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温言睡到中午12点多才醒,浑身的骨头都像是碎了一样,双腿无法合拢,膝盖上又青又紫,还破了皮,她的皮肤本就白嫩,平时陆曜稍微一用力握她的手腕就会握出痕迹,更别提昨晚他还趁着耍酒疯玩了一把sm。

虽然不是太过分的玩法,只是抽打了她几下屁股,还强迫她**,射到了她嘴里脸上。

温言都能接受,只是却担心这样玩下去,自己会再上瘾。

原本她对性的认知只是通过**小说,还有a片,以及性方面的书籍,除去三年那次意外,真正实践的男人就是跟陆曜,万一上瘾了,两年散伙后怎么办?

这种快感就是瘾,尝到了甜头后再靠自慰很难高氵朝,纵然高氵朝也会不满足。

陆曜之前离开的那三个月里,她试着自慰解馋,每次高氵朝后都会想念被他真正操的那种爽感。

没再多想,先去了浴室洗澡。

洗澡的时候有白色液体从穴里流出来,温言才想起昨晚那几次陆曜都没戴套,也没体外。

换好衣服,穿了高领毛衣裙,温言手里拎着大衣就朝外走。

陆曜已经从前厅端了饭菜过来,看到她走下楼,步伐有些怪异的样子,知道是昨晚自己不节制导致的,“先吃饭。”

温言心烦,连看都没看他:“我先去买药。”

陆曜放下餐盘,大步跨到她身后攥住了她的手腕,“我去,你吃饭。”

……

陆曜买了各种药回来,医药箱里都满了。

有跌打损伤的药膏,还有涂抹私处,缓解撕裂疼痛的药膏,以及痛经吃的止痛药,还有……避孕药和避孕套。

只让温言吃了两粒避孕药,陆曜便将那一整盒都给扔进了垃圾桶里,“以后我都会戴套,这种药不要再吃。”

“谢四哥。”温言明显还没原谅他,吃过饭后回了卧室开始忙工作,希望能够转移注意力。

陆曜没上楼打扰她,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反思自己昨晚的行为,因为确实过分了。

晚饭温言才去了前厅,她深知自己早中饭没过来吃,陆家人肯定会对自己有所怨言,做好了被讽的心理准备,哪知婆婆林英却对她加倍的关照,又是给她盛鸡汤,又是给她递燕窝的,言语间暗示的都是自己儿子30而立,又常年在

rou.ㄨㄚz部队,也就过年这几天在家,让他们小两口多在一起培养感情,不用顾忌他们老人。

还说哪个首长家的儿子29岁已经儿女一双。

这不明显是在催他们生孩子?

阮央在一旁听的不是很舒服,还帮着温言回了话:“妈,四哥和四嫂还年轻呢,您要催也是催二哥和三哥,他俩连女朋友还没呢。”

林英正想再说什么,对面的儿子开了口:“我和言言近两年没有生孩子的打算,就算是要生,也要等我在部队稳定了再说。”

陆曜这话,是将责任全揽到自己身上,以自己工作的特殊性,将母亲的小算盘打消掉。

林英是个明白人,也理解儿子这种想法,毕竟隔三差五的出任务,“妈又不是老顽固,你们商量好了就行,孩子什么要都行,顺其自然。”

温言全程沉默,吃过饭后回了后院。

母亲刘芸发来了视频邀请,正好赶上陆曜进来,温言朝他使了下眼神,意思是要秀恩爱。

全程陆曜都很配合,与其说是配合,倒不如说是他本色出演。

刘芸看到视频中女儿和女婿相处这般融洽,也就放下心了。

视频结束,温言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从沙发上站起来,朝楼上走去。

陆曜进来时,温言刚脱下裙子,身上青紫痕迹尽数暴露在他眼底,尤其是膝盖处那破皮的地方,还在渗血。

大步跨到床头柜前,从里面拿出医药箱,找到止血喷剂。

温言坐在床上,看到他无比细心的给自己涂药,检查伤口,压抑了一整天的怒火在这一刻仿佛尽消,“我今天心情不好,没有配合你在你家人面前演戏,我会很快恢复好的,明天开始配合你演好你太太这个角色,不会让你家人怀疑。”

“不用演。”将药膏放回医药箱里,陆曜抬眸与她对视:“我说过,做你自己就好,不想演也不用强迫自己。”

“还有,昨晚对不起,不会再有下一次,以后喝醉酒我会住在晏宋那里,不会再回家伤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