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曜是在给她退路。

温言抄在大衣口袋的手攥了下,长长的指甲刮挠着手心,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的沉默对陆曜来说等于拒绝:“温言你必须明白,我是最适合你的男人。”

“……”适合吗?

陆曜继续道:“我长时间都在部队,一年365天,至少300天都在部队,你只有几十天需要应付我这个老公,其余时间你都可以做你喜欢的事情,我不跟父母住,他们都很开明,结婚后你也不用硬是逼着自己跟他们搞好关系。”

“我三个哥哥,只有大哥结婚生子,工作的原因,长居南城;二哥是不婚族,三哥搞科研单身。”

他像是汇报工作一样,将家庭人员状况都讲的一清二楚,跟温言之前听的完全不一样。

温家人传的是陆家门第观念太高,大儿子娶了是个女明星,直接被赶出了北城,去了南城定居。

二儿子初恋女友家境平庸,被家人拆散,从此便做不婚族。

三儿子是gay,所以至今才无女友。

而关于眼前这个四儿子陆曜,也被形容说不定哪天就会为国捐躯……

毕竟军人都是以国为家。

“四哥。”她低头沉思了片刻,“军婚是不能离的,一旦这婚真结了,我的人生将毫无退路。”

谁都不敢保证自己的婚姻会一直顺畅,时间久了,磨合期一过,万一性格上有太多的不合,再想离婚怎么办?

普通人不合适还能离,但军婚……怎么离?

“我们可以只举办婚礼。”陆曜看着她,“我也讨厌给婚姻带上枷锁。”

“……”意思是不用登记领证?

这个诱惑力真的蛮大的。

*

回去的途中,温言开着车,陆曜坐在副驾驶上。

鼻息间都是男人身上的烟酒气味,夹杂着他身上浓郁的男性荷尔蒙味,闻得心痒,温言莫名有点口渴,以至于开车的时候还有些心神不宁。

想摇下车窗透口气,但那样做又太明显。

只好在路过一家便利店的时候停下,“你等一下啊四哥,我去买瓶水。”

陆曜已经比她快一步下车,再回来时手里拎的购物袋里分别是矿泉水,橙汁,茉莉清茶,碳酸饮料……

好像每一种都各拿了一瓶。

温言没开口问怎么买那么多,这么明显的套路,要是再问就真就是装傻。

“谢谢四哥。”从里面拿出茉莉清茶,顺口说了句:“可乐我也喝,吃炸鸡必备。”

陆曜拧开矿泉水,喝水时喉结上下滚动,十分的迷人,温言看的有点移不开眼,她才知道,原来男人有时候也可以用性感形容。

看的专注时,与喝完水的陆曜目光相撞,触电一样的感觉,一股电流从心间升起,缓缓朝小腹袭去,腿间的私密部位紧缩了下,有一点点酥麻……

温言很清楚自己这种反应是什么,佯装镇定,才没有立刻避开陆曜的视线。

当陆曜的脸贴近,她才有点发怵。

四目相对,呼吸逐渐相融,唇与唇只离几毫米。

陆曜凝视着她,沉声开口:“留我。”

(加更了,继续求珍珠?i车和苏苏说满2千珍珠才能上读者推荐,我这个文刚开,让求珍珠,这样会有很多读者看到,如果大家喜欢四哥,可送珍珠,评论区留言,咱们评论区互动。

每天收藏增加很多,但是珍珠好少,看到这里的小可爱可不可以点击评分送下珍珠?是四哥不配有珍珠吗……好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