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被他盯的脸发烫,别过脸去,“四哥,我们回去吧。”

“嗯。”陆曜没有逼她太紧。

两人并肩而走,中间有几次转弯,温言才发现这里似乎是跟主楼相反。

陆曜没再瞒她,“我爸妈不相信你是我女朋友,你哥也不信。”

不相信?那跟来这里有什么关系?

他又说:“我住这栋楼。”

“……”温言听懂了,他是要把这戏演足。

走进这栋楼里,看到装潢偏现代风,室内的摆设也是极其简洁,倒是跟他本人的风格比较符合。

陆曜从酒窖拿出一瓶红酒,两个高脚杯,分别都倒了三分之一。

温言接过,在客厅里缓慢的走动,欣赏着墙壁上一些壁画,看到落款都是“央”。

阮央?

“阮央也住这儿?”

陆曜抿了口红酒,北方的室内暖气太足,感觉有些闷,解开了领口的两粒扣子,“我爸妈认她当了干女儿,考上美院后她就一直住在陆家这边。”

“住了几年了?她现在大几?”

“大三,住了有三年。”

都住了三年了,想必也已经跟陆家人建立了很深厚的亲情关系,温言能感觉到刚才阮央看到自己时眼中的嫌弃,还有陆妈妈当时的反应,可能在陆家人的心里都觉得陆曜这个儿子跟干女儿阮央有点暧昧,潜移默化中认为这俩人是一对。

如果真是这样,将来自己跟陆曜结婚后所要面对的麻烦事还真是一大堆。

陆曜似乎看透了她心中所想,“我妈不是那种会硬撮合姻缘的愚妇,阮央是阮央,她是她。”

温言问:“那我嫁过来后都应该注意什么?又或者,我需要做些什么?”

“除了做好我的陆太太,其余你什么都不用做。”陆曜说这话时,目光紧凝着她,“我说过,你无需迎合任何人,只需做你自己。”

最怕跟他对视,温言刚想扭头避开他的视线,下巴却被他高高抬起,“有人过来了。”

“……”什么?

这次,还没等到她扭头去看落地窗外,陆曜的吻就落在了唇边,紧接着,夹杂了葡萄酒香的男性气息沁入鼻腔。

温言瞪大眼,大脑一片空白。

“闭上眼睛。”就在她唇边开口,手里的高脚杯放在她后面的钢琴上,搂住她的腰将她抵到落地窗前,气息微喘着,含住了她的下唇,“总得让他们相信?嗯?”

……

15分钟后。

温言气喘吁吁的背靠在落地窗前,唇上的口红已经全部被面前男人吃掉,舌尖也被他吸的发麻,双腿发软,手臂无力的搭在身体两侧,看到他用拇指擦了下唇上粘的口红,动作极其的撩人。

快不能呼吸了,第一次大脑缺氧到这种地步,“他……他们走了吗?”

“还没有。”陆曜低头与她额头相抵,手掌在她腰窝处轻轻磨挲着朝下,感受到她身体的紧绷后,猛地将她的臀往胯间摁,“温言,我给你婚姻和自由,你能给我什么?”

抵在小腹间的硬物是什么,温言太清楚,成年男女之间没必要说太过露骨的话,稍微一暗示就懂彼此,她并不是傻白甜,26岁的年龄,还是一名**片女导演,对性的认知比一般人都深。

知道性跟**的区别,前者是寂寞男女填补空虚的必需品,后者是相爱的男女之间传递爱对方的方式。

很明显,自己和这个男人属于前者。

温言与他对视,眼眸明净:“四哥,我只性不爱。”

“成交。”话落的瞬间,陆曜再次压向了她的唇。

(继续求份子钱!珍珠啊亲们……,点击评分就是送珍珠,有读者一直问是不是sc,是的,sc,因为四哥很多年前就认识温言,今晚要开假车,请把安全带系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