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一开始害怕,被陆曜托举着舔了几分钟后已经享受这种快感。

抱紧了他的头,两只脚蹭着他健硕的脊背,紧紧的夹着他的头,仰头呻吟着,“四哥……啊啊……好爽……”

身高将近170她体重才90斤,对陆曜来说,托举着她舔穴一点力气都不费,将她舔到来了第一次高氵朝后,大手一挥,将书桌上的东西清空在地上,才将她放到书桌上,握住胯间的大**在她流满阴精的穴口磨擦。

温言躺在书桌上,两条腿弯曲分开,脚指头抓挠着桌面,两片充血的**翻开,稀疏的阴毛上泛着晶莹的水渍,陆曜胯间那根青紫粗长的大**就顶在她穴口,画面淫荡又**。

“舒服吗?”陆曜气息微喘,想把前戏做的再足点,但她的穴口不断收缩,两人的性器像磁铁一样迫切的吸着彼此的性器,马眼处分泌出的液体跟她穴里的蜜液混合在一起,再无法继续摩擦下去,猛地挺身沉入,摁住她的腿根**了起来。

“啊啊……”跟舔的爽感不一样,这种真正被大**操的感觉才最充实,温言两手抓挠着桌面,根本不知道在抓什么,穴深处的瘙痒还有快感令她完全控制不住身体,拼命的抓,用力的夹:“嗯嗯……啊啊……四哥……好爽……”

他的**又粗又长,每次插入都能在她宫口顶磨,就如他之前所说,她的穴深,只有像他这种粗长的**才能满足**,骨子里闷骚不表现出来,但一旦骚起来,就会很疯狂。

“啊啊……四哥用力……唔唔……就那里……那里好爽……”

陆曜狠劲的在她穴里冲撞,恨不得将她顶穿,一旦开操他就不想再控制力道,知道她也喜欢这种粗暴的操法,没再收敛自己的兽欲,把她从书桌上拉起来抱下去,**从她穴里抽离,将她转过身,一边抽打她的屁股,一边后入的狠操。

“啪啪!”

“噗呲噗呲……”

拍打声和**声不断响起,温言被刺激的小嘴微张,不断发出娇媚的呻吟,“啊啊……要到了,唔唔……四哥……”

今天太敏感,根本禁不住他这样爆操。

但陆曜还想再继续,先从她穴里拔出来,手向前握住她的**揉:“今天怎么这么敏感?”

“喜欢被四哥这样操,忍不住想高氵朝。”

“宝贝儿,你太不耐操了。”搓揉着她的**,大**在她穴口上下磨了几下后,才将她抱起身回了卧室,来到衣帽间,正对着穿衣镜将她摁在柜子前,“看看自己有多美,美的我总想这样一直操你,知道什么是刚开荤的狼吗?”

“我就是!”

温言看到镜子中淫荡的自己,肉穴里一阵痉挛,两手抓住柜门,咬唇控制着尽量不要高氵朝:“四哥以前没开过荤吗?”

“……”这话,让他怎么回答?

“在没遇到你之前,我说我没开过荤你信吗?”**在她宫口顶磨,缓缓拔出又狠劲顶入。

“不信。”虽然很期盼着他也是彻底属于自己,但温言根本不相信自己是他的第一个女人,明明他技术这么好……

陆曜粗喘着气,从她穴里拔出来,转过她的身子,面对面的抬高她其中一条腿,**对准了她的穴口:“但你就是!你就是我第一个女人!只操过你!也只吻过你!”

(这张福利,下一章福利章节是7400珍珠!继续吧,珍珠疯狂砸过来!)

噺第噎蝂迬蛧:rΘцrΘцщц(肉肉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