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的话换来的是身后男人更深的一次顶入。

陆曜双手握住她丰满的**,两根手指夹住**,唇贴在她颈窝处吮啃,全根没入顶磨在她宫口,“被我操的舒服吗?”

“舒服。”双手朝后抚摸他的脸,温言喉间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嗯嗯……四哥……啊啊……”

她不知道到底要什么,只想不断的叫这个男人,“四哥……”

陆曜单手向下伸到她阴蒂,一边在她穴里冲撞,一边摁捏阴蒂,双重刺激下,感觉到她的穴收缩的越来越紧,知道她又快高氵朝了,突然将**拔出来,转过身子,面对面的抬高她的腿,再次插入。

“唔……”温言不会控制自己的高氵朝,被他狠劲一顶,再次高氵朝。

高氵朝的同时,突然被陆曜摁跪在胯间,紧接着,小嘴被他的大**插入。

快射精时,陆曜狠劲的抓住了她的头发,狠狠的操着她的小嘴,最后拔出来,将滚烫的浓精射到了她的脸上。

温言呼吸急促,张着嘴巴喘气,漂亮的脸蛋上全是男人白灼的精液。

陆曜粗喘着气,脱下了白色衬衣为她擦掉脸上的精液,捧起她的脸,低头吻住她的唇,“以后在我生气的时候,尽量不要招惹我,我怕我会再伤你。”

“四哥没有伤我。”白

rou.ㄨㄚz皙的手臂搂上他的脖子,回应他的吻,“我喜欢跟四哥**,很喜欢……”

……

这一夜注定了难眠。

温言被陆曜宠了一晚上。

嗯,是真的宠。

后半夜这个男人在床上无比温柔的疼着她,她要慢就慢,要深就深,全程都十分照顾她的体验。

天微微亮时,温言才被陆曜抱起去了浴室。

温言不记得自己怎么出来的,醒来时发现自己枕着陆曜的胳膊,全身**的躺在他怀里。

应该是察觉到她醒来,陆曜手臂收紧,再次将她往怀里摁近了些,“睡觉。”

嗓音中明显夹杂了些许困意。

温言老老实实的闭上眼睛,再次昏沉睡去。

中午10点半,她才又睡醒,想到今年是嫁过来第一年,要去给长辈拜年,赶紧坐起来。

陆曜擦着湿发从浴室走出来,看到她这副模样,猜到了她是因何紧张,“陆家不讲究那些俗礼,我刚才已经给我妈打过电话,她知道你跟我在一起。”

走到床边,吻了下她的额头,“想吃什么?我让他们送上来?”

温言这会儿大脑还有点不清醒,随口说了几个菜。

吃过饭后才又回的陆家。

想到脖子上吻痕太明显,温言原本要先回去换衣服再去前厅跟公婆拜年,可偏偏遇到了大嫂容璐和小侄子。

眼尖的容璐一眼就瞧见了她脖子上的吻痕,只是没明说。

回去后温言又换了高领的毛衣,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下楼后看到陆曜又换上了军装,许久没见他英姿飒爽的模样,“四哥这是要去哪儿?”

“今晚部队有活动。”陆曜注视着她,“可以带家属。”

这意思是她也要去?

……

前厅跟公婆拜完年,温言便出发跟陆曜前往军区。

晚上部队的联欢晚会结束已经11点,陆曜没回陆家,留在了军区宿舍,温言是第一次来他的宿舍,看到小两居的房子里整洁的摆设,以及那床上军绿色的豆腐块,环视了下四周,满室禁欲风。

洗过澡后刚躺下,男人伟岸的身躯已经压了下来,温言还没出声,唇就被吻住。

陆曜吻着她的唇,在她唇边沉声提醒:“今晚不做,宿舍隔音不太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