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温山和刘芸谈论着陆曜这次出任务太过匆忙,埋怨说哪有刚结婚就走的温臣也不好数落什么,毕竟站在军人的角度上来说:军令如山。但看到自己妹妹孤零零一人,他这心里又挺不是滋味。还好,过于理性的她出戏比较快,在温家住了三天后,以回陆家为理由,早早的解脱了被束缚的生活。回到北城,温言首先让辛冉带着自己去看房子,她对住的地方比较挑,交通方便的前提是安静,环境好。辛冉开着车,趁等红绿灯的时候瞥了她眼∷“你自己放着陆家那么好的宅子不住,跑出来租房子干嘛怎么跟公婆处不来”“你还不了解我的性格我比较喜欢独居你公婆同意温言点头:“嗯,四哥走之前跟他们说过了我会搬出去住“那还好,你公婆比较明事理,要换上其他人,指不定还会怀疑你这个儿媳妇在外面有相好的呢,人家儿子前脚刚去执行任务,你就搬出来,一般人可不会放心的辛冉说的没错,换成其他人确实会多想,也不知道陆曜是怎么说服的他父母。房子租好了,月租三万的公寓,上

rou.ㄨㄚz下两层,紧邻北城华视城。

言选在这里是为了自己的工作做准备,她还是想做回自己的老本行,目前z国**片合法,但在尺度上要求很严每次有些导演满怀抱负的拍了些片后,送去过审时,都会被打压的体无完肤。许是不信邪,温言想尝试一下。辛冉笑话她堂堂温家的大小姐,放着家里的公司不待,非得跑出来拍小黄片这要是被陆薯条推文站家人知道了,那还得了在z国这样谈性色变的国家,身为名**片导演确实会引起很大的争议,但温言却觉得自己选择并没有错,性本就是美好的,是丑陋的人将性变的肮脏.房子收拾好到入住只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温言用这一周的时间投了不少的简历,期间也有一些公司朝她抛橄榄枝,无疑都是看中了她在国外的成绩。跟对方谈过后理念完全不同,找她过去谈的都是一些毫无剧情的三级片,果断拒绝,因为性不是色情。没找好工作前她也没闲着,接了纽约那边团队剪辑的活,白天剪辑,晚上追剧睡觉,生活过的充实而满足,要不是逛街遇到陆家人,她都忘了自己现在是陆家儿媳妇。远远望去,阮央站在试衣镜前,婆婆林英像是正在给她建议。辛冉纳闷道:“你这婆婆好像还挺疼这个干女儿的,婚礼那天你跟陆曜在忙着敬酒,这个小姑娘不知怎么回事就躲到边哭去了,还是你婆婆过去哄的,你说她是不是有病你们结婚大喜的日子,她哭个毛线”

“感动的吧。”温言浅笑着收回视线,转身准备朝电梯走。

“你不过去打个招呼啊?”辛冉拽着她的胳膊往前走:“我觉得那小妮子刚才肯定看到我们了,你要是不过去,指不定怎么在你婆婆面前说什么呢,走,我跟你过去会会她。”

看到儿媳妇,林英立刻将重心转移到了温言身上,vip休息区,坐下聊了聊天。

阮央那边还在试衣服,出来看到干妈正在跟温言有说有笑,脸立刻拉了下来,辛冉瞧见她这副哀怨的样子,猜的也**不离十。

告别了林英后,辛冉就开始提醒温言:“你以后还是得常回陆家,陆曜那个干妹妹实在太不对劲了,看你那眼神就跟看情敌一样,你别跟我说她对陆曜只是兄妹情深,我可不信。”

温言没再瞒,将买的干花小心翼翼放进后备箱,“她喜欢四哥。”

“我就说这小妮子不对劲吧!还真被我猜中了。”关上后备箱,辛冉一副经验老道的说:“都是千年的狐狸修成精,她以为扮成小白兔就看不到她的真实面目了?我就不信你们家陆曜看不出她的心思。”

“四哥跟我说了不用理她。”

“那也不行,我告诉你,回头陆曜来了后你可得跟他讲清楚,必须撇清跟这种小妮子的关系,谁知道她以后会作什么妖呢。”

温言点头听,并没有把阮央当成一回事,合约夫妇而已,没必要太当真。

……

半个月后,温言收到一家影视公司的邮件,通知她下周一过去谈谈,对方很有诚意,所回复的邮件里称呼她“seven”。

seven——温言的英文名字。

她所导的前几部影片署名都是seven。

温言出发前选了ol风穿着打扮,焦糖色大衣,里面搭配的是过膝的铅笔裙,长发很随意的盘起,显得慵懒正式也不刻意,香水只喷在了手腕和颈窝处,天鹅颈上没有戴任何饰品,选了低调的小众品牌包包,拎起车钥匙出了公寓。

来北城刚提的新车,白色奥迪q7,开起来也不会太显眼。

从住处开到对方公司只需15分钟,算上堵车不超过20分钟,距离还是可以的,温言想着,如果谈的还不错,决定合作试试。

可就是跟对方谈的太顺了,温言心生疑虑,脑海中浮现的是一张熟悉又有些陌生的男性轮廓。

是他?

“盛西决在这里吗?”

对面的面试官听到名字,明显一愣。

(本章剧情多,照旧免费,大家追文最划算,不定时福利免费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