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陆曜留宿在温宅,温臣提议斗地主,人不够,拉了不懂牌的温言凑数。

温岚也在,还有几个远房亲戚家的哥哥,五个人一起玩斗地主。

温岚坐的位置挨着陆曜。

温言不喜欢温岚这种小绿茶,直接拉了椅子坐在她对面,一点也不想挨她。

长辈们看到后,都误以为温言是避着陆曜,毕竟白天的宴席散后,都能看出来老爷子是想撮合自己孙女和陆家这个小儿子。

刘芸还低声跟老公温山说:“言言好像不喜欢陆老家这个儿子,跟爸说吧,别硬撮合了,言言什么性格你这个当爸的又不是不知道,万一她哪天脾气上来了,再飞纽约不回来怎么办?”

温山点头,女儿奴的他也不想自己女儿婚姻凑活。

过了会儿,长辈们去了客厅叙话,年轻的在棋牌室斗地主,不懂牌的温言已经连输三场,被哥哥温臣一个劲数落猪队友。

温言性子倔,连输了几场后激发了斗欲,怎么也要赢几把,让温臣刮目相看!

陆曜坐在沙发上,上身军绿色的衬衣领口微敞,袖口挽置小臂,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卷,不再是白天的雕像坐姿,双腿交叠在一起,慵懒的坐在沙发上,目光会不经意间会从对面的温言脸上滑过。

去了趟洗手间,再回来时看到温臣又在数落:“妹妹哎,你让哥哥我赢一把行不行?我现在就怕跟你一伙,再好的牌都得被你给打输。”

往桌子上一瞧,其他几个人手边都压了厚厚的红色钞票,只有温言这边只剩几张。

温言也想赢,可她搞不清楚明明都知道规律了,怎么还是总输?

上家的温岚出了两张7,抽出两个老k准备打出去,一只宽阔的手掌压了下来。“不要拆这张。”

嗓音低沉,从侧后方传来,淡淡的烟草味,温热的气息从脸颊拂过,耳根有点痒,酥酥麻麻的。

陆曜站在她后面,俯身从她手中的牌里抽出两张2,“出这个。”

“谢谢四哥。”从他手指边抽出牌,指尖似有似无的从他手指滑过,有点烫。

温臣惊住了,“靠!都把四哥你给忘了!你可是咱们部队的赌神!赶紧教教我这个蠢妹子吧!我可被她坑惨了,我堂堂的王者硬是被她打成了青铜!”

温言抓了把爆米花往他嘴里塞,“闭嘴吧你!”

陆曜拉了把椅子坐在她身边,身体倾侧着,指了指她手中的牌,像是在发号施令:“继续。”

温言这才回过神,刚出了两张2,其他人手里没大牌,轮到她继续出牌;抽出一张小牌4,刚要打出去,又被身边这个男人给拦住。

眼瞅着他将那些牌凑成连甩了出去,还能这样打?

这一连出去后,对手全傻了眼。

紧接着,又是连对,全是陆曜帮她甩出去的牌,最后手里一张牌不剩,

靠!赢了!

“四哥威武!小弟佩服,妹子!好好跟四哥学着点!”温臣洗着牌,还一个劲的冲她挑眉。

温言嫌弃的瞪了他一眼。

却被在场的人又理解成她不让温臣乱点鸳鸯谱。

总之,没有人再猜测她和陆曜会发生些什么,都将希望寄与了温岚身上。

……

一个小时后,温言赢了个满堂红,拿着钞票谢陆曜,“谢谢四哥,要不回头请你吃饭啊?”

陆曜点头:“好。”

温言本是随口一提,没想过陆曜会真的让她请吃饭,陆家北城大户,又是军区上将,哪里会惦记着这一顿饭?

第二天被家里人安排着继续相亲,刚走到前厅,就看到陆曜从客房处走来,拦住了她的去路,“不是要请我吃饭?”

“……”他竟还真惦记上了。

客厅里的长辈们透过落地窗看到外面的俩人正在谈话,都有点分不清他们的关系,昨个不是还互看对方不顺眼?

再一瞧,温言还真就跟着陆曜走了。

可这白家的儿子都来了,总不能放人鸽子吧?

只能拉来了温岚救场,虽然温岚心里各种不情愿。

白家顶多算是暴发户,哪里能跟陆家比?

*

出了宅子,坐上陆曜的车后,温言主动道谢:“谢谢四哥帮我解围。”

她不傻,知道自己回国以来相亲的事都被传遍了,半个月见过不下20个豪门子弟的,每次她都是各种摆脸色刁难吓跑对方,都知道她这个温家大小姐刻薄刁蛮,坏名声算是传出去了。

今天也不知道是哪家不怕死的又上门提亲,都准备好战斗了,陆曜却出现让她请吃饭。

温家人不傻,一个个的猴精,看到是陆家人,自然也不敢出来拦。

“你觉得我刚才是帮你解围?”陆曜的面容表情少有的温润:“温言,你很聪明,不要装傻。”

“四哥过奖了,我要真聪明,昨晚斗地主就不会输那么惨了。”温言尽量的接话岔开话题,总觉得在车里跟这个男人单独在一起,自己的体温会升高的太快,“四哥想吃什么?江南菜吃得惯吗?还是川菜?要不火锅?”

知道她是在绕弯子,陆曜直接摊牌:“你应该知道,陆温两家有意撮合我们。”

这个话题还是来了,看来是躲不过了。

温言笑了笑:“我觉得像四哥你这样优秀的男人,应该也不缺女人,只要你愿意,大把名媛任你挑。”

“我是不缺.陆曜看着她,眼神平静如水。但我缺向你这样聪明的女人。”

(求珍珠,求早点满100珍珠,早日上新书推荐榜。)

——肉会来的,你们喜欢这种温水的剧情吗?这是大灰狼挖坑给自以为是的小白兔跳的故事,陆曜就是大灰狼,温言就是小白兔。

吃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