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曜口中的出任务并不是过去那种隐秘的行动。

温言看到辛冉发来的看军事新闻才知道,陆曜被调往西北地区驻

守边疆。

近七年边疆地带频繁出现邻国挑衅者,入侵2国领土,大肆抢占财

产,当地居民被吓的人心惶惶;经过总统府那边的内阁商讨,最终敲

定陆曜为最合适的人选。

这就是为什么陆曜会说一年或者两年,又或者永远都不回来,因

为边疆动乱不平,他将-直留在那里。

辛冉跟温言说:“陆曜去了西北军区,言言你怎么办”

她又有些担忧的说:“我问过我爸了,西北那边可乱了,光去年一

年都牺牲了100多名公职人员呢,那边现在枪林弹雨的,c国有可能会

跟咱们z国开战,我爸说咱们有生之年可能会看到z国跟c国统一,你

说一-旦开战,那得牺牲多少军人啊!”

每个人都有一个世界和平的美梦,但都败给了少部分人的贪欲,

这一部分人站在食物链的顶端,无视人的生命,不断的发动战争,摧

毁别人的家园,还满口大义说是为了和平。

叙利亚至今还战火不断,无数人流离失所,一旦z国和c国开展,

两国只会成为其他国家的笑话。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因为,c国的总统也姓尚,是2国总统尚珺彦的亲叔-尚东河。

50年前,尚东河发动暴乱,只为了跟自己亲哥尚东海夺权,夺权

失败,以襄河为分界点,东为z国,北为c国。

c国面积还没有z国一个省的面积大,尚东海才睁一只眼闭一只

眼,没有再跟亲弟尚东河斗。

现在倒好,c国不断的挑衅,尚珺彦又年少气盛,哪里容得下他们

再蹦哒

陆曜临去西北前两晚是在陆家住的,温言也回了,跟陆家人吃饭

的时候,能感觉到公公陆万林心事重重,婆婆林英则是将自己的焦躁

表现在了脸上,一顿饭吃下来说的最多的就是: 这个尚东河到底怎么

回事非得挑起战争他才满意吗”

“当年要不是尚总统念在兄弟情分给了他退路,他早就被抓回来判入狱了。”

“都一只脚进棺材的人了,还不消停!”

饭后,林英将温言留下,叫进了自己房间,意味深长的对她说:“言言,曜儿这次去了西北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回来,你们才结婚半年,中间他又出任务三个多月,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加在一起都不到两个月。”

“没想到他这次又走,我这个当婆婆的真的是觉得对不起你,你还那么年轻。”

温言知道林英词面上是关心她,但其实,是担心……

“您放心妈,四哥去了西北后,我会经常过去看他的。”

林英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拉起她的手,显得很是热切:“言言你真是个懂事的姑娘,曜儿娶了你就是捡到了宝。”

……

下了楼,透过落地窗看到外面阮央从背后抱住了陆曜,像是在哭,温言眼神没有丝毫波动,站在台阶上望着这对看上去很是般配的男女,心底泛起一种从未有过的酸意。

她很快就将这种不该有的酸意压了下去,抬眸再看,陆曜已经将阮央推开。

不知道他同这个女孩讲了什么,瞧见阮央掩面抛开。

陆曜余光扫视到台阶上的女人,隔窗与她对视。

温言避开他的视线,回后院的路上只字未提刚才。

到了楼里后,陆曜没有上去,在一楼客厅吸了几支烟,温言洗过澡后躺下,迟迟都没有等来开门声。

当晚,她又做噩梦了,只不过这次梦里出现的不是三年前那次意外,而是陆曜中枪倒下,满脸鲜血的画面。

平复了下内心的惊慌,下楼接水喝,还被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吓到。

客厅没有开灯,只有陆曜坐在那里抽烟,听到她的颤声,立刻将灯打开,留意到她嘴唇发白,额头全是冷汗,立刻起身走到她面前,“吓到你了?”

“还好。”但身体的颤抖出卖了她。

陆曜将她拥入怀中,“对不起,下次我开灯。”

被他拥入怀中,那种安全感才失而复得,手臂环上他的腰,透过衬衣感受着他的体温,才将那个恐怖的画面从脑海中驱赶走,但是还不够……

从他怀里抬起头,温言眼眸清冷的凝视着他:“四哥,我想要。”

rou.ㄨㄚz 就连求欢都像是在例行公事,陆曜忍不住的轻呲:“真把我当成按摩棒了?”

“四哥不想吗?”

自那天的告白插曲,他们之间已经有一周多没做过了。

但陆曜却厌烦了他们之间只有**流,然而只有性上面这女人对自己没有防备。

抬手捏起她的下巴,舌尖抵了抵牙,“怎么不想,分分钟都想把你摁在胯下操。”

低头朝她的唇压:“操的你**横流,再离不开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