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曜今晚似乎不再着急那么快就插入,始终含住温言的舌吮吸,长达10几分钟的舌吻,吻的两人身体都发烫,下半身的性器隔着布料始终碾磨,身体贴合的密不透风,比真正**还要显得**。

温言娇喘吁吁,抹胸长裙已经褪到了腰间,两团莹白的**在陆曜的手里不断变换形状,下身被内裤包裹的穴里不断涌出蜜液,深处瘙痒的让她不断顶臀找寻男人火热的性器。

陆曜根本就不给她,躺在沙发上让她趴在自己身上,双手捧起她的脸,再次贴上她的唇,舌尖撬开她的牙齿,勾住她柔滑的的香舌吸,吸舔着她口腔中分泌出的津液,想喝水一样的全部吞进腹中。

手掌包裹着她的娇乳揉捏,能感觉到她**在不断变大。

“四哥……”温言痒的扭动纤腰,臀部摇摆着顶磨他胯间的大**,“给我……”

内裤已经湿透了,受不了这种折磨,手伸到他皮带扣前解开,往里面伸,摸到了那根火热滚烫的硬物。

rou.ㄨㄚz 陆曜的**是欧美人的尺寸,勃起后能19厘米,主要还很干净完全没有腥味。

在纽约的时候经常听女演员议论说在拍**的戏份时,每次闻到男人**的腥味都想吐,为此,温言还专门查阅了有关男性方面的书籍,大多数确实是会有腥味。

埋头含住陆曜的**,只有一股浓重的麝香味,刺激的温言夹住的他的腿,

不断摩擦腿心的嫩肉,才能缓解一点的瘙痒。

陆曜突然起身,将她的身体抱起,变成了69姿势。

温言趴在他胯间,雪白的臀部被他掰开,虽然隔着内裤,还是感觉到了他鼻息间的热息,很烫……

握住大**,温言想抬起臀部,不想这种羞耻的姿势,但已经晚了,陆曜隔着内裤贴上她的**,不断的用舌尖舔那块最柔软之处,那是她敏感的穴口。

“唔……啊啊……四哥……”温言已经没办法再专注的舔他的**,扭动着臀部想要躲过他的唇舌,“啊啊……那里不要……”

陆曜直接拨开她内裤一边,唇舌贴上她湿滑的穴口。

“啊……”穴口收缩,大量的蜜液涌出,感觉到他舌头钻进去**,又用力吸舔,“嗯嗯……四哥。”

陆曜挺身将大**捅进她嘴里,一边操着她的小嘴,一边品尝她穴里流出来的蜜液,一滴都不放过。

温言双腿发软,**不停的收缩,眼神迷离的舔着嘴里的**,逐渐沦陷在这种**的漩涡中。

直到灯开,再次被陆曜摁住腿根,这次是她躺在沙发上,陆曜埋头在她腿心,对着她的穴又吸又舔,甚至还用牙齿啃咬**。

她哪里经得住这种刺激,没几分钟就被陆曜舔到了高氵朝。

陆曜嘴巴对准了她的穴,将她流出来的阴精全部吸到嘴里,再抬起头捧起她的脸,对准了她的嘴巴吻,把她的骚水全部都喂给她,再握住胯间粗长的大**摩擦她敏感的穴口:“自己的骚水好喝吗?”

灰暗的灯带映照下,温言脸颊嫣红,眼神迷离的微张着嘴,早已没了理智,“四哥……插进来。”

“要什么插进来?”

“四哥的大**。”温言快哭了,还不会控制自己的**,穴深处的空虚快将她逼疯了,“要大**插进**里。”

看到胯下女人终于不再演,陆曜满意的起身,跪在她两腿间,将壮硕的**缓缓顶进她湿滑的穴里。

穴口被撑开,泛着水渍的**朝两边分开,中间的阴核充血的红,温言双手抓挠着头顶的抱枕,随着大**一寸寸的插入,痛苦又愉悦的张嘴呻吟:“啊啊……嗯……四哥,好爽……”

是真的爽,高氵朝过后的穴敏感,再加上温言对性的懵懂认知,完全不是陆曜这只老狐狸的对手。

今晚的陆曜由慢到快的冲撞着身下的女人,知道她已经接受了这种玩法,嘴上说着不喜欢粗暴,但每次情动时刻都会央求他深点,再深点。

“四哥……啊啊……那里,那里好爽……用力顶那里……啊啊……”温言双腿环上身上男人的腰,臀下垫了一个抱枕,胸前的**被顶的不断上下晃动,“啊啊……再深点四哥,用力操我,啊啊……”

喜欢她这种淫荡的模样,毫无表演痕迹,完全发自内心。

但是一想到她看到盛西决的那种眼神,手掌握住她的**狠捏,猛地挺身狠捣她的花心。

“啊啊……”温言仰着下巴,闭着眼睛享受他粗暴的操弄,“好爽,啊啊……”

她越是说爽,陆曜操的就越是用力,传统的男上女下姿势操腻了,又换成将她摁在落地窗前,后入的姿势很深,每一下都顶在她宫口。

56层的落地窗,没有一丝遮挡物,可以俯瞰到这座城市的繁华夜景,以及每一处燃放的绚丽烟花,视觉和身体一起享受,让温言这个挑剔的女人完全挑不出一点的缺点。

指甲抓挠着玻璃,看到玻璃上倒映出的交叠身影,温言再次闭上眼睛,沉沦在身后男人的粗暴操弄中。

她爽,陆曜也爽,好几次都想射精,但都控制住了,扳过她脸再次吻住她的唇,唇舌交缠,下身连接在一起,在她最情动时刻,贴在她耳边问:“是不是只有我?”

“是不是!”

他改了方式问,没提盛西决半个字。

温言如实点头,肉穴紧紧夹着他的**,“只有四哥你,嗯啊……只有你……只被四哥你这样操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