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稠滚烫的精液射在了最深处,温言被烫的肉璧不断痉挛收缩,眼神涣散时迎上陆曜灼热的视线。

陆曜扣紧了她的胯根,射完精后**还没完全软,又用力的**了十几下,拔出来看到有精液流出来,握住**再次将精

液给顶回去,一滴也不让漏出来。

温言小嘴微张,感受着他**的顶进拔出,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看到她一点也不紧张,陆曜还以为她是真的想怀孕,低头亲吻她额头,眼睛,“不要再吃避孕药,顺其自然一次好不

好?”

点了头,“好。”

看到她如此的听话,陆曜很欣慰,亲吻她唇时,埋在她穴里的**再次勃起,“再来一次,这次我温柔点。”

……

温言能感觉到陆曜是真的想让自己怀孕,接连射了两次,还深埋在她穴里不拔出来,搂着她睡觉,也不让精液流出来。

第二天在浴室洗澡,被他手指又扣又挠的撩拨,在浴缸里坐在他身上又做了一次。

这次陆曜很温柔,在水中抱着她,一直亲吻着她的唇,在她紧致的穴里缓缓律动,“舒服吗?”

“舒服。”温言嗓音微哑,含住他的下唇,伸舌头到他嘴里,屁股一上一下的耸动着,每次坐下都能被他的大**一插到

底,看到他满足的模样,想到他曾经也跟其他女人这般亲密,心中有些酸涩,“四哥以前跟其他女人**的时候也想过让她们

生孩子吗?”

“……”特别想说只跟她做过,只操过她,但还没到时候,只有她全身心都只有自己的那一天,她才会接受自己曾经的自

私行为。

陆曜贴在她唇边,“你是唯一一个!只想让你给我生!只让你!”

“嗯嗯……”不管真假,任何女人都喜欢听这种话,温言也不例外,攀上他的肩膀,回吻着他,“我也只给四哥生……啊啊

轻点四哥……”

他更兴奋了,大**又粗了一圈,没控制力道,虎口紧掐着她的腰窝:“那就生!”

……

陆曜这次去部队的时间特别晚,中午11点才离开军区大院,领口下全是密密麻麻的青紫咬痕,后背也被温言抓挠的有了血

痕,坐在车里一想到昨晚她的疯狂还有今天早上的温顺,胯间的性器又微微开始了肿涨。

“四哥,酒店那边说嫂子的朋友今天退房了,应该是已经走了。”何启宾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盛西决的身份,能感觉到他这

次来西北目的不纯,但又不能说太白,只能用朋友形容。

“他不会离开。”来了西北就不会轻易走,不然也不会来。

北城那边,白家已经出手将他逼的无路可走,能够破釜沉舟放弃所有,哪是说放弃就放弃的?

“四哥?那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难道就任由他天天过去纠缠嫂子?”情急之下说漏了嘴,何启宾赶紧闭嘴。

陆曜眼神淡定:“会有人过来收他。”

……

陆曜走后,温言打开行李箱,从最里面的夹层里拿出一盒避孕药,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取出两片吞下。

其实她大可以不用这么谨慎,每个月她都有偷偷的打避孕针,不然每次安全期陆曜射精,以他内射的频率,自己恐怕早就

中奖了。

早已过了被爱情冲昏头的年龄,在还没确定自己的心前,她绝对不会让自己怀孕。

最近跟陆曜进展的太快,温言能感觉到自己正在快速的沦陷,又或者……是已经陷进去了,自己还浑然未觉,不然昨晚那

种情动时刻不会说出生孩子那番话。騬芐禸傛請到hàitang(嗨棠書wu)嚸てロm閲渎

喜欢他,想跟他一直这样生活下去,才会想要生孩子。

但是,每次一静下心,温言都觉得陆曜这个男人对自己好的有些过分,包容自己的全部,甚至连盛西决来了西北,也只是

通过粗暴**这种反应;不介意她的过去,哪怕是在知道她在纽约被人贩子绑架强奸过,也没有太过激的反应。

不可否认,向他这种拥有矜贵身份的30岁成熟男性,经历过大风大浪沉着冷静其实很正常,但从人性的角度上来看,他的

态度太过的冷静。

冷静到,就好像是他早就知道自己过去的经历。

难道他早就知道了?

温家人只有哥哥温臣和母亲刘芸知道自己之前在纽约的那次意外,辛冉也知道,但她绝对不会说出去,盛西决也是,无论

他多渣,绝不会将这种事情说出去。

如果他早就知道,又是是通过哪种途径?

这种想法一出,温言有些心神不定,在陆曜面前,显得她像个透明人,被这个男人完全掌控,还在潜移默化中接受了他这

种掌控方式,如果不是已经爱上……又怎么会接受?

发现自己已经爱上,温言的心开始乱了,再无法静心研究菜谱。

因为她发现,自己对陆曜一无所知,面对未知,她会莫名恐慌。

实在抵御不了这种未知的恐惧感,找到辛冉的号码,拨通了过去,“冉冉,我想请你帮个忙。”

辛冉那边刚结束工作,“什么忙?”

“帮我查一个人。”

“查谁?”

“陆曜。”

喝进嘴里的奶茶直接喷在了文件上,辛冉赶紧擦了擦,“不是?言言你在逗我吧?你让我查?”

“我知道你有途径。”

“……”

这话竟让辛冉无力反驳,放下手里的奶茶,不再像以前那样嬉笑调侃,神情凝重的问道:“言言你确定要查?万一被陆曜

知道你查他……”

“他也有查我。”

“什么?”

“我只是不想被蒙在鼓里,我想知道真相还有他的目的。”

“很简单啊,他查你就是为了追你啊!”

温言点头认同:“我查他也是为了了解他。”

“好吧,你回头把他的手机号,身份证号都发给我,我先试试。”辛冉也不忘提醒:“查不到可不要怪我,你也知道我就

那么点小能力。”

(查四哥,是说明言言真的爱上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