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曜不是说说而已。

温言趴在洗手台前,雪白的臀部上全是红色巴掌印,身后的陆曜眼眸腥红的在她穴里粗暴顶撞,每次都全根没入。

壮硕的大**每次顶在宫口,又疼又酥的快感,大量黏滑的白浆流出来滴在地上,“四哥……啊啊……轻点……唔唔……”

嘴上求着轻点,但温言却很享受这种被狠操的快感,撅高了屁股向后顶,水蛇腰不断的扭动,眼神迷离时看到镜子中自己

淫荡的模样,被刺激的肉璧不断收缩,“啊啊……好爽……”

陆曜停止**,深埋在她穴里不动,抬手捏起她的下巴,“骚起来都这么美,难怪盛西决到现在都还对你念念不忘!”

知道他今晚这么粗暴全是因为盛西决,温言没有解释,解释太多只会越描越黑,尤其……过去跟盛西决在一起的时候虽然

从未真正发生过关系,但两人间的亲密却跟真正**没区别。

只是没有插入,但其他的……该做的都做过。

“他见过你这么美的样子吗?”握住她的**用力揉捏,在她圆润的肩头用力的咬了口,“我要听真话!”

温言被他咬的穴口收缩,紧紧的夹着他的大**,根本就不回答,“四哥……操我,我要你狠狠操我的骚逼……”

知道她是故意转移话题,陆曜没有继续逼问,从她穴里拔出来,将她转过身,握住大**抵在她湿滑的穴口:“就算见过

也没关系,因为以后你这副骚样只属于我!只有我才能操你的逼!只有我!”

猛地挺身顶进去,在她穴里又快又狠的冲撞,霸道的宣示着主权。

“啊啊……”温言被顶的**乱晃,一条腿挂在他手臂上,结合处没一会儿就被捣出了白色泡沫,“嗯嗯啊啊……四哥……啊啊……要被四哥操烂了,唔唔……”

陆曜低头亲她的嘴,舌头伸到她口腔中不断的搅拌着她的小香舌,宽阔的手掌抓着她的臀瓣使劲摁,恨不得将她给揉进身

体里,时时刻刻都在一起。

“唔……”

温言手攀上他的肩膀,每次被他大**狠顶时,指甲都会深深的掐进他的肌肉里,挺起身子,**压着他的胸膛,与他的

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享受着这种身体结合的快感。

身体悬空时,两条腿环上了他结实的腰。

陆曜托举着她的臀瓣,吮吸着她的舌头,抱着她朝浴室外走,每走一步,**都会顶磨在她宫口。

到了落地窗前,把她抵在窗帘上,埋头啃咬她的脖子,锁骨,一边咬一边舔,“小**,是不是我的小**。”

“是,啊啊……言言是四哥的小**,嗯啊啊……喜欢被四哥操,喜欢对四哥发骚……”

“那就再骚点。”捏住她的**拉扯,向上亲吻她的下巴,“越骚我越喜欢。”

温言低头咬他的喉结,伸出舌头舔舐他的脖子,不断扭动臀部刺激着他埋在穴里的性器。

陆曜气息越来越粗喘,实在受不了她这副骚样,从她穴里退出来,分开她的双腿,埋头吸她穴里的骚水。

“啊啊……四哥……”明明要推开他的头,最后却变成了摁住他的头,背倚着落地窗,不断的摩擦着窗帘,逼口贴在他薄唇

碾磨,“啊啊……好爽……不要咬……啊啊……四哥……”

感觉到他牙齿不断咬**,真就像是在吃什么美味食物那样,一边吃还一边发出吞咽的声音。

“唔唔……四哥……啊啊……”**声越来越响,温言剧烈的摇着头:“要来了……啊啊……”

感觉到她身体的痉挛,陆曜立刻起身,握住粗长的大**捅进了她正在高氵朝的穴里,不断的低吼:“操死你!操烂你!”

“啊啊……”一**得快感袭来,温言两眼翻白,阴精泄出来后,双腿发软,被陆曜抱回床上,继续跪趴着挨操,“啊

啊……嗯嗯……四哥……”

陆曜狠劲的在她**里冲刺,力道失控的揉着她的**,“今晚不射了,就这么一直操你好不好?把你操尿,操的你明天

都下不了床!”

“啊啊……不要四哥……唔唔……”

高氵朝过后挨操,爽感会更加强烈,嘴上说着不要,但结合处不断流出来的白浆却越来越多,身体兴奋的随着他的**扭

动,温言张口咬住枕头,喉间不断发出哽咽的呻吟。

再次从她穴里退出来,把她身子抱起来,双腿分开坐在了胯间的大**上。

“唔……”第一次背坐在他腿上,“太深了……啊啊……四哥停下……唔唔……”

这种姿势还是第一次,粗长的大**直直的顶在宫口,仿佛再用力一点就能被他顶破,“啊啊……求你四哥……”

陆曜眸底全是熊熊欲火,身体滚烫,爱不释手的揉着她的**,含住她的耳垂吸咬:“扭的再浪点,看看能不能把我扭

射!”騬芐禸傛請到hàitang(嗨棠書wu)嚸てロm閲渎

“不……啊啊……四哥……”哭求着他,又疼又爽,屁股却扭的更加快:“啊啊……”

没有折磨她太久,几分钟后便又恢复传统的男上女下,陆曜强迫她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看着我!看看我是怎么操你

的!”

温言睁开眼睛,臀下垫了枕头,仰入眼底的就是杂乱的阴毛下,他胯间那根粗长的大**在往自己穴里不断的**,画面

淫荡又刺激。

陆曜也低头看两人结合之处,手指揉搓着她的阴蒂,不断的刺激着她,“叫!叫的再浪点!”

失去理智的他只想就怎么一直操下去,被**侵蚀的完全停不下来。

“四哥……啊啊啊啊……”阴蒂和**同时被刺激下,高氵朝来的特别快,紧紧的吸咬着穴里的大**,“射给我……我要给

四哥生孩子……啊啊……”

温言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说出了生孩子这种话。

但陆曜却突然兴奋的俯下身子,大**狠劲的顶磨着她的宫口,张口含住她的唇,嗓音无比暗哑:“记住你说的话!给我

生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