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分钟后,一通电话打破了团聚的惊喜。

温言看到陆曜接听电话的神色逐渐凝重,意识到自己今晚可能来的不是时候。

陆曜结束通话后站在阳台纠结了片刻,还是决定不隐瞒温言,“叙亚内战频繁,又有雇佣兵插手,前去支援的医疗团队被雇佣兵控制,为了营救温臣发起进攻,但失败了。”

温言正在给儿子喂奶,听到这个消息手颤了下。

怀里的小家伙像是感觉到了一样,松开她的奶头,眨巴着眼睛看向对面的爸爸。

陆曜走过去将他们母子一起抱在怀里,“只是下落不明,情况没我们想象中那么糟糕,你哥那么聪明,不会这么轻易栽对方手里。”

“四哥要去叙亚吗?”温言尽量控制住情绪。

“派其他人过去我不放心,我决定自己带人过去一趟。”

“……”温言点头,“先不要告诉我爸妈。”

“我已经先请尚珺彦把时事新闻压了下来。”

“四哥明天几点走?”

“现在就出发。”陆曜亲吻了下她的额头:“只有去了叙亚才知道那边具体的情况。”

……

陆曜走之前,派人将温言和儿子送回陆宅,凌晨两点带领一支精英部队登上了飞往叙亚的专机。

尚珺彦早已提前在机场等候他们,临行前拍了下陆曜的肩膀:“记住,回来时一个都不能少。”

晏宋趁着飞机舱门关闭前赶到,身上穿的是五六年都未曾碰过的军装,还跟陆曜和尚珺彦打诨:“温臣那小子指不定躲哪儿偷喝酒呢,我得亲自去叙亚把他给揪出来。”

注视着晏宋走进去,舱门关闭后,尚珺彦眉宇紧蹙,因为他知道这架飞机一旦起飞意味着什么,温臣在叙亚生死不明,那边战乱升级,z国驻叙亚大使馆都被炸了,很明显对方是故意挑衅。

回到总统府后,尚珺彦下达了新的文件,派专机过去撤回z国侨胞,中断对叙亚的一切支援。

*

温言一夜未眠。

婆婆林英过来陪她,帮着照顾儿子,言语间都是安慰。

但等待消息的日子里是最煎熬的,陆曜去了叙亚后只报了一次平安后就再没消息,因为他所在的地区被雇佣兵切断了信号。

温言每天都会盯着手机发呆,还会经常浏览外网的新闻,时刻关注关于叙亚战乱。

辛冉那边并不知道晏宋去了叙亚,只觉得之前黏自己不行的狗男人突然就没了消息,还以为他是新鲜期过了,又有了新的猎物,给温言发消息还吐槽:“狗男人就是狗男人,前阵子就跟牛皮糖一样黏人,现在突然就不搭理我了。”

温言想告诉辛冉:晏宋有可能去了叙亚。敲下了一行字点击发送时选择了删除,因为晏宋这样不告而别肯定是为了不让她担心。

而苏晴那边,自从总统府颁布中断叙亚一切支援后,就再没见尚珺彦回来过,她还发现门口没了看守的保镖,去哪里都再没车跟着,好奇之下给尚珺彦发了微信,对话框却提示:“您还没添加对方为好友……”

尚珺彦把她给删除了?

(这几天更新太渣,继续福利章节)

(继续给四哥和总统求珍珠~)

番外18辛冉去叙亚

一周后。

叙亚战乱再次升级,炮火开始蔓延到居民区,当地公民纷纷拖家带口的逃离家园,开始寻求避难所。

z国大使馆被炸,医疗救援队下落不明,派去叙亚的维和部队也不断有伤亡,当地侨胞全部撤离,关于叙亚的战争每天都会登上实时热搜,全球不同国家的公民开始组织游行呼吁“世界和平”。

但一些国家的元首依旧插手叙亚内战,不断提供军火,煽风点火的升级战争。

直到三天后,两张叙亚战乱照片刷爆了网络:一名瘦小的女孩紧紧的抓着废墟中妹妹的手,女孩脸上流着血,使出全身的力气抓着快掉下去的妹妹。

还有一名父亲抱着被生化武器致死的孩子泪流满面,眼神中的无奈以及对人性的绝望刺痛了所有看到照片的人。

辛冉看完照片后,毫不犹豫的在申请栏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见到温言后表明了自己的决心:“我以前一直都很羡慕你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因为我根本没办法像你那样自由的选择的生活,但现在我才明白真正束缚我的不是我爸,是我自己,我太胆小。”

“你都不知道我申请叙亚当战地记者,签下名字后是有多开心,我终于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哪怕前方会有危险,但当一名战地记者一直都是我的梦想,没有战地记者用镜头记录,我们这些人根本不知道战争到底是有多残酷。”m.yuzhaiwx

温言知道辛冉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名战地记者,毕业回国在北台工作,能感觉到她一直都很压抑,因为在北台当导演束缚太多。

辛冉临走前递给温言一张银行卡,“你帮我保存吧,实不相瞒,这里面都是我这些年写小黄文挣的稿费,嘿嘿,没想到吧?我还写小黄文呢。”

“苏南是你?”温言直接说出她的笔名。

“你怎么是我?”辛冉很惊讶,眼睛瞪的溜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偏执欲》我追到了最新章,之前盛西决公司买下了《偏执欲》的影视版权准备改编成18禁的电视剧,他找到我,让我当这部剧的导演,我看到一些情节后就联想到了你。”

“靠!盛西决真有眼光!竟然是他买的版权!”辛冉激动的不行,跟温言讲了自己一开始写**小说的初衷是放飞自我,哪知道被一些激进读者骂的狗血淋头,影响了心情就断更了,“如果我能从叙亚活着回来,我一定会把结局更出来的。”

她拍着胸脯保证,“我可是个从不坑的好作者!”

……

离别不再伤感,辛冉走之前还是笑着走的。

温言抱着儿子跟她挥手,内心却有很多的不舍,身边的人一个个的都去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她……一心只牵挂在叙亚的陆曜。

跟陆曜从没断联系那么久过,将近半个月没有他一点的消息,温宅那边,爸妈也有跟她来过电话问怎么联系不到哥哥温臣,每次她都说可能是信号不太好,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

又过了几天,辛冉的申请书得到了批准,跟着北台的大部队前去叙亚接替之前的同事,常驻叙亚实时报道战争的最新情况,临走前又去了朝唐,依旧不见晏宋。

她觉得是自己之前多想了,晏宋那样的花心男只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找她解乏,现在有了新的乐子,自然就把她给忘了。

心里这样想的同时,她发现自己心里很失落,可能在潜移默化中自己早已习惯了晏宋的“黏人”,打不走,也骂不走的狗男人,长得还帅又多金,嘴甜的不行,床上功夫还好,哪个女人能不爱?

(苏南现实中可不是战地记者!我就是为了符合辛冉小黄文作者的身份!才用了基友的身份!满足下自己的恶趣味而已!!!!莫当真莫当真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