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没一次直接将大**插进去,几乎每次都分几个步骤,可这次不知是**太多,还是前几天操的太狠,穴口还松散

着,他竟一下插了个瓷实,直接将沫沫送到了云端。

“小**,怎么这么敏感,我还没开始操你呢,就泄了三回身了,幸亏开发了后穴,不然一个穴实在不耐操。”

见她浑身抖的跟过筛一般,许庭川即便忍的全身燥热难耐,依旧舍不得在她高氵朝的时候深插猛干,只能配合她浅浅的抽

动,让她享受高氵朝余韵。

待她喘息平稳,身子不再颤,许庭川这才将**抽出来,再狠顶回去,大操大干起来。

**之前被他手指捣弄的,本就软腻了不少,现在**又多,他操起来更加自如,噗嗤噗嗤的干穴声,听着都让人脸红心

跳。

她泄了三回身,双腿本就疲软,现在还要配合他的高度踮起脚尖,更是站不稳,他撞的又猛,撑不了两三下,她就身子软

成一滩水,要坠下去,反复把她捞上来几次,许庭川操着实在不尽兴。

竟直接将她身前的厨具推开,让她大半个身子都趴在操作台上,可**上还带着情趣用品,压住****实在被震的难

受,沫沫只得将胳膊撑在下面才能舒服些。

而身后的许庭川竟直接将她两条腿抬起,托着她腿根处将腿拉开,**大大展开直插直入,次次尽根没入,戳到花心伸

出,操的她娇喘尖叫连连。

调整好姿势后,他操的舒爽,不光速度加快了,更是变着法蹂躏她,**戳够了g点,便又猛攻花心,直将花心操的松软

酥烂后,直接捅到宫口处戳弄,力度大的,让沫沫险些以为宫口要被操开。

两人交合处更是泥泞湿润一片,地板上的滴下的水渍早已晕染一片,多到像是尿渍一般。

许庭川不知他这小小年纪,**里究竟能涌出多少**,苏沫沫也不知道许庭川这般年纪,怎么比毛头小子体力还好。

从前她爱看a片,**大到除了例假来了,每晚都想自慰,生怕以后的男朋友或是老公满足不了自己,可现在她甚至害怕

真和许庭川和好了,那除了例假她可能真的连休息的日子都没了。

她被压在这操作台上操了快一个小时了,私处早已磨的生疼,两颗**也被情趣用品震的快没了知觉,哭了好几次,硬生

生狠缩着**,才逼他射了精。

他射精时还偏要戳到最深,将**挤到子宫口,将那滚烫的浓精全数射到宫口处,才肯作罢,生生烫的她又啼哭了起来。

许庭川这才将**从红肿的私处抽出,赶紧将小丫头抱在怀里轻声哄着。

“你无赖!我们明明都分手了,你干嘛缠着我不放,每次不把我弄的走不了路,你就不罢手,我真的恨死你了!”

小丫头哭的眼眶鼻尖都红红的一片,格外招人怜惜,许庭川看着心疼,可一想到小丫头是被他操的受不了了,才哭哭啼啼

的,胯下那根才软了的巨物,又有些涨硬了。

“沫沫乖~~你要是嫌大叔粗鲁了,大叔等下温柔一些,好吗?”

沫沫惊的忙从他胸膛处抬起头道:“你还要不行!我受不了了!我要回家!”

“今天不要也可以,那你要答应我,等下就跟jeff分手,我们重新开始好吗?”许庭川目光灼热望着怀里双颊绯红的小丫

头。

“我为什么要和jeff分手!你今天要复合,我怎么知道你明天会不会玩腻了又要和我分手,许叔叔是觉得你条件好,所有

的女人都该由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

苏沫沫实在气不过许庭川这阴晴不定的性子,她是有复合的心,可他要不主动说清楚,当初为什么分手,她即便再喜欢

他,也绝不犯贱再赶着贴上去。

“哪里来的所有的女人,你不信可以问问霁若雯,我除了你,还有别的女人吗?”

“所以你当初为什么执意要分手?!”

“我我觉得我们年龄差距大,未必能走到最后,我怕你年轻,待再成熟一些会后悔。”他实在说不口真正的原因,毕

竟以沫沫的年龄,她肯定不会考虑结婚,更不会想要生孩子。

他说出来,恐怕会吓到她,将她推的更远。

“我不信!当初你破我身子时就知道我们年龄差距大,怎么分手时就介意了,现在又不介意了呢?”

这小丫头清醒起来,还真的不太好糊弄,嫣红的小嘴一张一合,全是犀利的言辞,他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应,只得将她箍在

怀里,下巴抵着她发顶,柔声喃喃道:“不介意了,以后都不不会介意了,除非有一天沫沫觉得大叔年纪大了,要甩了我,否

则我再也不会主动提分手了!”

沫沫闻言,心头一热,几欲冲动答应了,可转念一想他还是没说出分手的真正原因啊!!

“不嗯~~啊~~你塞了什么在我下面?!”

沫沫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就感觉酥软的**内,被塞进一涨硬的巨物酸胀难忍,嗡嗡的震着,且还有些热度,比真人的

**还要热些。

“也是情趣用品,说了要一一和你试试,大叔说过的话决不食言。”许庭川将假**塞好后,突然解开衬衫扣子,脱下衣

服披在沫沫身上,然后将她抱起来,双腿夹在自己腰上单身拖着她的屁股,朝门口走去。

“你要干嘛?别开门!”

虽然她身子盖严实了,可许庭川光着上身,她裸露着两腿,任谁看都知道他们刚刚在厨房做什么呢,更何况厨房的地板上

不但有她的连衣裙,还有刚刚流的**和滴落的精液,他们就这样走了,等下有人进来,看到这场景,她真的要羞臊死。

“我带你去我房间,在这里操你,怕把你累坏了。”

可许庭川竟还是任性的将门打开了,苏沫沫又惊又羞,赶紧将头埋到许庭川胸口处,即便这是鸵鸟的做法,可她心里总宽

慰些。

她惊的身子紧绷,去到许庭川房间的一路上,她因为紧夹着穴内的假**,**上的两颗小草莓也没拿下来,两处刺激下

她竟涌出一****,搂着许庭川的脖颈,全身轻颤着又小泄了一次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