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即将来临的分别,温言内心有些许不舍,手向后搂住陆曜的脖子,头向左边倾斜,好方便他的亲吻,“我哥几号去叙亚?”

“明天。”陆曜的唇在她颈窝轻轻的磨挲着,手掌已经向下伸,握住了她涨奶的**,稍微一用力就挤出了奶水,“明天我们一起带上年年去机场送他。”

“嗯。”叙亚最近内战频繁,接回医护人员是正确的选择,只是那边枪林弹雨,温言有些担心哥哥温臣,“我哥会有危险吗?”

“叙亚那边的野党还不敢招惹z国的军队。”知道她担心温臣,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陆曜下了水,将她转过身,低头与她面对面,“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片刻的停顿,温言才想到去年的今天他们领了证,“四哥记性真好。”

“不是我记性好,是我根本就忘不掉领证这天。”亲吻她的额头,手掌沿着她的腰线向后抚摸着她的圆润的臀部,又软又弹,“给你准备礼物,现在要,还是一会儿?”

“现在。”内心期待着的同时,察觉到他的手指竟来到穴口上下的抚摸,“不是要给我礼物吗?”

陆曜眼眸含笑,两根手指夹住她的**,“礼物就是今晚让你高氵朝三次。”

卑劣的故意夹着**拉扯,另外一只手还用力挤她的**,挤出来奶水后就低头含住奶头用力吸。

“唔……”温言抬手假意的推他:“坏死了四哥。”

“只对你坏。”又吸另外一边的奶头,吮吸着奶水,手指缓缓插入了穴里,真紧……

“嗯……”能感觉到他手指一寸寸的推入,舒服的温言两只胳膊搭上了他的肩膀,挺着胸部将奶头往他嘴里送,“再深点四哥。”

喜欢被他手指玩弄,在来温泉前就猜到了今晚会发生什么,尤其是婆婆还不让她带儿子,明显是想让他们夫妻过二人世界。

置身于温热的泉水中,露天的环境下,温言觉得自己的肉穴更为敏感,好在是在水中,不然这会儿下面一定湿的一塌糊涂。

“舒服吗?”陆曜亲吻她的唇,两根手指抠挖着她的穴,“好久没这么玩过你的小**了,今晚一定好好的玩。”

“四哥想怎么玩?”温言娇喘着,左手向下握住了他胯间勃起的**前后的撸动。

“想把你操的像之前那晚那样叫爸爸。”手指弯曲向上用力顶,指甲刮挠着她肉璧上的敏感点,“听你叫爸爸,我会特别兴奋。”

“四哥怎么不叫我妈妈?唔……”

这句话换来的是陆曜手指用力的抠挖,完全是为了惩罚她,故意加快频率。

“啊啊……坏四哥,轻点……”

陆曜舌尖抵牙,没有拔出手指,张口咬住她的耳垂,“让我叫什么?再说一遍。”

“……”温言哪里还敢说,撒娇式的求饶:“人家错了四哥。”

“错了就得接受惩罚!”

知道他是又像玩角色扮演,温言配合的转过身去。

陆曜却将她抱上岸,让她跪趴在温泉池边上,站在她后面刚好看到她湿漉漉,泛着水光的**,手掌伸过去包裹住**用力的摁揉,另外一只手扬起朝着她的屁股用力扇了一巴掌!

“啊……”温言爽的收缩了下穴口,臀瓣抽搐了几下,“爸爸轻点打,人家屁股好疼。”

故作娇柔的语气,很是欠操。

手掌包裹住她的臀瓣轻轻的揉,陆曜张口往她另外一边的臀瓣用力一咬。

“啊啊……坏爸爸。”

听她叫着爸爸,陆曜兴奋的舔着她的臀瓣向下,手指掰开她的**,看着娇艳欲滴穴肉,忍不住的张口含住,对准了穴口用力吸。

“唔唔……嗯嗯……好爽……要爸爸用舌头舔,啊啊……”温言舒服的扭屁股,不断的撅高屁股方便他的吮吸,感觉他湿滑的舌头已经钻到了穴里,“啊啊……爽死了……”

放声的**,因为温言知道整个温泉池临近的客房全被陆曜包下了。

陆曜贪婪的吸着她穴里的水,用力的揉捏着她的臀部,听到她叫的越来越浪,呻吟中的喘音加重了许多后,才离开她的唇,改由手指**她的穴。

“嗯……啊啊……再深点,顶那里……啊啊……对,就是哪里,唔唔……”温言忘我的呻吟,沉浸与这种**中无法自拔,太久没这么享受过**,她发现自己的身体比生孩子前敏感许多。

**不断的往外滴奶水,摩擦着磨砂面的石头,屁股被身后男人揉捏的很舒服,穴里瘙痒的也开始厉害起来,“要**,要爸爸的大**插进来……啊啊……”

淫声浪语换来的是陆曜更快的**,他坏的又加了一根手指,肉穴被他三根手指同时抠挖,没多久就来了高氵朝。

高氵朝后的温言更淫荡,坐在温泉池边,两条腿大开,摁着陆曜的头让他舔穴,阴精却被这个男人吸光,舒服的她咬唇仰头,一副淫荡的表情,“啊啊……爸爸好会舔,啊啊……**要被爸爸舔烂了,嗯嗯……”

低头看到他头,视觉上的冲击下,臀部向前顶,贴着他的唇瓣碾磨,“啊啊……用力舔,啊啊……要让爸爸吸干骚水。”

看到心爱的女人在自己唇间变成了**,陆曜抬头,握住她的左脚腕把她往下拽。

再次落入水中,两条腿悬空被男人架在腰间,火热的**抵在穴口猛地顶入,终于充实,温言搂上他的脖子,亲他的唇,勾住他的舌头吸缠。

两人下身性器紧紧相连,在水中**,粗长的大**不断的**着怀里女人的**,陆曜反吸住她的舌头吻,吞咽着她口腔中的津液,不断的在她深处撞击。

“唔……”温言爽的夹紧了他的腰,任由他肆意的顶撞。

番外10温泉play2

情浓之时,温言指甲用力抓挠着陆曜的肩膀,挺动着臀部迎接他狠劲的**,跟随他的**频率不断淫声**。

水下**比平时顺滑太多,壮硕的大**每次插入都会直捅到穴深处,**碾磨着宫口,一次次的撞击着她的敏感处;看到她嫣红的脸,陆曜粗喘着气含住她的下唇,托高了她的臀部,让她双腿紧紧盘在腰间,“在这里**舒服吗?”

“嗯。”温言眼眶朦胧,双手覆上他英俊的面孔抚摸,“很久没有被四哥操的这么舒服过了。”

“以后经常带你来。”陆曜抵在她额头,**又往她穴深处顶进了一寸,耻骨与她紧贴的不留一丝缝隙,“这个度假村是晏宋的,想过来随时都能来。”

晏宋对外的身份是商人,但真正出钱的未必是他。

温言知道朝唐都有陆曜的股份,这个度假村肯定也不例外,“四哥还瞒着我投资了哪些?”

“晏宋名下的产业我都有投资,他头脑聪明,很会做生意。”陆曜吻着她的唇向下,埋头在她颈窝吮啃,“我已经把股份全部转到你名下。”

“四哥什么时候转的?我怎么不知道?”

“要是被你知道,你肯定会拒绝。”太清楚她的性格,不喜欢太过商业化的生意。

不想在**的时候谈论这些话题,从她穴里拔出**,将她转过身去,后入的姿势沉入,两手揉着她的**快速的**顶撞。

“啊啊……”再次被带入**的漩涡,温言爽的趴在石头岸上,撅高了屁股被他用力的顶磨,腰臀不断的扭摆,肉璧收缩紧致,吸咬着他的**,“唔……四哥轻点……太快了……”

嘴上求着轻点,但穴里却爽的不断往外吐淫液,淫液与水相融,下面黏滑一片。

……

在水中做了十几分钟后,陆曜将温言抱上岸,让她趴在躺椅前,再次后入的姿势充实着她饥渴的肉穴,听到她恍如天籁的呻吟,爽的根本就不想射精。

但温言却经不住这种**,膝盖跪的发红,结合处不断涌出掺杂着水渍的淫液,两团丰满的**被顶的乱晃,“啊啊……要不行了……四哥……”

陆曜快速拔出,将她抱起,坐在躺椅上,让她跨坐在**上,摁住了她的臀部不让她移开。

“唔……”温言挺腰抬臀,仰着头呻吟,“好爽……啊啊……四哥给我……唔……”

奶头被他咬住吸吮,感觉他的**突然快速**了起来,知道他快射精了,叫的更浪,“嗯啊啊……要精液,啊啊……射给我……”

陆曜没再控精,顶磨在她宫口狠劲的撞,将滚烫的浓精射在了她穴深处。

温言被烫的宫口痉挛,抱紧了他的头迎来第二次高氵朝。

事后温存,陆曜相当温柔,帮她把精液全部抠挖了出来,还向她许诺以后绝对戴套,“有年年一个就够了,再多一个孩子,你眼里会更加没有我。”

“四哥不想要女儿了?”

“想。”亲吻她的唇,“但比起想要女儿,我更想让你轻松点。”

一个孩子都已经让她牺牲了自己的事业,如果再多要一个,就违背了她的初衷。

番外11四哥吃醋

陆曜发现了那枚黄金挂坠,看到温言已经睡着,没有问她是谁送的。

第二天离开了度假村回到陆家后,温言主动告诉陆曜昨天有见过盛西决,“他还送给我们儿子一个礼物,我没拒绝。”

将挂坠从盒子里拿出来,知道这个男人不太想听她提到盛西决,“回头等他把孩子找回来,我再还他礼物。”

“随你。”陆曜知道白菲去了美国,还生下了一个儿子,比年年大几个月,以白菲的性格,孩子应该是盛西决的,“你告诉他白菲生了孩子?”

“他心里应该是有白菲的,白家把他整那么惨他都没有任何怨言,以他的性格,如果单单只是因为白家的势力,他不会不反抗。”

“你倒是挺了解他。”

“……”这是吃醋了?

温言走过去坐在了他腿上,双手捧起他的脸,“四哥又吃飞醋了?”

“我不应该吃醋吗?”陆曜向后仰,让她趴在自己身上,“你爱了他七年。”

比他们在一起的时间都长。

温言吻了下他的下巴,“但我余生都会爱四哥。”

“这话我爱听。”陆曜扬唇笑着,心情看上去十分的好。

敲门声响起,温言从他身上起来,是婆婆林英送孩子过来了。

林英抱着孙子,还不忘提醒他们小两口:“顾老过来了,你们两个去前厅打个招呼。”

林英口中的顾老是已退休的前任总理顾华东,也是现任总统尚珺彦的亲姑父。m.yuzhaiwx

顾华东只有一女顾以安,是一名医生,现在叙亚当志愿者。

起初顾陆两家都有意撮合顾以安和陆曜,没等陆曜拒绝,顾以安为了躲避家里安排的相亲,直接填志愿,申请去了叙亚当志愿者,这一去就是两年多,这次调派温臣前去叙亚接的一批医护人员里就有顾以安。

女儿快回来了,顾华东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在前厅跟陆曜聊天的时候还向他打听温臣,“温家这个儿子听说还没结婚?”

陆曜点头,“嗯,还没。”

趁着没外人,顾华东压低了声音问:“有女朋友没?”

“……”陆曜余光扫了眼不远处抱着儿子的温言,四目相对的同时,也猜出了顾老的心思,“据我所知,他目前还没时间谈女朋友。”

“那就好!”顾华东一高兴,直接拍了手,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赶紧压低了声音,“我瞧着你们这帮年轻人里,单身的就温家这个儿子还算可以,就是不知道安安看不看得上。”

“您不怕再把安安给逼跑?”

“你这小子!哪壶不提提哪壶!”让顾华东忧心的就是女儿的婚姻,瞧着别人家孩子都结婚生子了,自己女儿却一心沉浸与工作中,别提心里有多着急。

陆曜提醒道:“您还是等安安回来后再安排,说不定她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有喜欢的人我这个当爸的也就不用这么发愁了!”顾华东连叹气。

……

顾华东走后,温言才问陆曜刚才他们都聊些什么,得知顾老想找人撮合女儿顾以安和哥哥温臣后,觉得倒也可行,“我还没见我哥谈过女朋友,过去他都是逢场作戏,真正带回家的还没一个,说不定见了顾老家这个女儿后真能看对眼呢?”

“温臣可降不住以安。”陆曜喝了口水,“以安要是放古代就是花木兰,穆桂英。”

“……那么厉害?”

“不止厉害,还很聪明,她要是从政,说不定连尚珺彦都不是她的对手。”

“……”温言打消了这个念头,觉得以自家哥哥的性格,也降不住这么优秀的女人。

*

第二天去了机场送哥哥温臣后,又跟陆曜一起前往总统府。

之所以要去总统府是因为尚珺彦担心苏晴太闷,因为自从苏晴回国后,没有出过总统府一次。

“珺彦担心苏晴会抑郁,想让你过去陪她聊聊天。”陆曜也心疼自家媳妇儿,“苏晴的性格现在变得很怪,如果实在相处不来,不要强迫自己。”

“苏晴还好,她只有面对尚珺彦的时候才带刺。”见过苏晴几面,觉得她是那种骨子里很温柔的女人,只是竖起了强势的外表保护自己,毕竟过去尚珺彦真的是伤她太深。

(总统尚珺彦和苏晴的文《她似毒》正在同步更新,那边算是一个小番外,也是宠文,想看他们故事的可一起加入书架追更,

这边番外是四哥和言言的婚后日常故事,照旧是剧情和肉并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