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喝醉了。

辛冉虽然没醉,但碰了酒不能开车,叫了代驾。

路上手机一直在响,温言摸索着手机,没看是谁打来的,直接划了接听:“谁啊,你哪位啊……”

手机那端的陆曜听出她声音不对劲,“喝酒了?”

“对啊,喝酒了,喝的可开心了呢。”

“跟谁在一起喝的?”

辛冉一听不对头,赶紧将手机拿过来,看到名称“四哥”,是陆曜?

“你好陆上将,我是辛冉,你放心,温言是跟我喝的酒,我已经在送她回来的路上了。”

陆曜这才没有继续追问。

……

到了公寓,辛冉刚扶着温言下车,一辆黑色越野车行驶过来,从军区赶来,刚结束完训练,陆曜身上的迷彩服还没来得及换下。

温言脚踩高跟鞋,走路明显不稳,陆曜大步走过去,“谢谢辛小姐送言言回来。”

“奥,不用谢,不用谢。”辛冉有点看呆了,不愧是军区第一帅,近看这轮廓也是菱角分明的找不到一点缺点,行走的荷尔蒙,真不是吹出来的!

温言抬头看到陆曜,醉酒之下的她立刻扑过去,“四哥……”

叫的很是娇柔,双手勾在他脖子上,噘起小嘴:“我好想你啊。”

明知道她说的是醉话,陆曜还是有被暖到,这女人喝醉后……确实比平时可爱。

辛冉留意到陆曜看温言的眼神含满了宠溺,心里莫名很欣慰。

一想起温言在纽约那三年的生活,每天都吃抗抑郁的药,接受心理医生的治疗,慢慢缓解后才回了国内,好在遇到了陆曜这个男人,终于不用再被盛西决那样的渣男纠缠。

……

陆曜让司机送辛冉回家后,抱起怀里的女人朝公寓走。

温言抬起头,突然伸手摸了下他的下巴,“四哥,你真帅,比盛西决还帅。”

陆曜猜到了她今天喝醉酒跟盛西决有关系,进了公寓后,将她放在鞋柜上,禁锢在两臂间,防止她会掉下来:“为什么大白天的喝酒?”

“因为高兴啊。”不清醒下,温言有问必答,搂上面前男人的脖子,“我从盛世辞职了,再不用看到他了。”

“为什么辞职。”

“因为讨厌他啊。”温言始终笑着,“他离婚了才来追我,以为我就那么好追吗?以前我哭着求他不要丢下我,可他呢?根本不搭理我,你知道他那时候有多狠心吗?我吃安眠药自杀,辛冉给他打电话他都不接。”

听到自杀,陆曜的心猛然抽痛了下,“值得吗?为了他伤害自己?”

“那时候太傻啊。”她呵呵一笑,搂上了他的脖子,仰着头笑:“四哥知道他为什么不要我吗?”

陆曜已经猜出了答案,但还是想听她亲口说出来,“为什么。”

“因为他嫌我脏。”拉低了他的头,温言一副神神秘秘的表情,“我告诉你个秘密奥四哥,你知道吗?我啊,三年前被人贩子强奸过,哈哈,你没想到吧四哥?我这么聪明的女人,竟然被人贩子拐走强奸了,哈哈。”

笑着笑着,她就哭了,“我想被强奸吗?我也不想!可是为什么他要埋怨我?为什么要嫌弃我?我明明那么爱他,那晚我明明是要给他生日惊喜,我想把自己送给他,跟他结婚,给他生孩子,可是他却不要我了……”

温言哭的很伤心,紧紧的抱住面前的男人,不断的重复:“我很爱他的,很爱很爱……”

陆曜任凭她抱着,却没有伸手去拥抱她,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配。

*

温言睡着后,陆曜来到楼下,没有开灯,黑暗中一根根的烟吸着,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

夜深时,温言才酒醒来下楼找水喝,闻到刺鼻的烟味,看到坐在沙发上吞吐烟雾的男人,努力回想着酒醉的画面,却始终想不起来,打开灯问他:“四哥,我没有对你耍酒疯吧?”

陆曜吐了口烟圈,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她:“酒醒了?”

“嗯,就是头还有点疼。”

起身给她接了杯水,“想吃点什么?”

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都这个点了,还是叫外卖吧。”

“外卖太慢,我去买。”

没等温言拒绝,他已经朝门口走去。

只不过他这一走,就再没回来,是南源记的送餐员送来了她爱吃的灌汤包还有白粥,“陆先生让我送过来的,他让我转告您,他临时有事先回部队了。”

“谢谢。”接过外卖,温言心底有些怅然若失的失落感。

吃饭的时候,余光扫视到客厅茶几上的烟灰缸满满烟头,再一想到陆曜冷漠的态度,应该是酒醉后跟他说了些什么吧?

或者,这个男人已经知道了她的秘密?

拿起手机,想要给陆曜发微信,点开却发现,对话框上方显示“正在输入”。

温言等待着他发送的消息,正在输入了将近一分钟,又恢复正常页面,消息也没有发来。

【四哥,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陆曜删除完编辑的文字,对话框上跳出来的是这一行字。

紧接着,第二条又跳出来,【很抱歉之前对你的隐瞒,如果你也在意我过去的经历,我们之间的合约可以提前解约,反正我们又没有领证,并不算夫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