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后,年年一周岁生日。

因为陆曜的双腿还没完全恢复,陆家只办了家宴,宴请了至亲好友来陆宅参加周岁宴。

辛冉赶在小家伙周岁宴前回了国,抱着帅气的小伙不断的诱导他叫干妈,“来乖儿子,叫声干妈听听,把干妈哄高兴了,以后天天给你买糖吃。”

不远处的晏宋看到她这副欢喜的模样,想起她在叙亚见到自己不断躲避的模样,心里就一阵堵,长达半年两人见面都像是陌生人,就好像之前在北城是假暧昧了一场。

叙亚那种战乱环境下,晏宋将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部署备战上,根本不能分心想恋爱的事情,如今已经回国,他发现自己好像没办法再恢复成往日吊儿郎当的模样走过去跟辛冉调侃。

跟陆曜在室外抽烟,晏宋隔着玻璃望了眼笑脸盈盈的辛冉,“四哥,我现在很自卑怎么办?”

陆曜坐在轮椅上吸了口烟,“哪方面自卑?”

“各方面都自卑。”他自嘲的笑道:“你说咱们明明是保家卫国的军人,没有咱们军人,z国哪来的岁月静好?可我他妈的就是自卑!我总觉得我的这种身份不配恋爱更不配结婚,因为我总认为自己活不久,说不定哪天就为国捐躯了。”

“滚!”烟头扔掉,陆曜冷瞥了他眼,“军人的担当不是只呈现在对国家上,还有家庭;誓死报效祖国是军人的职责,保护好自己的命,让自己活下去是对家庭的负责,你要是只想着为国捐躯就早点退伍,我手里不需要你这样的兵。”

“别呀四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晏宋求生欲极强,“我就是看上个姑娘,那姑娘因为我是军人的身份,又把我打入冷宫了。”

“好好想想姑娘拒绝你是因为你是军人,还是嫌弃你不靠谱太花心。”

“我以前那都是逢场作戏!”

“你觉得自己是逢场作戏,姑娘可不那么认为。”陆曜点到为止,扫了眼正跟温臣聊天的辛冉,“瞧见没?温臣跟你一样都是军人。”

晏宋一瞧,辛冉跟温臣聊得那叫一个开心,这心里的火立刻升起。

……

辛冉去了趟洗手间,出来时被晏宋堵在门口:“凭什么?”

“……”什么凭什么?这男人怎么一回北城就胡言乱语?

“我问你凭什么!”晏宋表情严肃,没有了过去的玩世不恭,“我跟温臣都是军人,凭什么你要对他笑却躲着我?”

“……”兴师问罪这是?

辛冉冷笑,“不凭什么,就想对他笑。”

晏宋眼眸腥红,“喜欢他?”

“不讨厌。”

“所以你这话的意思是讨厌我?”

辛冉没回答等于默认。

晏宋立刻就笑了,“讨厌我还睡我?”

听他又提起醉酒那晚,辛冉脸一红,“我之前已经跟你说清楚了,我那晚喝醉了。”

“你醉了我没醉,那晚你有多爽,我比你清楚。”

“你不也爽了!”

“你那晚高氵朝了三次,我只射了两次,还欠我一次。”

“……”他这什么意思?

晏宋目不转睛的逼视着她,“欠我的那次今晚还我。”

番外26没有前戏的闯入,(辛冉和晏宋的剧情肉)<他似火(军婚高干婚恋)(臣言)|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roцshuwц(肉書箼) 祛棹┽號/8312367

番外26没有前戏的闯入,(辛冉和晏宋的剧情肉)

周岁宴结束后,刚抵达朝唐被晏宋抵到门背上时,辛冉就意识到自己有点脑抽,怎么就答应这个男人了呢?

老狐狸一样不说,明明是军人,偏偏卧底商圈,还进军娱乐圈开了经纪公司,都传他将自己手底下的女艺人都潜规则了一遍,后宫女人定期换,这样一个花心大萝卜,自己竟然还跟他跑来啪啪?

“后悔了?”捏起她的下巴,拇指在她娇嫩的肌肤上磨挲,看到她这张嫣红的小嘴,忍不住想一亲芳泽,“后悔也没用,欠我的必须补上!”

“我又没说不补!”辛冉没了耐心,伸手就将裙摆掀起来,把内裤脱掉扔在鞋柜下,“赶紧的!我赶时间,你最好速战速决,我要是12点不回家,我爸又该催了!”

晏宋被她这样搞的突然没了性致:“你这女人还真是个奇葩!我他妈的喜欢上你就是纯找虐受!”

拿起内裤塞裤兜里,朝客厅走去。

辛冉在心里骂他是老狐狸,走就走呗,还拿走她的内裤,这不明摆着预防她离开?

跟着来到客厅,看到他又从冰箱里拿出酒,酒瘾就上来了,在叙亚半年多的时间里几乎不碰酒,回国后一直没有机会过酒瘾。

看到她那双发亮的眼睛,晏宋摇晃了下手中的酒,“你这女人上辈子一定是个酒鬼!”

“你才酒鬼呢!”夺过他手中的酒,倒了杯喝,冰凉的液体滑过喉咙,想念依旧的酒香味,辛冉舒服的扬起嘴角,“这酒不错,还挺好喝的。”

“我自己酿的,下次想喝了带你去我家,酒窖里的酒任你喝。”

又喝了杯,辛冉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眼神不屑的从面前男人身上扫过,“就你那点酒量,酒窖里的酒就是摆设品,在你手里也是浪费。”

话刚落,一张房卡飞到了她怀里。

晏宋将自家的房卡扔给了她,“想喝了自己就过去拿。”

“啧啧,真大方。”辛冉将房卡丢在茶几上,“不过我不需要,谁知道你安什么心呢。”

“你这叫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哥哥我要是对你不安好心,在叙亚你不搭理我的时候,我早就把你给就地正法了!”一提到在叙亚他就生气,“我就不明白了,在叙亚看到我怎么像见到瘟神一样躲着我?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哪敢,我那不是忙吗?”

“忙到跟哥哥我说句话都没时间?”m.yuzhaiwx

辛冉干脆放下杯子改对瓶吹,“你不也忙的没时间搭理我?”

晏宋顺手拿起她刚放下的酒瓶,也跟着对瓶吹,“我总不能过去自找虐?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再被你这小丫头当众羞辱?哥哥我还要不要脸了?”

“在叙亚知道要脸了?回北城后怎么又开始不要脸了?”

“能一样吗?出了国门就代表z国。”晏宋气馁的放下空瓶,不想再跟她继续贫嘴下去。

辛冉也说累了,闭上眼睛仰躺着,沉默了几分钟后才认真说道:“咱俩没戏,当炮友还行,但真谈恋爱不适合。”

“操!”晏宋直接爆粗。“你还想白嫖?”

“你不也爽了吗!什么叫我白嫖!”

晏宋气得上气不接下气,觉得跟这女人根本不能讲道理!就应该先操一顿再说!操的她没了力气就老实了!

走过去将她的手禁锢在头顶,两腿压着她的腿不让她乱动,“我告诉你辛冉,明个我就去向辛老提亲,要是辛老不同意把你嫁给我,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只要有我晏宋活着有口气在,你他妈的就别想嫁出去!”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解开皮带掀开她的裙摆,没有前戏的握住胯间火热的**抵到她穴口摩擦,直到她的**开始湿润,才猛地挺身沉入。

“唔……”突然闯入,太久没有充实过,疼的辛冉掐住了他的手背,用膝盖顶他的腿赶他出去。“疼!晏宋你混蛋!”

“不想疼就别他妈乱动!”在性上面晏宋也是生手,除了醉酒那晚两人毫无技巧的做了一整夜,**被她这样夹着,再加上来回扭动,差点就忍不住射出来!

射出来那就真丢大人了!

(先辛冉和晏宋的肉,再四哥和言言的大肉!)

(继续为隔壁总统求珍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