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铭g完一天工地搬砖苦力活后,工友叫周铭一起去喝酒,周铭笑了笑说不去了,有好几个工友起哄道:“小周,是不是有nV人了,都不跟我们喝酒去了” 周铭笑笑没说话,走回了出租屋,冲了个凉水澡,这一天都在想这个nV人,一直燥热的不行,赶紧洗个冷水澡压压。周铭换了身g净整洁的衣服,就出发前去跟nV人约好的地方,图书馆。周铭到了图书馆以后,发现nV人并不在,给nV人打电话,结果被拉黑屏蔽了,周铭的脸瞬间就黑下来了,这个nV人居然消失不见他!很好!他的占有yu太强,开始准备要真正的收拾这个nV人了!他黑着脸回了出租屋,一言不发的坐在床上,先是平静的给工头打了个电话,请了三天假,并让工头明天借他用一天工地的运货面包车,然后就是拿起了床头沾满白sE浊Ye的内K,进了浴室,开着最凉的水,把nV人的小熊内K放在ji8上快速撸动,他想着这内K就是nV人的Sa0xuE,开始疯狂的ch0UcHaa,这一夜,男人都在浴室里,发泄yu火和怒气。明天,他必定要把nV人带回来C的ysHUi直流,任他疯狂掠夺。

这一晚的小甜十分惬意,吃着零食看着电视剧,屏蔽了男人的电话,也没去图书馆,她一点没在怕,而且明天周五,可以回家啦,越想越开心,她收拾好明天回家的东西,心满意足的睡去。

周五是小甜最喜欢的一天,可以回家见爸爸妈妈,吃好吃的,还有她养的柴犬,幸福美满。而她此时不知道,在教学楼外的隐蔽拐角处,周铭正隐忍克制的等待她的出现。

放学后,小甜拿着东西背着包,和室友告别,往教学楼外走。在出教学楼门后,在拐角处隐藏自己的周铭一个箭步冲上前,把小甜一把捞进怀里,紧紧搂住小甜的腰肢,把小甜带进他借的面包车里,小甜被这一系列突然起来的动作吓坏,还来不及反抗。就已经被送上座位,锁Si了车门。周铭开车把小甜要拉去自己的出租屋,小甜在车里拼命反抗愤怒道:“周铭!你疯了吧!你太过分了你这是绑架!我要报警!”小甜拿出手机,一把被周铭抢走放进周铭的口袋,SiSi抓住小甜的手腕质问:“昨天为什么不见我,还不接我电话?!” 周铭十分愤怒,下手很重,把小甜的手腕都捏红了。小甜吃痛的挣扎道:你“你弄疼我了!”

周铭把小甜一把从车上抱下来,打开了出租屋的门,把小甜扔在床上,小甜越来越恐惧,不敢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事,小甜哭着祈求:“周铭求求你放过我,我可以给你钱,也可以帮你找nV人!”

周铭愤怒回应:“我给过你机会,你没珍惜,本来我想和你慢慢来,走正常的男nV之间交往的步骤,但看来还是不行!”

周铭一把将nV人的衣服撕扯下来,露出了内衣内K,周铭看到这一幕yu火中烧,粉sE的波点内衣,包裹着她白花花的nZI,nZI还不小,一会要好好nVenVenZI!粉sE的内K包裹圆润紧俏的PGU,这拍打起来一定很有手感!小甜被吓得抱紧全身,缩在床角。周铭赶紧脱下了K子把自己蓬B0充满yUwaNg的ji8释放出来。小甜看了一眼粗大紫黑sE的狰狞大物,立刻低下头去不敢再看,她害怕极了!

周铭步步紧b,将nV人一把拽了过来,扯下小甜的内K,大手覆上nV人私密的花x,用手指疯狂r0Un1E小甜的的Y蒂,边r0Un1E边低头看小甜的花x,粉粉nEnGnEnG,已经开始流出yYe,在他的粗暴r0Un1E下,已经开始一张一合的吐出yYe。周铭笑着说:“SaO宝贝,你的SaOb开始馋我的大ji8了!”

小甜被r0Un1E的不得不说,是被爽翻了,她说话声音都变JiaoChUan连连,呼x1间透着十分动情的暧昧,“别…别碰那儿…啊…放开~我~你怎么~这么下流~啊~”

yYe越来分泌的越来越多,小甜越来越动情,已经逐渐的放弃抵抗,周铭知道,自己的这招有效了。

周铭低下头靠近小甜花x,他看到nV人因他而SaO的模样,也动情了,他亲上小甜流着mIyE的花x,用粗糙的舌头给小甜T1aN弄花x,还T1aN喝小甜的ysHUi,他好像饥饿了很久的人找到食物一样,疯狂吮x1小甜的蜜水,还咂舌称赞:“SaO宝贝,你的SaO水老子太喜欢喝了!”

小甜被周铭这样的举动吓到了,但又沉浸在连绵不断的快感之,JiaoChUan的说道:“啊~别T1aN了~嗯啊~受不住的~”

小甜在周铭的疯狂T1aN弄中达到了ga0cHa0,满脸cHa0红,神sE暧昧,眼神失焦,周铭觉得现在的nV人美极了!周铭带着满嘴的nV人mIyE,将nV人的头按向自己,男人亲吻nV人娇nEnG的嘴唇,将粗粝的大舌伸进nV人的小嘴,长时间的舌吻让两人都喘不过气,小甜咬了周铭的舌头,周铭吃痛放开了小甜,两人中间牵扯出暧昧的银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