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冉不断的呻吟**,脾气暴躁的她长相却是甜美范,就连说话都是又甜又娇柔,这种反差给晏宋的感觉就是:这女人真他妈的甜!像水蜜桃一样又甜又嫩,鲜嫩可口水又多,尝过了就记住这种味道,根本忘不掉。

又想尝她的味道了,那晚只舔了几下就对她的骚水上了瘾,要是能对准了她的穴又吸又舔,晏宋觉得自己绝对能疯掉。

光是这样想,他的舌都开始在她的口腔中肆虐的横扫,吮吸着她口腔中的津液,像喝水一样吞咽着喉结。

“嗯……唔唔……”要死的感觉,爽死那种,辛冉指甲隔着衬衣掐进他肩肉里,双腿紧紧的夹着他的腰,**不断的收缩痉挛,大脑中一片短暂的空白,“唔……”

高氵朝了。

晏宋被她这一下夹的差点射,**被她流出来的阴精烫到,疯狂的顶了十几下后,**的频率近乎于失控。

“不要射里面!”辛冉赶紧推他,却根本推不开,“唔……”

滚烫的液体一股股的射在宫口,穴里开始有了涨的感觉。

白灼的精液从结合处渗出来,舒服的晏宋粗喘着气,捧起她的脸再次一顿深吻。

……

事后辛冉自责的不得了,觉得特对不起今天的相亲对象,给温言发了微信道歉,觉得还是不见了。

温言正依偎在陆曜怀里看着儿子在草地上步伐不稳的走路,收到辛冉的道歉消息,回复了一个问号:【?】

【晏宋不在朝唐?】?

辛冉扫了眼正在系皮带的男人,心想着跟他什么关系?

突然,她眼睛一瞪,后知后觉的从沙发上坐起身,冲晏宋暴吼:“我去你大爷的晏宋!你敢戏弄我!”

看到她手里拿着手机,猜到她知道了真相,“最近天气干燥,别总上火,上火对你们女人皮肤不好。”

“滚!”辛冉抬脚要踹他,脚腕却被他攥住,“相亲对象明明就是你!你还一个劲的骗我!把我当傻子吗!”

“要是不骗你,你刚才会有那么爽?”再次将她压在身下,把她双手禁锢在头顶,看到她这副懊恼的表情,诱哄道:“别生气宝贝儿,一会儿我们一起回去看岳父大人。”

“岳父你妹!我爸才不会让我嫁给你这样的女婿!”

“你可说错了,岳父大人对我满意的不得了,那酒他也喝了,一直夸我酿的好喝,回头我给岳父多送点,让他喝个够。”

辛冉服了晏宋的没脸没皮,一想到来之前父亲说的对今天的相亲对象满意的不得了,就觉得他绝对是被这男人的外表骗了。

晏宋没有继续贫嘴,恢复了认真的模样,亲了下她的唇,向她许诺道:“结婚后我就会辞去朝唐的职位,回部队安心当你喜欢的兵哥哥。”

“谁说我喜欢兵哥哥了!”

“不喜欢兵哥哥你还对温臣笑那么厉害?”

他这是把温臣当成了假想敌。

“我把温臣当哥哥。”辛冉气得咬唇瞪他。

“哥哥也不行!他就一陌生人!以后不能再对他笑,我会吃醋,喜欢叫哥哥就叫我,哥哥我绝对会好好疼你这个妹妹。”说话的同时,再次挺腰顶了下她没穿内裤的肉穴,“尤其是这里的小妹妹。”

(晏宋这类蔫坏的男人最好写!狗总统那种深沉货,我是写的又爽又心累!没办法!谁让我不喜欢写重复的性格男主!你们喜欢闷骚深沉男的,快去看隔壁总统的追妻火葬场!)

番外33再见沈城,沈澜的堕落,(剧情福利章节)<他似火(军婚高干婚恋)(臣言)|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roцshuwц(肉書箼) 祛棹┽號/8317420

番外33再见沈城,沈澜的堕落,(剧情福利章节)

温言没再等到辛冉的回复,有点担心她。

见她要给辛冉发视频邀请,陆曜将手机夺回,“他们这会儿应该在忙。”

“忙什么?”

看到她这副疑惑的模样,觉得有点呆萌,揉了下她的头:“都说怀孕傻三年,以前我不信,现在我有点信了,因为我老婆现在就没以前聪明了。”

“我哪有傻!”温言推他的手,突然回过神来,明白辛冉和晏宋在忙什么后,脸立刻就红了。

“这会儿知道自己傻了?”陆曜宠溺的将她搂到怀里,吻了下她的额头,“咱们马上就有喜酒喝了。”

不远处的小家伙看到他亲自己妈妈,立刻嗷嗷大哭,嘴里还奶声奶气的喊着:“不要不要……麻麻不要……”

自己儿子不让亲老婆,陆曜无奈的离开温言的额头,“瞧见没?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喜欢儿子的原因。”

嘴上这样说,他还是起身走过去抱起儿子,捏了小家伙的高鼻梁,“不想要妹妹了?爸爸不亲妈妈,你哪会来妹妹?嗯?”

温言坐在长椅上听着这男人诱哄的儿子话,才觉得自己是真的嫁了个老油条,都到现在了,她还觉得自己当初是真被他的外表欺骗了。

陆曜走过去让儿子也亲了下温言的额头,“现在满意了?”

小家伙眼泛泪光的笑着,又亲了下他一口。

这下子把他给乐开了花,回亲了下儿子一下,“还算有点良心,不枉爸爸我疼你一场。”

温言看着他们父子的互动,只觉得岁月静好。

……

一周后。

温言独自一人前去探视许久未见的沈城,因为这一天正好是他们被绑架的那天。

沈城瘦了,也有些黑了,但他身上的气场还是没变,依旧强大。

温言看着他,冲他微微一笑,“好久不见沈哥哥。”

“好久不见。”沈城凝视着她,知道她已经升为人母,“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已经一周岁了。”

“男孩好,男孩糙养省心,女孩子总得担心她,怕她长大后会被坏人骗走。”

“所以你才把沈澜保护的那么好,就怕她会被骗走是吗?”温言提起沈澜是因为她因为卖淫醉被抓了好几次,每次她都是屡教不改的继续出卖身子,就算陆曜给了她钱,她还是照样站街任凭各种男人对她进行羞辱。

沈城坐牢已经两年,期间从未见过沈澜,也不知道她的消息,听到温言提起沈澜,猜到了她这次来看自己跟妹妹有关,“找到sara了是吗?”

“下次我来看你带她过来。”

“她不会来看我的。”沈城自嘲的勾起唇角,“她恨我这个哥哥。”

“后悔对她的溺爱吗?”

“后悔有用吗?”

温言沉默了一分钟,始终没提沈澜有多堕落,临走前才又重复提醒:“沈哥哥,无期徒刑等于等死,等死的期间你应该选择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因为沈澜还需要你。”

(沈城跟沈澜是骨科……)

番外34沈城出狱(福利章节)

沈城提出要见陆曜,不再像过去那样坚持等死,选择用赎罪的方式当卧底潜入另外一个人口贩卖集团。

陆曜接他离开监狱,在监狱门口递给他一支烟,“怎么突然想通了?”

“没什么想通不想通的。”沈城笑容无奈,“反正都要死,不如死的快点。”

知道他目前还很悲观,陆曜将沈澜的地址给了他,“死之前先去看看sara,她现在很需要你。”

接过地址,沈城目光微淡,“她需要的是你,不是我这个哥哥。”

陆曜没再回复他,扔给他几把钥匙还有一张银行卡,以及一张身份证,让他以崭新的身份在北城生活下去。

……

温言下厨做了饭,陆曜回家后将拐杖放在厨房门口,步伐缓慢的走到她身后,双手环上她的纤腰,埋头在她颈窝亲吻,“怎么又下厨做饭了?”

“阿姨今天有事回家了。”用勺子盛了口汤,送到他嘴边:“尝尝淡不淡。”

张口喝下汤,陆曜称赞道:“我老婆熬的烫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喝。”

温言瞥了他眼:“再夸我,下次我就放三勺盐让你喝。”

“别说是盐,就算是毒药我也照喝不误。”手向下将裙摆往上掀,掌心直接覆上她的腿心,摸到有层海绵后,陆曜有些失望,“大姨妈什么时候来的?昨晚不是还没有?”

“早上来的。”关掉火,温言转过身搂上他的脖子,“四哥也应该休息休息了。”

毕竟自从腿好了后,他太过纵欲。

手掌改向上,握住她丰满的**用力揉,“前阵子躺床上休息够了。”

任凭他揉,温言舒服的仰头亲吻他的下巴,反正无论多失控都不会擦枪走火,知道这个男人**再旺盛也不会浴血奋战。

陆曜气息灼热,低头含住她的唇,“年年呢?”

番外35四哥和言言暧昧摩擦(福利章节)

“睡了。”回吻着他,开始贴向他的身体摩擦,“四哥今天去哪儿了?”

“去接沈城了。”摁住她的臀,胯间勃起的**隔着那层海绵顶在她私密处磨,“他答应当我的卧底了。”

“真好。”m.yuzhaiwx

温言打心底为沈城高兴,因为小时候听沈城说过长大了想当一名警察,虽然一开始走错了路,好在现在迷途知返,还用余生赎罪。

“喜欢过他吗?”陆曜趁机发问,只为了看看这个女人的反应。

温言笑他,“四哥还吃飞醋?”

“儿子的醋我都吃,哪差一个沈城?”

“认识沈城的时候我才七岁,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哥哥比我的哥哥要好,他会哄妹妹,给妹妹买糖吃,从不欺负妹妹,不像我哥温臣总是跟我抢东西。”回想起那段曾遗忘多年的记忆,温言才意识到为什么沈澜讨厌自己,“四哥知道吗?沈城特别疼他妹妹,福利院的孩子都很羡慕沈澜,我也羡慕,总想着也有一个像沈城那样的哥哥。”

“所以你对沈城不是喜欢,只是想有一个他那样的哥哥。”

“嗯。”温言点头,“谁不想要一个疼自己的哥哥?只是,我那时候忽视了沈澜的感受,沈澜潜意识里可能觉得我是在跟她抢哥哥,才会那么讨厌我。”

提到沈澜,温言问:“四哥告诉沈城沈澜现在的情况了吗?”

“没有。”陆曜托起她的臀将她抱起走出厨房,来到客厅后把她压在沙发上亲,“有些事情要让他自己去亲眼见到。”

毕竟那个男人不是一般的执拗。

温言没再继续聊沈城和沈澜,跟陆曜窝在沙发里耳际厮磨了许久,每次舌吻到快失控都会离开彼此的唇平息下体内的躁动,实在难受了就任由这个男人隔着那层海绵多顶几下。

经期的**更旺,因为明知道想要要不到,才会更加饥渴。

陆曜身后隔着海绵揉她的逼穴,嗓音暗哑:“怎么办?根本操不够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