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曜的心跳在这一刻开始加快,“准备好了什么?”

“准备好爱你。”

最想听的答案竟是通过视频这种方式,这女人还真是会折磨他。

“温言,你这是逼我。”后槽牙痒的厉害,“逼我回去跟你浴血奋战。”

……

陆曜真的开飞机回去了。

直升飞机就停在了楼顶的平台,温言听到嗡嗡的声音,立刻从床上坐起来,下床光脚向楼下跑去。

陆曜走进客厅,看到从楼上飞奔下来的倩影,一把将她捞进怀里,抵在了玄关处亲。

温言回吻的很热情,黑色吊带从肩头滑落,莹白的**露了出来,“四哥……”

很快,陆曜的手覆上去揉捏,含住她的唇不时的伸舌头到她口腔中搅拌,吸着她香甜的津液,手上的力道不断加重,“知

道我有多想你吗?”

拉起她的手摁在鼓起的裤裆处,让她亲自感觉。

“我也想四哥。”没了心理戒备,温言肢体动作比过去要放浪很多,反抓住他的手往两腿间伸。

触碰到那层薄衣,发觉并没有海绵的阻挡后,陆曜用力的抓了下她的**,“敢骗我?”

“嗯啊啊……”又疼又痒,温言舒服的穴口收紧,一股股的暖液从小腹间往下流,一条手臂无力的搭在他肩膀:“四哥也

骗我了,你说了今晚不会回来。”

“还敢挑衅我?”撩开内裤一边,手指伸进去拨弄她湿滑的**,“再跟我说一遍在视频说的那句话。”

被他粗茧指腹拨弄的**十分舒服,穴里不停的往外吐淫液,温言气息粗喘:“我说了很多,四哥想听哪句?”

“最后那句。”张口含住她的下唇,一边吻一边夹住她的**上下的揉搓:“快说!”

他已经快忍不住,只想早点插进她的逼里使劲的操她!占有她!

“我想先听四哥说。”解开了他的皮带扣,温言把手伸进去,隔着内裤包裹住他硬如烙铁的大**。

陆曜抵着她的额头,眸底涌动的全是浓郁炙热的爱意和欲火:“我爱你宝贝儿,很爱,不管你信不信,见到你第一眼,我

就想把你占为己有。”

听到他的告白,温言瞬间泪眸,仰头主动亲吻他:“我已经彻底属于你了四哥。”

身心都属于了他……

“说爱我。”陆曜握住胯间的大**抵在她穴口摩擦,**上全是她湿滑的淫液,粗喘着气含住她的唇:“说。”

“我爱你四哥……唔……”大**突然顶进穴里,直接全根没入,温言抓紧了他身上的衬衣,“啊啊……爱四哥……唔唔……好爱……”

壮硕的**碾磨着她的深处,这种心与身体共同的结合,陆曜舒服的吸住她的舌头,不断的在她的穴里**顶磨,“宝贝

儿,继续说,继续!”

“爱你,啊啊……爱四哥……啊啊……”

温言每说一个爱,陆曜都会用力的顶磨她的宫口,大**又粗又长,每次拔出挺进都会磨的肉璧不断痉挛收缩,结合处大

量的淫液,随着**不断响起噗呲噗呲的水声,**而暧昧。

在玄关处做了十几分钟后,陆曜才将她抱起压在沙发上,架高她两条腿,看着自己的**插进她粉嫩的穴里,她稀疏的阴

毛上全是晶莹的水渍,两片**分开,随着**一张一合,再次想起了在纽约夺走她第一次的画面。

青紫狰狞的肉身上全是她淡粉色的血,那时的她不断用英文求着他停下,眼泪都浸湿了蒙在眼睛上的眼罩。

那时的她是那样的抗拒,憎恨自己,甚至在他射精后,她咬着牙用英文还说:“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如果被她知道那晚强奸她的人就是自己,她还会再恨吗?

陆曜不敢赌,怕一旦输了,就会像盛西决那样永远被她屏蔽掉。

比起被她屏蔽在心外,他宁愿过去那个自己在她心里继续是十恶不赦的禽兽。騬芐禸傛請到hàitang(嗨棠書wu)嚸てロm閲渎

……

一个小时后。

温言跪在沙发上,巴掌大的小脸涨红,结合处流出来的淫液不断往下滴,身后的陆曜**频率越来越快,听到他气息粗

喘,知道他快射了。

然而,陆曜却突然拔了出去,将她翻过身,分开她的腿埋头在她腿心处吸舔起来。

“嗯嗯……四哥不要舔,好痒……啊啊……”高氵朝过一次,根本就禁不起他这种撩拨,温言不断的摇头,“求你四哥……啊

啊……”

陆曜不理,照旧舔舐着她的穴口,舌头钻进去又拔出来,对准了她的穴口用力吸,恨不得将她全部的**都吸进嘴里。

“唔唔……四哥,啊啊……”温言哽咽着呻吟,十指在他发间不断的抓挠,两条腿被他手臂压住,又酥又痒的爽感快要将她

逼疯,“啊啊……会死的,四哥求你……”

她真觉得自己会爽死,他的唇太烫了,烫的她时时刻刻都像是在高氵朝一样。

看到她淫荡的**,**里吐出来的液体越来越多,手指插进去用力的抠挖起来。

“唔……嗯嗯……啊啊……”她身体像蛇一样扭动,双手抓紧了头顶的靠枕,臀部高高抬起,**湿哒哒泛着晶莹的水渍。

陆曜被刺激的面部表情都狰狞了起来,继续用力的扣弄着她深处的敏感肉豆,“喷出来给我喝。”

“啊啊……”温言觉得身体变得不是自己的,完全由这个男人操控,“四哥……啊啊……四哥……”

终于,一股股的热流在小腹处汇聚,随着他手指的**不断往外喷,“唔唔……”

好舒服,这种潮喷的感觉爽的她忘记了置身何处,只想要一直这样爽下去,“还要……啊啊……四哥再继续给我……”

喜欢她淫荡的像个**一样,知道她已经被这种快感彻底控制,挺起胯间的**抵到她穴口,“自己动。”

(围脖:臣言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