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宋所说的视频是美国一家黄色网站上点击第一的**视频。

发布者只发布了前半部分:亚洲面孔的女人被十几名男人在看起来像是仓库的场地里追逐,躲藏,。

视频里女人惊慌失措,每次躲起来被找到,身上的衣服都会少一件,直到被脱的只剩下内衣物,被几名男人摁跪在地上围堵在中间,脱下裤子露出生殖器进行着及其猥琐的事情。

女人闭嘴反抗就被搧脸。

视频只有10分钟,播放到被搧脸就停止,发布者还说点击量,转发量都第一后,就会发布后面的视频,还标注:“绝对劲爆!还会有你们想象不到的大人物出现!”

陆曜点开视频只看了几秒钟,他眸底已经腥红一片,目前视频虽然只在一些违法的黄色网站上传播,但如果对方继续公布下去,只会对温言造成二次伤害。

“断网!把z国的网络全给我切断!”

晏宋听到这话,立刻执行指令,命人开始联系各大网络运营商。

然而,z国的网络再切断,但南襄目前还不属于z国,温言接到纽约朋友发来的视频截图,身体从头到脚都开始冰凉。

纽约的朋友并不知道视频中是她本人,还语音调侃着:“言,这个女演员长得好像你。”

手机从手中滑落,温言坐在地上,闭上眼睛全是那晚的画面,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样,那些歹徒的淫笑,辱骂,不断回荡在耳边,脑子嗡嗡的响,头很疼。

陆曜走进来,看到她这副模样,猜到了她是已经看到那段视频,“别怕,我已经联系了美国警方那边,视频很快就会被封掉。”

“封不掉的四哥,封了他们还会继续发。”温言浑身发抖,被陆曜抱在怀里还是觉得冷,“四哥,你说得对,我确实不快乐,这么多年我都走不出来就是因为我知道当晚他们有录制视频,我知道他们迟早都会再次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所以我才怕,怕再见到他们,更怕见到那个男人,我很怕他们再把我抓走,真的很怕……”

“有我在,他们不敢。”陆曜从没像现在这样愤怒过,“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四哥,你抱抱我。”紧紧搂上他的脖子,温言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只想从他身上找到一丝的慰藉,“**好不好?四哥你操我好不好?我想忘了那些人,忘了那些画面。”

捧起她的脸,对准了她的唇亲吻,尝到咸湿的泪水,陆曜的手攥紧了拳头。

温言主动脱去他身上的西服外套,解开他的皮带扣,没有一丝前戏的跨坐在他腿上,抬臀吞下了他胯间的性器。

干涩紧致的肉穴包裹着他粗长的大**,有些疼痛,毫无爽感,但她宁愿疼,也不想再回忆那些画面。

知道她是想转移注意力,陆曜亲吻着她的唇,尽量让她身体放松下来,感觉到她有些湿润后,才在她穴里缓缓的律动起来。

“唔……”温言眼角湿润,双手抓紧了他的肩膀,臀部前后的耸动,“四哥操我……快用力操我……”

她急需要一场激烈粗暴的**,左右摇摆着腰肢,含住他的舌吮吸,紧紧的吸咬着他的大**扭摆臀部,让大**不断的顶磨在敏感的宫口,“啊啊……操我……求你四哥……”

心疼这样的她,陆曜摁住她的臀,猛地挺入,配合着她的需求,尽量的满足她。

……

半个小时后。

温言趴在床尾,屁股高高撅起,不断的淫声**,噗呲噗呲的**声,啪啪的撞击声不断响起,陆曜每次都顶到她最深处,捏揉着她的**,不断加快力道。

“啊啊……好爽……四哥……啊啊……”抓紧了床单,头埋进被子里,像只鸵鸟一样撅着屁股,“唔唔……骚逼要被四哥操烂了,啊啊……”

结合处大量的白浆沿着腿根流下来,爽的她再想不起那些痛苦的回忆,只有身后男人带来的爽感,只想被他这么一直操下去。

他们就这样不知疲倦的**,高氵朝射精后就休息,温言再次痛苦后就会趴在陆曜胯间,含住他微软的**吸舔,硬如烙铁后再坐在他身上疯狂的扭摆。

一次次的巫山**,床单湿了一片又一片,直到彻底没了力气,温言才趴在陆曜身上,闭上眼睛哑声低喃道:“四哥,我爱你,很爱你……”

因为这个男人就是她世界里仅存的一道光,在最黑暗的时候给她温暖,给她鼓励。

然而,还没温暖多久,她的世界就再次迎来了冰雪。

陆曜去了浴室,他的手机再次响起,还是那个号码,但这次……对方却是指责。

【南霄哥哥!你就个骗子!你骗了我!骗了我们所有人!】

【那个女人是你老婆!她根本就是不是我哥哥找来试探你的女人!】

【你说我哥哥冷血!你又何尝不是冷血?为了完成任务你竟然让你自己的老婆陪你演戏!】

……

噺第噎蝂迬蛧:rΘцrΘцщц(肉肉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