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的过程中,萧荆没有露出他的肉根,也没有用肉根磨蹭娇娘的身体,宁愿咬着牙强忍着。

他怕一时的失控,星星之火燎原成了**的大火,那就再也忍不住了。

因此,在娇娘的手指一碰到他裤腰的瞬间,就被他一把抓住。

“娇娘,不要。”萧荆没有一丝犹豫的拒绝。

这样的话,娇娘这些日子以来听得都厌烦了。

第一次的时候,娇娘觉得不可置信,萧荆以前可是变着法希望她主动,如今却是拒绝。

一连被拒绝了三次之后,娇娘觉得伤心,也是怀孕的情绪上来了,要不是看到萧荆的肉根每次都又硬又胀的,她都要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不喜欢她,对她的身体厌烦了。

数十次后,娇娘渐渐地适应了,还学会了反抗。

“阿荆,你不想要吗?忍得很辛苦吧,我用手帮你做。”娇娘水汪汪的眼眸看着萧荆,妩媚自然而然的流露,说着这些淫荡的话,她没有了以前那种羞耻到难以开口的感觉了。

“真的不用,我自己会解决。”萧荆紧抓着她的手腕,不让她越雷池一步。

“真的不要?只是用手而已,用我的手比你自己摸肯定舒服多了。”娇娘用高氵朝后的软软音调,不断诱惑着萧荆。

同时受到诱惑的人,还有她自己。

娇娘在说话时,不自觉的舔舐着嘴唇,脑海里全是萧荆又大又硬的肉根,她一只手都抓不过来,贴在手心里的时候,还是那样的烫人,如果进入身体里,花穴内壁全都会被撑开,被这股热量熨帖着,别提多爽了。

男人的肉根,果然是用手指这样的东西代替不了的。

她只是想想,都忍不住夹紧了双腿,记忆中被**干的感觉不断涌现。

“娘子,很晚了,你该睡觉了,我下床去给你打水。”萧荆在娇娘还未来得及反应之时,动作快速的下了床。

他的脚步有些凌乱,甚至是仓皇,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娇娘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原本依偎着的男人竟然就这样不见了,她先是怔愣,然后是愤怒。

“萧荆!”

她重重的喊了一声,紧咬着下唇,又羞又恼,再看看下身那样的泥烂,还有身体里并未完全满足的**,怒火更是冲向了头顶。

萧荆隔了很久才回来,回来时裤裆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隆起。

他去做了什么,娇娘心知肚明,只是心里堵着一口气,都懒得跟他说话。

萧荆不仅替她擦了身体,从脚趾头到头发丝都照顾的妥妥帖帖的,还在上床后说了不少讨好的话,像是冰糖葫芦和各种小零食承诺了一堆,最后才让娇娘勉强消了气。

夏日的晚上,依旧是闷热的,萧荆的身体更是跟火炉一样,靠着并不舒服。

然而娇娘已经习惯了,一定要紧紧依偎着,才能睡着。

午后正是阳光最炽热的时间,娇娘浑身发热,昨天夜里的那股怒火再一次燃烧了起来。

她伸手抓了一个桃子,重重的咬了一口,齿颊里全是酸甜的果肉味道,咬得却像是萧荆的皮肉。

臭男人,以为说了一点好话,就能把她糊弄过去了。

哼哼,才不会这么便宜他呢。

想着想着,娇娘吹着凉风,抚摸着肚子,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直到傍晚时,门外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将她吵醒。

她揉了揉眼睛,顺着打开的窗户望出去,都不用抬头,恰好瞧见站在院子里的男人。

萧荆这日回来的有些早,西落的阳光依旧耀眼,灿黄灿黄的落在院子里,笼罩在男人的身上。

春天的时候,萧荆为了方便,在院子里挖了一口井,到了夏天,这口井的用处更大了,不仅可以冰镇水果,还能随时随地冲个凉水澡。

萧荆最起码一日冲个好几回。

眼下他刚从田地里回来的,脱了脏兮兮的衣服,打了满满一桶的井水,也不觉得凉,手臂高高举起,哗啦啦的全淋在了身上。

水滴在肩膀上,在鼓起的肌肉上,不断飞溅,折射在阳光里,熠熠生辉。

而后又顺着肌肉的线条,起伏的胸膛……慢慢地往下流淌,将这个处在平凡之中的男人,显得如同天神一般耀眼。

娇娘的脑海里闪过一段相似的记忆,她最初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曾这样偷看过萧荆,目光痴恋在他古铜色的健壮身躯上,那时候她春心悸动,羞恼的不愿意承认,而如今的她,已经能完全坦诚身体里的**了。

她一边看着门外的萧荆,欣赏着猛男的身体,一边解开了身上单薄的衣物,一手摸着**,一手深入在裙摆,抚摸着花穴。

或轻或重的揉捏,手指深入后的**……

她会的一切,都是萧荆交给她的,她的**也来自萧荆。

楍圕發布衧:㈢щ丶n╃②╃q╃q丶c╃o╃m(扌巴╃厾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