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曜很会宠人,不同于其他男人那样总是用语言,他是用行动表现出来。

**再激烈粗暴,事后他都温柔体贴。

温言每次跟他做完,只管睡觉,其他的都由他做。

每次**都被他用湿巾清洁干净,再被他抱进浴室洗澡,他还会按摩,洗完后上床,还会给自己穴口红肿的地方涂药,睡前一定会有晚安吻,睡醒亲吻额头,在她耳边低声提醒:“早餐在保温箱里,起床后记得吃。”

因为要去部队,陆曜六点半就要起床,为她准备好早餐,七点半出门。

辛冉来了后,早餐也都会准备两份。

这两天辛冉是真的见到了一个跟平时不一样的陆曜,又暖又会疼人,还顾家,长得帅,又有担当,“言言!你家四哥实在太暖了!这年头有几个男人下厨做饭的啊,他可是兵哥哥!每天公务繁忙不说,还有一堆的事等他,他都不忘给你准备早餐,晚上还回来给你做饭,我以后的老公要是有你家四哥一半,我就如愿了。”

温言喝了口豆浆,甜的刚刚好,她不太喜欢吃甜,陆曜知道后,每次的稀饭或者粥,甜度绝对适中,就连饭菜也都是根据她的口味来做。

现在想想,陆曜这个男人,不是一般的细心。

只是,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自己?

他们认识不过几天就协议结婚,除了**上合拍,自己的性格并不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

相比较起来,阮央才最适合他。

阮央会做饭,还会收拾家务,还会冲他撒娇,向他这种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不是更应该喜欢这种贴心会撒娇的女人?

“辛冉,你觉得陆曜这个人怎么样?”温言问出来就后悔了,因为她很少会问身边人这个人怎么样?那个怎么样,看人她有自己的一番见解,不会随意听取别人的建议。

辛冉也觉得能从她嘴里问出这句话有些不可思议:“言言?你是不是对陆曜已经动心了?”

“我觉得自己是依赖他。”她毫不犹豫的说出关键点:“他能给我安全感。”

“除了安全感呢?”辛冉想了想,决定换个方式问:“就是……如果,你想象一下啊,如果有一天陆曜突然对你不好了,他把对你的这种好给了另外一个女人,你会不会向当初失去盛西决那样,心里难受的不行?会不会?”

温言沉思片刻,联想到的是一年多后跟陆曜解除协议,自己会移民去纽约,很可能再见不到他……

“我不会再爱上第二个男人的冉冉。”她淡笑道:“爱一个人太累,经历过一次,我不会再经历第二次,如果四哥有一天爱上了另外一个女人,我会祝福他。”

“你说真的?”辛冉紧盯着她眼神,发现没一点变化。

“真的,我觉得他爱上谁,都比爱上我要好,至少别人会爱他,但我不会。”因为除了性,自己什么都给不了他。

辛冉放弃了假设性的问题,开始鼓励她:“言言,你要试着去爱,去接受爱,不能因为一个盛西决就不敢再爱,再说了,现在盛西决还不是又反过来追你?表示他过去是真心爱过你的。”

“冉冉,我经不起第二次伤害。”

第二次自杀被抢救过来的那天,她就告诉自己,绝对不会再爱。

余生可以有亲情,友情,唯有爱情不属于她。

……

翌日。

辛冉搬去了酒店住,台里的人都住酒店,工作上好交流,她搬走后没几天,阮央来了西北,没敢给陆曜打电话,打给了温言。

温言在县城客运站找到了阮央,小姑娘委屈巴巴的,“四嫂,四哥会不会很讨厌我过来?他一定是还在生我气,微信上都没回过我消息。”

“你四哥很忙。”接过她手中的行李,“走吧,车子在外面。”

晚上陆曜回到住处,打开鞋柜换鞋,看到一双白色运动鞋,明显不是温言的。

鼻息间漂浮着一股饭香味,连鞋都没换,大步朝餐厅走去,看到厨房里忙碌的那抹小巧身影,“阮央?”

阮央端着菜走出来,看到面前的陆曜一脸的阴沉,认错道:“四哥你别生我的气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来西北就是特意跟你赔罪的,四哥你看在我是关心你的份上,能不能原谅我?”

“温言呢?”陆曜在压制那股怒火。

“四嫂她说今晚要去另外

rou.ㄨㄚz

一个县派发物资,太晚的话可能会住在那边。”

陆曜立刻转身朝外走。

“四哥你去哪儿?”阮央追上去:“我刚做好饭,你吃了饭再走啊。”

任凭她喊,陆曜头都没回。

(阮央不会是小绿茶,她是神助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