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酒店在纽约当地小有名气,中餐跟国内一些名店比起来虽然略显逊色了点,但味道也算可以;温言喝了几口粥,察觉到对面的男人一直看着自己,始终没有动筷子,“你不饿吗?”

陆曜注视着她,认真答道:“你比菜美味。”

这话让温言想起第一次在湘城跟他吃饭,他说的也是这样的话,夹了块西蓝花到他碗里:“虽然我比菜美味,但是光看我是吃不饱的。”

陆曜拿起筷子,尝了口她夹的菜,只觉得胃口大开,“附近有家中餐馆还不错,开了有十几年,是晏宋一个远房亲戚开的,明天带你过去尝尝?”

“附近?你是说渝房居?”

“去尝过?”

温言点头:“嗯,读书的时候跟辛冉经常一块过去吃,没想到还是晏总亲戚开的,世界真小。”

“确实小,当初如果知道你就是温臣的妹妹,我也不用找了你三年才找到你。”

“……”

谈话陷入了僵局,温言主动夹了鸡块到他碗里:“先吃饭吧四哥。”

听她叫四哥,陆曜再没继续刚才的话题。

饭后温言收拾完后离开,这次陆曜送她到电梯前,目送她走进电梯里,再没说什么。

温言按下关闭键,电梯门缓缓关闭,与站在外面的他目光相对仅几秒,电梯门关,她的世界再次迎来了平静。

因为她发现,在面对陆曜的的时候,心跳加快的速度超过了要将这个男人从自己心里驱赶的速度,只有在自己独处的时候,大脑才能时刻保持清醒。

……

一周后。

温言开始变的忙碌,经常拍戏到深夜,实在太累就住在了片场附近的酒店。

母亲刘芸给她打电话,看到她又是熬夜,心疼的不断提醒她不要那么拼,说她又不愁吃又不愁穿的。

温言都是笑笑而过,“您知道的,我喜欢工作。”

严格来说是她除了工作根本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只要闲下来就会想那个男人,想到总忍不住去找莉莉安聊天,就想知道他最近在做什么,都去了哪里;这种想念随着时间的推移只增不减。

半个月后一次拍摄事故中,温言指导薇娜拍戏的时候不小心踩到染料滑到,腿摔骨折了,陆曜听到了这个消息后立刻赶到医院。

剧组的人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制片人莉莉安,看到投资商竟然过来了,一开始还以为是单纯的欣赏,但是陆曜看温言的眼神实在太过炙热,难免让人联想其他的关系。

尤其,离开医院时还是陆曜开车送温言回去。

当晚群组里炸了,纷纷讨论温言跟这个投资商南霄是什么关系。

看到群里薇娜发的震惊表情和问号消息,温言放下手机,朝厨房望了眼,陆曜熬好了骨汤端出来放在餐桌上,走过去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来。

温言这次没反抗,“谢谢你四哥。”

陆曜全程沉默,给她盛好汤后离开餐厅去了阳台。

喝汤的时候温言时不时朝阳台望一眼,看到他留给自己的是一道逆光背影,有那么一瞬间,总觉得在他身上看到了孤独的影子。

想起他曾说的卧底生涯,还被沈城逼着亲手杀死自己曝光了身份的兄弟,贩毒杀戮,拐卖,在那种黑暗丑陋的地方待了整整三年,难以想象他当时的心情。

包括那晚被他贯穿,听他在耳边不断的说:“甜心,我别无选择。”

哥哥温臣说过,就算那晚陆曜不碰她,确实也能将她从那种地方救出去,但下场是身份曝光,三年的卧底生涯全毁,那些牺牲的兄弟等于白白牺牲。

他还说不管那晚陆曜是出于哪种目的,如果换成是自己或者其他的兄弟,也都会选择跟陆曜一样的做法,因为选择执行任务的那一天,命已经交给了阎王,阎王决定几时取就几时取。

……

当晚陆曜住下了,听到他在楼下接听电话,英文语气中的烦躁,涉及到南襄和z国,还听到了沈城的名字后,温言柱起拐张走出卧室,站在楼梯口没等他结束完通话,才开口:“我可以请安妮过来照顾我的,四哥你可以去忙自己的事情。”

陆曜抬头看她,眼神中都散发着一种无力感,放下手机朝楼上走去,走过一个个台阶,到了她面前:“又赶我?”

“你很忙。”温言低头沉思片刻后抬头与他对视:“你现在有任务在身,不能再因为我分心。”

“我的任务就是保护你的安全,沈城出狱后还没动静不代表他不会动你。”

“如果是为了我安全,你大可以直接把沈城击毙,沈城死了,我就安全了,你也就不用保护我了。”

“你这女人。”陆曜轻笑,抬手揉了下她的头发:“就不能装傻?傻点的女人才可爱。”

温言也笑了:“四哥当初喜欢我,不就是因为我聪明吗?”

手向下抚摸她的脸,朝前跨了一步到她面前,低头抵在额头:“宝贝儿,聪明的过头了也不好。”

他嗓音磁性低沉,开口间口腔中的气息喷洒在唇边,温言心间酥酥麻麻,禁不住他这种暧昧距离的试探,扭过脸去。

“躲什么?”陆曜的脸追过去,高挺鼻梁蹭过她的唇瓣,“怕我碰你?”

他眼神戏谑自嘲:“我要是真碰了你,恐怕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吧?以你聪明,你会躲到一个我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代价太大了,我不会为了一时爽落个像尚珺彦那样追妻火葬场的下场,虽然我现在的下场跟火葬场也没什么区别。”

离开她的脸,朝楼下走去,边走边说:“早点睡,有需要帮忙的随时叫我。”

(言言会主动开撩的,她已经逐渐的接受四哥,她的性格就是特拧巴,特防备,不可能突然就倒追四哥,那完全不符合她的性格。)

噺第噎蝂迬蛧:rΘцrΘцщц(肉肉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