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10点半,南襄。

跟温臣通过话中,陆曜的唇角全程都在上扬。

他笑自己果真低估了温言。

先斩后奏的断了他所有的退路,先是将合约婚姻告诉温家人,为了防止家人再撮合,还说他有了喜欢的人,最好笑的是,这女人竟然搬出了盛西决当挡箭牌。

还喜欢盛西决?

呵呵,原来喜欢这种词,她随口就能说出来。

面对温臣的质问,他全程都没反驳,只一句:“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温臣只好放弃再问。

……

通话结束,陆曜坐在沙发上反复不停的吸着烟,尚珺彦拎了瓶酒过来,看到他这副消沉的样子忍不住嘲笑:“就这点出息?媳妇儿走了就去追,在这里一个劲的折磨自己干嘛?”

陆曜冷瞥了他一眼,“苏晴走的时候你怎么不去追?现在才来南襄,不觉得晚了吗?”

“就是晚了,才提醒你赶紧去追。”尚珺彦笑容无奈,“我是追不回来了,总不能也让我的好兄弟跟我一样打光棍?”

“好兄弟?说这话的时候摸摸你的良心,你尚珺彦什么时候拿我当过兄弟?”

尚珺彦没回答,抿了一大口酒,“陆曜,你是不是特瞧不起我?我费劲心力的从我大哥手里抢到了这总统之位,我爸是被我硬生生气死的,他是真的没闭眼,就那样一直瞪着我,我以为当上了总统我就能证明了自己,证明他们之前的选择是错的,我他妈的证明了自己,在他们眼里就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

“知道吗?我谁也不信!只信自己!因为我觉得谁都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陆曜懒得听他为了自私开脱的废话!“那你以后就继续靠自己,我没时间再陪你玩,回去我就移交兵权。”

“你他妈我听我讲完!移交兵权个屁!”打断他的话,酒杯直接甩了出去,尚珺彦明显是醉了,“我尚珺彦再防谁,也他妈的从来没防过你陆曜!是!我给你上将的军衔是为了让那帮内阁的老头对你们陆家有意见!但我也是因为信任你!才会把兵权交给你!因为除了你,我真不知道还能信谁。”

“自古以来君王都多疑,你尚珺彦也不例外。”陆曜站起身,“你做的没错,只是你太贪,想要至高无上的权利,又想要几个肯为你出生入死的兄弟,还想要一个对你死心塌地的女人,金字塔顶的王哪个像你这么贪的?”

丢下这些话,陆曜回了房间再没出来过。

尚珺彦从沙发滑在地上,嘴里碎碎念着:“我愿意拿权利换回来你们,可你们谁会给我这个机会?”

……

陆曜回了房间后一直翻看着手机相册中跟温言婚礼的视频和照片,看到眼睛干涩,他才不舍的放下手机,躺在床上回忆着这一年来短暂的甜蜜生活。

太短暂了,才刚得到她,一切就又回到了最初点。

再次拿起手机,拨通温言的号码,因为太想她,哪怕只是听听她的声音也行。

如他所想,温言并没接听,任凭他反复的拨打,都是未接。

【我现在才发现我就是太惯你这个女人了,你要不是持宠而骄,又怎么敢这样欺负我?嗯?】

看到这条短信,温言真不知道这男人是哪来的自信才会说她欺负他。

陆曜又给她发来了第二条:【以为先斩后奏就能跟我撇清关系?言言你好像忘了?我陆曜是无恶不作的禽兽,四年前为了得到你我都能把你给强奸了,四年后我照样也能,不是要跟盛西决复合?那你就做好当寡妇的准备。】

寡妇?

这是不再伪装绅士了,开始暴露真面目了?

温言给他回复了,只有五个字:【我只会殉情。】

陆曜这次直接笑了出来,这女人比他还刚。

就不能服软求他一次?

至少那样他还能狠下心不再打扰她的生活。

因为他最见不得的就是她的眼泪。

操她的时候恨不得把她操哭,下了床就只想让她笑。

那天她要离开没阻拦,就是因为她流了太多的眼泪,那一刻,陆曜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

强留她在身边只会让她流更多的眼泪吧?

沉思了许久,他才回复:【言言你赢了。】

……

(别急!火速码字中!下一章要跟言言见面了。)

噺第噎蝂迬蛧:rΘцrΘцщц(肉肉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