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在**上很放得开,扭摆着丰润的白臀,腿心处的肉穴不断涌出蜜液滴在真皮座椅上,画面十分的淫荡。

陆曜宽阔的手掌包裹住她的臀瓣,使劲的捏了下,“再浪点!”

“嗯嗯……”左右的扭摆着肉臀,温言眼神迷离的舔唇,长发凌乱的遮住了半张脸,**摩擦着椅背,“四哥,操我……骚逼要四哥的大**……”

她懂得如何讨好男人,导过几部尺度大的**片,这方面早已无师自通,娇声的叫着:“求你四哥……插进来……”

“真骚!”一刻都没停,握住胯间的大**对准了她湿漉漉的骚洞捅了进去!

“啊……”仰头呻吟,手抓紧了椅背,“好爽,啊啊……”

“爽就叫的再浪点!”

“啊啊……用力顶那里四哥,啊啊……”

喜欢她这副淫荡的骚样,陆曜摁紧了她的肩头,又快又狠的在她穴里冲撞,“真想操烂你!”

“嗯啊……啊啊……操烂我的小骚逼四哥……啊啊……好爽,要到了,啊啊……要到了高氵朝了……”

第一次高氵朝到的极快,温言身体敏感又兴奋,爽的收缩穴口,咬紧了穴里粗长的大**,一股股的阴精泄了出来,“唔……”

**被阴精烫的及其很舒服,陆曜控制住射精,享受着她**的紧致,伸手握住她胸前的**,低头亲吻她的后颈,低声发问:“爽吗?”

“好爽。”

“想不想更爽?”

温言正沉浸与高氵朝后的快感中,仰头摩擦他贴在后颈的薄唇:“想。”

“真听话。”

喜欢她的依顺,将**从她穴里拔出来,转过了她的身子放倒在座椅上,分开双腿俯身低头,从大腿根开始亲吻吸舔。

“嗯……四哥不要舔……”温言粗喘着气,手护住**,不想让他再继续。

陆曜不断亲吻她的腿根,将流在腿根处的淫液全部都舔干净,再亲吻她护在穴口的修长手指,闻着她肉穴的淡骚味,诱哄着她:“听话,让我舔,我知道你喜欢被我舔,乖儿……”

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温言的手缓缓松开。

立刻拿开她的手,张口含住了那两片外张的**,唆在嘴里不断的吸。

“嗯嗯……舒服又羞耻的感觉,刺激的温言不断呻吟。

陆曜伸出舌尖舔她的**,又用手指将**掰开,贴上她温热的穴口,将她流出来的**和阴精全部都吸舔到嘴里。

“啊啊……四哥……”感觉到他的舌不断往穴里钻,温言爽的摁住了他的头,可明明是要推开他的,最后却变成了摁住他的头,抬臀紧贴他的唇,想让他的舌头钻的更深点。

想让她更爽,指腹不断刺激她的阴蒂,感受到她身体的颤抖和扭动,陆曜一刻都没停的抬起头,将手指插了进去。

“唔……”双腿想要并拢,却被他摁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