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被夏荣吻住,卫若兰整个人都傻了,只愣愣地睁大眼睛看着他,当感觉到他的舌头在自己口中不停勾弄的时候从未被任何男人亲吻过的小少女只觉得呼吸一滞,紧张地抓着男人的腰,整个人不停地想往后缩,男人却不给她逃脱的机会,只将她紧紧地按在怀里,饥渴去需索着她口中甜蜜的津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男人的舌头不停地勾着她的丁香小舌勾引逗弄着,卫若兰只紧张得身子不住发颤,她只得笨拙地微微张开小嘴,男人却似乎嫌她过于笨拙,还故意轻轻咬了咬她的舌尖,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很快朝她袭来,卫若兰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手指紧紧地抓着夏荣的腰,小少女几乎吓得要哭了,男人却并不打算放开她,直到感觉泪珠儿蹭到了他的脸上夏荣才有些不安地放开了她。呼吸有些不稳地抱着怀里被自己的吻吓得眼眶红红的小姑娘,男人只皱起眉头,温温柔柔地轻抚她的脸儿。“怎么哭了?”

“我,我害怕……你别这样……”夏荣因为生辰八字与父母不和所以一直寄宿在夏家的老宅里,跟着祖父母一起住,等到了开蒙的年纪便被送到卫家的家学这儿学功课,同卫若兰两个人可谓是自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夏荣比她长叁岁知道的东西也多,在男女情爱方面也比之这个身子虽生得丰腴,脑袋瓜子却幼稚一些的小姑娘成熟些,在他发现自己十分爱慕这个小姑娘的时候他就控制不住自己想对她好,每天都忍不住想抱抱她亲亲她摸摸她。可这些亲密的举动却让年纪还小的卫若兰心惊肉跳,面对男人的吻,她是那样的彷徨,只双手捂着自己的心口害怕地瑟缩着,急得眼眶都红了。

“兰儿不是一直说喜欢同我相处么?为什么这几日总是躲着我,嗯?”男人却不肯让她逃避自己,直把她揽过来搂在怀里低头蹭着她那光洁的额头,闻着她身上幽幽的体香,只觉得整个人魂儿都被她勾走了似的,平日里她在学堂同大家一起读书,虽说学东西慢,字还认不全,可自己就是喜欢她这可爱的模样,没什么心机成算,只单纯地对自己好,有时候虽看起来傻乎乎的,可却很是讨人喜欢,想到这儿,男人更是忍不住紧了紧她的腰肢。

“荣哥哥……是,是妈妈,我娘说我是大姑娘了,所以不可以……”面红耳赤地看着怀抱着自己的男人,卫若兰只娇声娇气地说着,她也不知怎么地,觉着好难过,她还是不明白成了大姑娘了怎么就不能跟他一起玩儿了?

闻言,男人微微一愣,想了一下不禁轻笑起来,好似松了口气似的,他这模样却让卫若兰有些慌。“怎么了?我说的话很好笑么?”

“不是,”男人不停地吻着她的脸儿,沙哑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深情,“兰儿……嫁给我好么?你不要做大姑娘了,做我的小媳妇好不好?”

“荣哥哥……”

“娘亲,娘亲,你在想什么呢?”小小的手掌轻轻地拍着倚在长榻上午休的母亲的肩膀,林初晚将脑袋倚在母亲的肩头不停地蹭着她撒娇。“刚才雨好大呀,表哥还说要去踏青还好我没有跟去。”

“嗯,是啊,雨好大……”同那天一般大呢,看着女儿放在门边天青色的雨伞,卫若兰只幽幽叹息,不知不觉竟过了十多年了,方才她好似又梦到了那个人,睡得有些虚浮的她只有些慵懒地坐起来,抚了抚女儿的脸颊笑着道:“如今也是大姑娘了,可不能随随便便同卫蘅一起出门晓得么?”

“为什么呀?为什么做大姑娘就不能和表哥玩了?”彼时还未出嫁的林初晚对一切都还是懵懵懂懂的,看着女儿那迷茫的小模样,卫若兰好似瞧见了年少时的自己,心底不禁泛起了一阵阵涟漪……

_(:з」∠)_今天家里来了叁波客人,哭哭(??Д`)晚上争取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