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和陆曜到了总统府,尚珺彦久久都未出现,半个小时后他才姗姗来迟,嘴角明显破了皮,白色衬衫领口下还有细碎的咬痕。

猜到他来这么晚都做了什么,温言有些尴尬,抱着儿子去了后院看苏晴,前厅留给他们男人。

温言走后,尚珺彦嘴角又开始渗血,用拇指擦掉,点上了根烟,冲陆曜自嘲笑道:“说句话你可能会笑我,我想放手了。”

“舍得放手?”陆曜问:“刚从尚珺墨手里抢回来她就要放手?”

“她跟我在一起一点也不快乐。”吸了口烟,喉咙发涩,“她连跟我**的时候想的都是尚珺墨。”

让一个男人最无法忍受的莫过于性背叛。

**的时候想着另外一个男人等于精神出轨,尚珺彦这样骄傲的男人,是不可能纵容自己女人一直这样“出轨”下去,只是,令陆曜没想到的是他竟会想要放手。

一直以来对他的印象都是得不到的,就算不择手段到底也要抢到手。

“想清楚再决定。”陆曜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到时候再后悔。”

“没有什么后悔不后悔的了,我以为把她抢到手后她的心里就能慢慢再有我,事实证明她不可能再爱我,她现在满心装的都是尚珺墨,与其让她不快乐,倒不如成全放她走。”这是尚珺彦纠结了很久才做的决定。

……

温言见到苏晴时,她正在补妆,眉眼间都透露出一种妩媚的风情,比过去要妖娆很多,如果说以前的她是清纯的栀子花,那么现在的她就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好久不见陆太太。”苏晴放下口红,撩动了下长卷发走到温言面前,看到她怀里长得像陆曜的儿子,感慨道:“好快啊,那时候你跟陆上将才刚结婚没多久,一晃眼连儿子都几个月了。”

“过的最快的就是时间。”

“对啊,时间留不住。”苏晴逗会儿小家伙,越看越觉得可爱,“小家伙长大后肯定像他爸。”

“他们都这么说。”温言觉得自己不擅长开导别人,想劝苏晴想开,让她多出去走走,却怎么都开不了那么口,只要一想到尚珺彦过去曾对这个女人做的种种,就觉得他是咎由自取。

闲聊了几句后,苏晴主动跟温言互加了微信,“我在北城没朋友,以后可以经常过去找你聊天吗?”

温言点头:“可以,我在北城也没几个朋友。”

“听说你是导演,欲画就是你导的?”

“嗯,是我导的。”

苏晴眼底流出羡慕的神色,“陆上将能娶到你这么优秀的女人是他的福气。”

“我们能在一起是彼此的福气。”

“那我跟尚珺彦在一起是彼此的晦气。”

“……”温言不知如何接。

苏晴笑,“开玩笑的,我跟他在一起可能就是上辈子欠他的。”

要不是欠他的,这辈子又怎么会跟他一直这样纠缠不清?

……

在总统府吃过晚饭才回家。

在路上陆曜也没问温言都跟苏晴聊了什么,看到儿子睡着了,他才将车速降下,在下一路口驶向辅路。

看到不是回家的路,温言疑惑:“四哥这是去哪儿?”

“很久没试过车上了。”

“车上?”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个男人所说话的意思,温言的脸唰的一红,“四哥这样纵欲好吗?明天就要回部队了,体力能跟上?”

陆曜将车停在一棵树下,熄火后来到后排座椅,看了眼婴儿安全座椅里的儿子睡熟的模样,将一旁的女人抱在怀里,摁在了自己腿上,“能不能跟得上你还不清楚?”

(四哥的体力好不好??)

m.yuzhaiwx

番外13 车震,衣帽间舔穴

灰暗的暖色路灯下,黑色路虎车在轻微的晃动,车上的陆曜尽量控制着力道和频率,**在温言的穴里缓缓律动,余光扫了眼已经睁开眼的儿子,后悔在车上做。

陆曜粗喘着气,张口吸了下温言的奶头,“射不出来。”

温言下身湿了一片,这种想要要不得的感觉更煎熬,“回家在做。”

“都做一半了让我停下?宝贝儿你不如杀了我,呲……”

她的穴故意收缩,夹的他**差点射精。

“小**!欠操!”摁紧了她的臀瓣不让她闪躲,**又快又狠的顶磨在她敏感的宫口。

“嗯……啊啊……”温言捂住嘴巴,不想在儿子面前叫出来,尤其是小家伙还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正瞪着大眼睛看黑暗中的他们,“四哥轻点……啊啊……”

两条手臂无力的搭在他肩上,身体完全由他掌控。

陆曜埋头在她**里,闻着**味奋力的在她穴里**,“叫出来,叫!像刚才那样夹紧我!”

“唔唔……四哥……年年在看……啊啊……你轻点……”意识到自己叫的太响,温言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堵住呻吟声:“唔……”

“年年还小。”陆曜眸底涌动着浓郁的欲火,从她穴里拔出来,让她跪趴在座椅上,后入的姿势插进了她湿滑的穴里,因为只有这种姿势才能让他在车上完全施展开,粗长的**快速的**进出,享受着她紧致的吸咬,双手嵌紧了她的腰窝,频率失控的狂顶着她的深处,“夹的再紧点!”

“啊啊……”温言低下头,屁股高高撅起,被他顶撞的穴里不断涌出湿滑的蜜液。

两人的身心早已契合,喜欢这种时候被他粗暴的操弄,只有这样才能早点结束折磨。

十几分钟后,陆曜拔出来**射在了她雪白的肉臀,拿起湿巾为她清洁干净后,又亲了口儿子的脸蛋:“今天很给力,没有坏你爸的好事。”

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过去小家伙前几次只要醒了肯定会啊啊大哭,吃奶才能消停,今天竟然一声没哭。

……

回到家里后,温言刚把儿子哄睡,又被陆曜抱进了衣帽间。

没有开灯的衣帽间里,温言背靠着衣柜,双手不断的抓挠着陆曜的头发。

陆曜正埋头在腿心处吸舔,每次被他唇舌舔弄,温言都舒服的抗拒不了,穴里流水还会异常的瘙痒,只想早点被他的大**早点充实,尤其是今晚在车上那次都还没到高氵朝,“四哥,插进来吧。”

陆曜吸嗦着她的**,双手抚摸着她小腹,在剖腹产那道疤痕上轻轻的磨挲,一想到她为了给自己生孩子所遭受的这些,就想狠狠的爱她,让她爽,让她幸福,原本计划的是多陪她几个月,现在却要提前回部队,心中有太多的愧疚。

舌尖顶着她的阴蒂,让她一条腿搭在肩膀上,手指在她的穴里抠挖,听到她娇媚的呻吟,心里才满足。

(《她似毒》那边满了1000珍珠,这边也会送福利,因为同时追两部文的读者多,珍珠只能两边分,最近珍珠都投《她似毒》就可以了,那边没满300珍珠,这边都会送福利。)

番外14四哥和言言角色扮演:偷情

**侵蚀理智后,温言脱掉身上的睡裙,双腿分开摁着陆曜的头,想让他的手指插入的更深点,“唔……好痒,四哥快给我……”

听到她淫荡的呻吟声,陆曜高挺的鼻梁来回蹭着她的阴蒂,舌苔不断刮挠着她的穴口和肉豆,手指每次拔出来都会沾满了淫液,拔出来手指伸到她嘴边让她吸吮。

温言吸舔着他的手指,像舔**那样用舌头裹着吸,透明的银丝从嘴角往下流。

陆曜起身亲吻她的锁骨,手指搅弄着她的舌头,搂着她的腰往开关处移动。

意识到他要开灯,温言气喘吁吁的摁住他的手,“别开灯四哥。”

陆曜已经摁开了灯,看到她脸颊潮红的模样,抵着她的头粗喘着气,“不开灯怎么看你的骚样?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发骚的时候有多美,看着你这张脸**是种享受。”m.yuzhaiwx

“唔……”温言一条腿环上他的腰,臀部前挺,让湿滑的穴口找寻他火热的**,不断的扭摆腰臀,“四哥插进来。”

**顶到了她的穴口,却不往里顶,“叫爸爸。”

张口咬他的唇,温言眼神哀怨,“坏爸爸。”

“不喜欢爸爸对你坏?嗯?”**顶了进去再坏意的拔出来,两根手指夹着她的**用力拉扯。

“嗯……”握住他的**往穴里塞,透亮的淫液不断流出来,痒的温言不断的咬唇,“爸爸快操我。”

“叫叔叔。”**猛地捅进去又拔出来,只想跟她尝试更多的角色扮演。

“叔叔,嗯嗯……叔叔快操我。”温言配合的叫着他叔叔,还故意勾引道:“我老公快回来了,叔叔再不操就没时间了。”

“你老公来了我也得操!”陆曜立刻兴奋起来,挺动着狰狞的肉根捅进了她温热的穴里,“我跟你老公比,谁的**更粗?”

“叔叔的粗,我老公的**太小了,啊……”

被他**狠劲的顶了下,温言痒的摇头,“叔叔轻点。”

“**!老公不在家就勾引我,”

“谁让叔叔的**那么大,人家被老公操的时候还想着叔叔的大**,老公一离开就扣着骚逼想叔叔。”

越听越兴奋,这种近乎于偷情的角色令陆曜眸色赤红,“以后不用扣,叔叔每天都过来操你!把你的骚逼操肿!射满精液后再让你老公回来接着操!”

“啊啊……叔叔好坏…唔唔……”温言沉浸与这种“偷情”中不可自拔,摇摆着肉臀,夹着他粗长的**不断的**,“叔叔快用力操我的小骚逼,啊啊……我要叔叔的精液。”

“真浪!”无法控制下去,转过她的身子后入的姿势狠劲的**着她的**,“这么浪,你老公怎么可能会满足你!”

“啊啊……我老公没有叔叔你会操,人家每次都能被叔叔操的来高氵朝,人家跟老公离婚嫁给叔叔好不好?让叔叔当老公。”

“敢离就操烂你!”回到了自己原有的老公角色,陆曜又快又狠的插着她的穴,双手用力揉她的**,啪啪啪的撞击着她的深处,近乎于失控。

(角色扮演都会安排上,冰激凌,人体宴,军营啪啪后面都会进行,还想看哪种场景式啪啪,四哥和言言都会解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