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和陆曜前脚离开朝唐,温臣也没多待。

一心数钞票的辛冉正用手机计算器算今晚赢了多少,晏宋坐在她对面眼眸微眯的吸着烟,像足了一只瞄准猎物的老狐狸,“赢了多少?”

辛冉看了下金额,“现金两万,嘿嘿,够我买个包了。”

“看上哪个包了?哥哥给你买。”

“……”汗毛瞬间竖起,辛冉抬头环视了下四周,“温臣也走了?”

晏宋慵懒的吐了口烟圈,“走了有一会儿了。”

“那我也该走了。”把现金赶紧装进包里,拎起包就要起身走。

晏宋也不急,手指轻弹了下烟灰,唇边溢出狡猾的笑。

……

走出包厢后,辛冉才算是松了口气,手拍着胸脯安慰自己:还好那狗男人没追上来。

可转念一想,又好像哪里不对劲。

晏宋能这么好心?自己都到他的地盘上了,他能轻易放自己走?

到了电梯前,看到电梯故障,正在维修的提示牌,辛冉这心瞬间就低落谷底,17层要走楼梯下去,跟要她的命没区别!因为她最怕黑。

返回包厢,拿起包包就冲坐在真皮座椅上的男人砸了过去,“晏宋你大爷的!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晏宋及时接到快砸到自己头上的包,得意的舔了下唇,“妹妹又怎么回来了?难不成是怕黑?想让哥哥我送你?”

“送你大爷!”辛冉对他这种骚操作实在温柔不来,“你明明知道我怕黑,还故意把电梯给弄坏!你安的什么心呀你!”

“这回妹妹可冤枉哥哥我了,电梯出故障可不是我弄的。”

“鬼信!”

晏宋笑容宠溺的走到她面前,手伸出去刚准备捏她的下巴。

辛冉立刻扭头躲开。

“躲什么?”不给她躲开的机会,捏住她的下巴板正了脸,“哥哥我又吃不了你,再说了,你又不让我吃。”

意识到他说的是吃是什么意思后,辛冉恼羞成怒的要推开他。

晏宋有所准备,抓住她的双手向后推,将她抵在墙壁上,长腿一伸,用膝盖顶住了她乱动的双腿,“再乱动个试试!信不信我现在就吃了你?”

这招果然管用,辛冉老老实实的不动了。

虽说这招把她吓住了,晏宋还是有些不甘心,“舔的真的不舒服?就那么排斥被我舔?操的时候明明还是爽的,怎么轮到舔你就那种反应?”

辛冉脸一红,不想跟他谈论这种话题,“你能不能换个话题聊?”

“不想聊这个话题?那我换一个。“他嗓音突然低沉了许多,头缓缓低头,与她额头相抵,将她的双手禁锢在头顶,“为什么不当我女朋友?你的心里明明是有我的,为什么一直把我往外推?是我不够好?**不够粗?操得你不够爽?还不够格当你男人?嗯?”

前半句他还很正经,后半句竟又开荤起来。

辛冉羞恼:“张口闭口都是操!你就是个只会下半身思考的泰迪男!像你这种男人只适合当炮友,根本不适合当男朋友!”

晏宋咬了下后槽牙,自嘲的笑:“是,哥哥我就是泰迪男,只知道操逼,你不也爽了吗?哪次爽的不是高氵朝连连?我他妈的哪次操你的时候不顾及你的感受?哪次不是先伺候好你,让你爽了后我才射,炮友?呵呵,老子我要是找炮友,会找你这种事逼的女人?”

“那就别找我啊!干嘛像只狗一样死咬着我不放!啊……”

脖子被他狠狠的咬了口,疼的辛冉眼泪都流出来了,“你咬我干嘛!”

舔了下嘴角的血,晏宋邪魅笑,“你都说哥哥我是狗了,不咬你几口怎么对得起你给我的称呼?”42wgs.て噢m

(晏宋就是只狡猾的老狐狸,他跟辛冉是欢喜冤家。)

059脱了衣服让你摸个够。(晏宋vs辛冉)

辛冉瞬间被晏宋治的没了脾气,委屈巴巴的撅起嘴埋怨:“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呢!亏我当初还以为你是高冷绅士的男神!我就不该搀你的颜!我后悔死睡你了!”

“别后悔。”晏宋疼惜的亲吻她的下巴,向上吻去她的眼泪,“生气的时候多看看哥哥我的脸,哥哥的脸绝对让你百看不厌,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哥哥我可是校草,不少小姑娘给我送情书。”

“追你的姑娘多,你去找她们啊!总赖着我干嘛啊!”辛冉心里酸酸的,知道追他的女人多的不计其数,他手底下那些女艺人一个比一个长得漂亮,“你公司那么多漂亮的女演员,你随便找一个当女朋//友都比我对你好!”

“没办法,哥哥我抖m,就是喜欢被你这个小**虐。”下巴蹭着她的颈窝,张口不断吮吸她散发着香味的肌肤,反反复复的亲吻,呼吸愈发的粗重。

他下巴上还有胡茬,被胡茬蹭的颈窝又疼又痒,说不出来的一种舒服感,双手被禁锢无法将他推开,辛冉仰起头,被他吻的颈窝越来越痒,“别亲了,唔……”

晏宋又咬了她一口,咬完还检查她的脖子,看到红色的咬痕后,又埋头含住一块嫩肉用力吸。

“嗯……别吸那里,明天我还要上班,唔……”辛冉越是不让他吸,他吸的就越是用力,没一会儿脖子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吻痕,“晏宋,唔……”

晏宋吻上了她的唇,一条腿挤进她两腿间强迫她分开双腿的同时,松开她的双手,腾出手搂住了她的腰,宽阔的手掌隔着布料磨挲她的腰窝,长舌伸到她口腔中肆意的搅拌,勾住她的舌尖左右交缠。

辛冉的双腿已经软了,抵挡不住他的强势攻占,腰窝酥麻的使不出力气反抗。

每次都是这样,只要被他亲吻抚摸,她都很快缴械投降,身体不自主的回应,逐渐沦陷在这种极其暧昧的舌吻中,直到吻的失控增添了**的气息,双手会勾上他的脖子,伸到他衬衫里抚摸他光滑紧实的肩肉。

“帮我解开。”晏宋嗓音粗哑,含住她的下唇不松口,拉起她的手往领口处送,“脱了衣服让你摸个够。”

气得辛冉回咬了他一口。

晏宋疼的/直笑,任凭她咬,也不含疼,等她咬够了后拉住她另外一只手往鼓起的裤裆处送,“这里也帮我咬几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