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陆曜狠劲的**,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温言已经先到了-次高氵朝。

看着身下娇喘吁吁,满脸潮红的娇媚女人,大**深埋在她穴里感受到她一阵阵的痉挛和收缩,陆曜低头亲吻她的唇,抵哑着嗓音轻笑:“今晚怎么这么敏感

“太想四哥了。”双手搂.上他的脖子,疲惫的闭上眼睛,“四哥,我可不可以休息一下”

“累了”

“嗯。”温言脸蹭了几下他的颈窝,闻着他熟悉的味道,心里很踏实:“四哥不在,我睡不着。”

今天回来就看到她有黑眼圈,明显没有之前有精神,缓缓从她穴里拔出来,亲吻了她脸颊几下,“你睡,我帮你助眠。”助眠

当双腿被他轻轻分开,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温言粉嫩的穴口立刻收缩了几下,阴精伴随着蜜液流了出来,两片**往外翻,泛着透明的水渍,画面十分的诱人。

陆曜喉咙发涩,胯间的性器昂扬挺立着,马眼处不断分泌出液体,张开嘴含住她两片**唆吸,双手摁在她的胯根,很是温柔的伸出舌头舔她湿漉漉的阴核和阴蒂。

“唔……”温言张开嘴,舒服的仰头呻吟,手抓皱了身下的床单,胸前的**涨起,酥酥麻麻的,很痒,“四哥……”

“舒服吗?”舌尖在她穴口挑弄了几下后,又对准了穴口将她露出来的阴精全部吞进嘴里,“喜欢我这样给你舔吗?”

“喜欢。”

粗暴过后最期待他的温柔,尤其是被他这样舔**,会有种正被他宠爱的感觉。

但今晚的陆曜不止舔穴,还亲吻她的腿根,大腿,再到小腹,一直向上吻,不放过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嗯嗯……”温言很舒服,手盘上他的肩膀,抚摸他硬实的肌肉,再向上抚摸他的脖颈,下巴,脸颊,高挺的鼻梁,双腿缠上他的腿上下摩擦,“四哥,喜欢你。”

看到她迷离的表情,陆曜张口含住她的手指吸舔。

“唔……嗯嗯……”睁开眼睛,迎上他炙热的目光,温言觉得自己身体快化了,随着他的舔舐,手指抖动着,下面的穴里也奇痒无比,越痒……水流的越多,“给我吧四哥。”

“不是要休息?”松开她的手指亲吻她的手背,再到手腕,一路亲到她的颈窝,在她颈窝处轻轻啃咬:“不做,帮你按摩。”

张开手握住她丰满的**,弹性饱满,刚好被他的手包裹住。

陆曜很喜欢她这对白嫩的**,又大又挺,还香,脸贴着她**,张口含住她左边的**吮吸,右边的**在手里变换着形状。

“唔唔……”抱住他的头,温言全完沉浸与这种温柔的事后温存中,喉间不断发出细碎轻微的娇吟,又酥又痒的快感一**袭来,比真正**还要撩拨心弦。

前戏暧昧又挠心,跟真正插入还不一样,前戏的时候双方都半清醒,一个目光对视都会撩的对方心间发痒。

更别提这男人还跪起身,握住胯间的大**,不断用**摩擦她湿漉漉的穴口。

“四哥……插进来……”温言后悔说休息了,弓起身子,抬臀想要将他的**吞进穴里,“求你……”

欣赏着她这副发情的骚样,陆曜握住**往她穴里顶,只**沉入,再拔出,反反复复的撩拨着她,直到将她的**激发到极致。

“啊啊……四哥你好坏,快给我。”温言坐起身握住他的**对准了自己黏滑的穴口,主动往前顶,“唔……”

随着这根粗壮的**一寸寸的顶入,她已经咬紧了下唇,全身上下都随着插入而紧绷。

陆曜猛地搂住她的腰,往怀里用力摁。

“啊啊……”全根没入在穴里,大**顶在了宫口。

——

噺第噎蝂迬蛧:rΘцrΘцщц(肉肉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