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合,完胜。

注视着阮央抹泪离开,温言给对面的男人倒了杯茶,看到他气定神闲的没有丝毫反应,“不去哄哄?”

陆曜刚结束完训练,身上的迷彩服还没来得及换,坐在餐厅里十分的引人瞩目,端起杯子抿了口茶,喉结上下滚动:“你才是我未婚妻。”

“戏不用演这么真的四哥,小姑娘就是太喜欢你了,才会想将你身边的女人都赶走,毕竟她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很依赖你。”

这话等于再次撇清他们之间的关系。

温言很理性,分得清什么是性什么又是爱,性关系上没必要干涉对方太多,否则,万一陷进去……就再出不来。

……

陆曜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时,温言正坐在电脑前整理第二天要用的稿件,听到脚步声后,还没来得及回头,修长的手指已经点在她电脑屏幕上,“这个问题可以删掉,你的人问了后我也不会回答。”

温言点点头,移动鼠标点击了删除,在采访上面,她向来尊重对方的意愿,无论是谁,绝不强迫对方回答。

“这么听话?”陆曜心情看上去很好,走到茶几前拿起打火机点上了根烟,“明天拍摄结束后我接你去试婚纱?”

“几点?”

“你几点结束?”

温言起身,算了算时间,“应该得下午五点后。”

“那就五点。”吐了口烟圈,走到落地窗前,望了眼不远处的军区,“上面任务派下来了,婚礼结束后就要开始执行,执行期间不能跟家人朋友联系,也不能使用手机,三到六个月,什么时候执行完,什么时候才能归队。”

“你不是上将吗?”不是应该是他派任务给下面的人?

“上将只是个军衔。”陆曜自嘲:“见过我这么年轻的上将?”

z国所有的军区上将里,恐怕也只有他这个上将争议最大,才30岁,太多人的目光都集中他身上,正因为如此,他才会什么任务都亲自上阵吧?

温言也只是猜测,没有问太多。

陆曜将她拥入怀中,微敞的浴袍露出古铜色胸膛,上面还有深浅不一的疤痕,脸贴上去后,闻到跟自己身上同一味道的茶花沐浴露,温言喉咙有些干涩,抬起头问:“四哥你今晚不回去了吗?”

“你可以留我。”伸手抬起她的下颚,厚茧的指腹磨挲着她的唇瓣,“我今晚不想走。”

被他指腹磨的心间发痒,一股股的热流朝小腹汇聚,那晚在陆家是被他手指刺激阴蒂到的高氵朝,这种事……尝到了甜头就会上瘾。

温言不是那种明明心里想,嘴上还要欲拒还迎的女人,还有九天就是婚礼,没必要再等到那天;做了个大胆的动作,张开嘴含住了面前男人的拇指,用牙齿轻轻的咬了一下,看着他说:“四哥,我今晚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