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先是跟陆家人回了陆家。

午饭后回后院,阮央跟了上来:“四嫂你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她眼睛还有些红肿,嗓音带着重重的鼻音。

温言停下,“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知道你不待见我,我能感觉出来。”阮央撇了下嘴,眼眶中再次含满泪:“我承认我喜欢四哥,你没跟四哥结婚前,我追了他有三年,可是他根本就不理我,他说他有喜欢的女人。”

有喜欢的女人?

阮央继续道:“你刚嫁给四哥的时候我是挺讨厌你的,我一直觉得四哥跟你结婚是联姻,但是后来我四哥跟我说他在追四嫂你,他喜欢你。”

“所以四嫂你能不能劝四哥回来,不要留在西北军区,四哥那么喜欢你,肯定会听你的话回来的,总统尚珺彦是他的好兄弟,只要他说回来,总统大人那边绝对不会不同意。”

“求你了四嫂,你去劝四哥回来吧,西北军区枪林弹雨的,我真的担心四哥。”

……

一直以来温言对阮央都从未有过讨厌,只觉得她是个年轻的小姑娘,虽然恋爱脑,但她毫无心机,心里有什么都会在脸上表现出来,能感觉到她对陆曜的爱是发自内心。

毕竟,陆曜那样优秀的男人,又有几个小姑娘能保证自己不会被他的魅力吸引?

答应了阮央会去西北军区一趟,当晚就定好了机票。

温家那边得知陆曜被派去西北军区镇守边疆后,刘芸和温山立刻后悔当初撮合女儿嫁过去。

“西北那是什么地?陆老怎么能让自己儿子去西北呢!”视频里温山明显怒了,“离婚!现在就离!”

一想到女儿年纪轻轻的有可能会成为寡妇,他这个父亲实在是心疼。

温言安慰父亲:“爸,四哥会回来的,你不用担心我,后天我就去西北军区找四哥。”

“言言你可不能去西北!”刘芸眼瞧着就要哭了,“妈只有你哥跟你,妈让你哥接你去,你回咱们温家来吧,别一个人在北城了。”

知道父母的担忧,“爸,妈,四哥是我老公。”

温言一句话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是她的老公,就不会轻易离开。

温言和刘芸放弃规劝,结束视频后期却又没少在儿子温臣面前数落女婿陆曜的擅自决定。

温臣这次没再吊儿郎当的调侃,静默的听着父母的埋怨;离开前厅后,才又给晏宋拨去了电话:“尚珺彦疯了吧!拿四哥开涮?”

“我觉得他是不信四哥,想借这次机会试探下四哥的忠心。”

“还用试探吗?四哥什么样的人,他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

晏宋这会儿也烦躁,“他要是信四哥,三年前就不会给四哥上将的军衔,非把四哥推到风口浪尖替他挡雷。”

那会儿举国上下都讽刺四哥,几亿人的目光都盯着四哥,各种吐槽挖苦。

温臣说:“我看他这次针对不是四哥,是陆老。”

“陆老?”

“陆老是司令,在国内那么高的威望,一旦z国跟c国开战,陆老不放兵权,这仗就打不成,尚珺彦把四哥调西北军区,就是为了逼陆老做出选择。”温臣分析道:“四哥肯定也知道尚珺彦的打算,才去了西北,不然他不可能去那地。”

晏宋这才顿时反应过来,“四哥这叫将计就计?”

“说不定四哥也有其他的打算,他不是那种会任由尚俊彦摆布的人。”

温臣分析的很对。

陆曜确实不会任人摆布,他这次去西北一方面是为了阻止开战,一方面……是为了给温言一个不提前解除合约的借口;如果还在北城待着,估计这女人早就解除合约离开了北城。

……

温言去西北没有告诉任何人,陆家人以为她是搬回了公寓住。

辛冉在跟她视频的时候发现她周围的环境很不对劲,“言言你后面是什么啊?我怎么上看上去像雪山呢?”

温言没再隐瞒,将摄像头调了后置,朝向机场大巴车窗外:“我来西北了。”

“你……你怎么跑西北去了?”突然想到:“你去找陆曜了?”

“算是。”

“你这话我有点听不懂,什么叫算是?”

“最近心不静,来这边散散心。”她失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直很烦躁。”

“散心去别的地啊,跑西北干嘛啊!我爸都说了,那地方不太平,说不定马上就要跟c国开战了!上面的人正考虑把西北的居民往其他省市迁移呢。”

“四哥在这儿,我不会出事的。”

辛冉直接白了她一眼:“我看你就是死鸭子嘴硬,分明就是冲陆曜去的!还散心,鬼信奥!”

温言没跟她争辩,聊了会儿后结束了通话。

突然车厢里人都沸腾起来:“快看!”

扭头往回看,一辆辆军绿色的卡车驶过,车上满载着货物,不知道装的是什么,后面陆续跟上来的是十几辆载人的军绿色大巴,里面全是坐的笔直的军人。

“这是真要开战了,咱们总统大人都来了西北,上将陆曜也过来了,又调了那么多兵往这边来,说不开战谁信?”

“咱们有生之年说不定能看到祖国统一,c国以前本来就属于z国,能收复回来也好。”

“好什么好,这一开战得死多少人,唉……”

rou.ㄨㄚz 听着旁边座位上几个大叔的闲聊,叹气声证明了他们的无奈,因为普通人,都不希望发生战争。

————

(虽然是炖肉文,但全程会传递正能量,拒绝战争,呼吁和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