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冉得知温言竟然要跟盛西决公司合作,视频里的她揭掉脸上的面膜,一脸的不敢置信:“言言你疯了?盛西决那样对你,你还跟他合作?你不怕他……”

“他不敢。”知道辛冉担心的是什么,“我可是陆家的儿媳妇,盛西决前妻是白市长的女儿白菲,他公司开在北城,陆白两家都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

话虽如此,辛冉还是担心:“言言,我担心的是万一盛西决把三年前纽约那次事抖出来,如果被陆曜知道……”

温言正在往花瓶里插花,手上的动作停下,一脸释然:“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如果四哥有一天知道了,不能接受不完美的我,也没关系;男人并不是我的全部,我没必要太过在意他们对我的看法。”

辛冉最羡慕的就是她活的通透,不会因任何人改变自己的初衷。

哪怕是三年前遭遇那样的事,快要谈婚论嫁的男友盛西决因为不能接受她的不完美直接不告而别,这个女人照样精致生活,绝不颓废。

女人能活成她这样,足矣。

……

温言跟盛世合作后,先签下了一年的临时合约,她的性格向来如此:合作愉快就续,绝不签长约。

一个月的时间内,通过招聘筛选,温言成立了自己的拍摄团队,接下来只剩下演员的敲定。

盛西决提出要去北城圈内最大的经纪公司挑选几个拔尖的演员,到了地点温言才想到这家公司是宋唐国际旗下,没记错的话,陆曜那个好兄弟晏宋好像就是这家经纪公司幕后的老板。

说也巧,第一次来宋唐就碰到了晏宋。

盛西决很可能不知道晏宋跟陆曜的关系,毕竟一个军区上将,一个是影视圈大佬,不知道的话,很难想到他俩还有关系。

一起挑选演员的时候,盛西决各种放权给温言,不经意间看温言的眼神很容易就暴露出内心真实的想法。

期间温言撞上晏宋耐人寻味的眼神,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并没有解释,这种关系只会越描越黑。

敲定了配角后,女主和三个男主还是空缺。

都凌晨了,温言还在一边吃泡面,一边翻看送选人员的照片和视频,桌子上的手机振动响起,顺手拿起,看到屏幕亮起的微信消息,平静了几个月的心再次加速跳跃起来。

四哥:【如果没睡,就发个定位给我。】

陆曜回来了……

*

温言想过再见陆曜的场景,或是他突然出现给自己一个惊喜,又或者是通过哥哥温臣口中得知,这般平淡的出场方式,完全不在她的预想范围。

打开门看到他手里拎着行李箱,皮肤比三个月前黑了不少,灰色大衣肩上还有零星的雪花,“下雪了?”

“嗯,刚下。”陆曜拎着行李箱走进来,看到她打开鞋柜后无措的眼神,猜到了是没有准备男士拖鞋;脱下黑色皮靴,弯身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来一枚浅粉色的小盒子和一枚浅紫色的盒子,“平安夜圣诞节的礼物。”

“……”这两个节日都已经过了,还有8天就要过年了。

温言反应过来是这个男人补的礼物,接到手里,“谢谢四哥。”

她接到手里没有要打开的举动。

陆曜提醒她:“打开看看。”

“奥。”rou.ㄨㄚz

不知为何,温言今晚有点慢半拍,可能是跟眼前男人有点生疏的缘故,毕竟长达三个多月没见。

一条香槟色钻石手链和白钻项链,虽然没有了外观包装和品牌说明书,但净度,颜色和切工,再加上是眼前这个直男送的,绝对不是普通的钻石。

温言先收了起来,转身瞧见陆曜脱去了上衣,露出结实的肩肉,背部明显增加了几道新疤痕后,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有点疼……

察觉到身后的视线,陆曜很快便拿起备好的浴袍披上,朝对面浴室走去。

听到水声,再看了眼床上男人的军绿色衬衫和裤子,温言才真正意识到这个男人是真的回来了。

片刻的恍惚后,叠起了衬衫和裤子,意识到他可能是下了飞机就往这边赶,“四哥,你饿不饿?我给你煮碗面?”

水声掐然而止,低沉磁性的嗓音:“好。”

……

凌晨两点半,温言才跟陆曜一起躺下。

黑暗中温言睁着眼睛,总觉得这次陆曜回来变了,不似之前那样主动会撩,变得过于沉默冷静。

没等她问,陆曜先开了口:“我们这次任务去了10个人,只回来三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