢?”我笑了起来。

“我妈吃过,我当然也要试试嘛!而且我有一次听见我妈和她的外国朋友谈

话时,她们说男人的jg液对女人有养颜的作用嘛!”

这一夜,红红亲热地枕着我的臂弯甜睡,我望着她**的**,却久久不能

入睡。

次日清晨五点,我就被她搞醒了。睁开眼睛一看,红红已经坐起来,正在用

她的手儿玩弄我的棒棒。我笑着问道∶“红红,你下面还痛不痛呢?”

红红摇了摇头道∶“不痛了。”

我笑道∶“是不是又想我插入你的小**玩玩呢?”

红红坦白地说道∶“想呀!好不好呢?”

“那你躺下来,我在你上面弄,不然,昨晚射进你荫道里的jg液会倒流出来

的。”

红红仰天躺好,我掰开她两条粉嫩的大腿,伏到她上面,她用双手的中指把

两片荫唇向两旁拨开,露出昨晚被我的棒棒开戳出来的小**。我举着粗硬的大

荫茎,把gui头抵在她的荫道口,然後缓缓挤进去。

我望着红红的俏脸上并没有痛苦的表情,就继续把rou棍儿整条插进去,接着

尝试抽送一下,觉得仍然很紧,不过有昨晚射入的jg液滋润,总算不太困难。我

一边慢慢地抽送,一边吮吸着她的|乳|尖。

红红睁着一对可爱的媚眼儿望着我说∶“姐夫,我已经可以容纳你了呀!”

“那我要开始横冲直撞啦!”我笑着说道。接着就扭动腰部,放胆让粗硬的

大荫茎在红红的小洞眼里深入浅出,肆意捣弄。

记得我那个老婆和我初夜行房後,第二天晚上还不能再弄,可是现在红红已

经可以接受我常规的抽弄。我觉得她的荫道越来越多水,红红也开始兴奋了,起

初她只是轻声的哼着,後来就叫出声了。我随着她的亢进加快节奏,直把初经人

道的红红奸得y液浪汁横溢。

我见她已经如痴如醉,便停下来让她回气。红红喘了一口长气,说道∶“姐

夫,我被你弄得全身都轻飘飘的了,原来被男人玩是这麽刺激的。”

我笑道∶“红红,你够了吗?我再弄几下就要在你荫道里发泄了。”

“姐夫,为什麽你不肯试试插我的屁股呢?”

“我怕你会很痛呀!还有,插屁股对你其实并没有好处嘛!”

“哼!我不理,我要你试一试嘛!”红红竟撒娇了。

我只好下床,把红红的屁股移到床沿。红红双腿举得高高的,我先把粗硬的

大荫茎插入她阴沪里抽弄几下,然後拔出来,把**的rou棍儿对着她紧闭的臀

缝戳下去。

红红轻轻叫了一声“哎哟!”我忙停下来问∶“行不行呢?”

“你弄吧!不要紧的。”红红嘴硬地说。

我慢慢逼入,红红咬着下唇忍受着,直到我的棒棒整条进入她的**。她的

肛门实在太紧窄了,我插入後根本无法抽动。

我问红红道∶“你觉得怎样呢?”

红红已经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但她倔强地说道∶“好痛,不过你先别拔出

来。”

“还是玩你的阴沪吧!”我劝她道。

红红点了点头说道∶“也好,不过我要你试一次在我屁股里发射。”

好一个难缠的小妮子。於是我听她的话,在她阴沪里捣了几十下之後,才回

到她屁眼里一泄如注了。

我把红红软软的身体抱入浴室里略为冲洗,回到床上时,她很快又倦然入睡

了。

後来,我和岳母、姑姑、红红整日大被同眠,饶是我年轻力壮也受不了,赶

紧结束了这y荡而甜蜜的假期,返回了家,约好了今年夏天暑假时她们母女俩再

来。

到目前为止,这就是我和岳母不得不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