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屁股扭的越快,陆曜**的频率就越快,力道一次比一次狠,包裹住这她丰满的**用力捏,阴囊击打在她穴肉,埋头在她颈窝不断的吮啃,“我这几个月想你想的都快疯了,你把我拉黑的时候,我就想如果有一天你再被我骗到手,我一定会这样狠狠的操你!把你的逼给操肿!逼里嘴里都是我的精液!把你给操成**荡妇!让你再也离开我的大**!得不到你的心,我就把你的身体给彻底占有!不管你恨我还是烦我!我都要操!”

气息粗喘着抬起头,停止了**,“但我发现,见到你后就不舍得再用性留住你,只想疼你,宠你,对你一直好下去。”

温言眼神迷离的抬起头,突然很想抱抱他:“四哥,帮我解开。”

帮她把手腕上的领带解开,陆曜亲吻着她的后颈,大**深埋在她穴深处缓缓顶磨,“我知道你也想我了。”

温言手向后抚摸他的脸,扭头找寻他的唇。

陆曜向下亲吻,吻过她圆润的肩头后才与她唇齿纠缠,吸住她的小香舌,津液交换着,性器结合处不断往下滴淫液,谁也不愿离开彼此。

……

在化妆间里做了很久,离开片场夜幕已降临。

主驾驶上的陆曜开的很快,因为他还没射,他不想在那种地方射出来。

到了公寓后,温言刚指纹解锁开门,陆曜已经将她抱在怀里亲吻,一边吻一边进房间,门关上,包包,钥匙陆续落在地上。

窗帘拉上,温言被陆曜摁在沙发上,后入的姿势插进她穴里,就着湿滑的淫液在她穴里顶磨,“还是在这里操的爽,喜欢我在哪里操你?”

“车里还有衣帽间,大床上的被子里……”她如实说着喜欢的地方,等于暴露出自己的性癖——她喜欢性窒息快感。

车里和衣帽间都很狭窄隐秘,做的激烈的时候那种呼吸不过来的性快感异常强烈,温言也是在跟这个男人尝试过后才发现自己有这种性癖的。

“喜欢性窒息?”陆曜低头贴在她后颈:“等你脖子上的伤好了,我带你玩个新鲜的,绝对让你爽的喷水!”

温言知道他说的玩法,一边操一边掐脖子,喜欢性窒息快感的人往往对这种玩法都欲罢不能,“我现在就想玩。”

知道他不会在这种时候玩,因为自己脖子上还有伤,“我不想别人在我身上留下痕迹,我要四哥留下的痕迹。”

将她转过身,手掌覆上她的脖子轻轻掐住,陆曜眸底都快喷火:“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放任一个男人对你做任何举动的时候,这个男人只会更加不知收敛。”

“我想看四哥你不知收敛的样子。”温言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我也想知道自己到底能有多骚。”

陆曜后槽牙狠咬,放在她脖子上的手掌也开始收紧:“那就如你所愿!”

……

温言躺在大床上,双腿紧紧的环在身上的男人腰间。

陆曜低头亲吻着她的脖子,在她的穴里冲撞,手掌游走在她锁骨缓缓向上,到了她颈部手掌缓缓收紧,“宝贝儿,你会后悔这样纵容我的。”

话刚落,猛地收紧掐住了她的脖子,胯间的大**在她骚洞里横冲直撞!

“啊啊……唔唔……”温言被掐的呼吸不过来,穴深处被顶磨的快感却十分的强烈,比蒙在被子里**还要强烈,“嗯嗯……唔唔……”

双手一开始抓挠床单,双腿也乱蹬,但随着这种快感的加强,她已经快窒息,“啊啊……”海棠書楃γi粬書斎儘洅po-壹⑧

濒临死亡的快感,一**的袭来,爽的绞紧了穴里的那根大**。

陆曜被她夹得摁住她乱蹬的双腿,失控的在她宫口狂顶,“是我的!是我的!”

“啊啊……”

高氵朝来临,陆曜也射了精,温言大脑一片空白,像是短暂的昏迷了片刻,等她意识恢复,仰入眼底的是陆曜愧疚自责的眼神,“是不是我下手太狠了?”

“四哥。”气息很弱,但她却扬起唇角,“我很喜欢。”

陆曜失笑,“你这女人,还真是逼我当禽兽。”

立刻将她抱起往浴室走,花洒打开,温水浇了下来。

温言的脖子再次被面前的陆曜掐住。

陆曜彻底化身为禽兽,掐住她的脖子亲吻她的唇,蔫坏的用膝盖顶磨她腿心的穴,将她撩拨的娇喘吁吁,两腿发软的只能靠在墙壁上。

一吻结束,他的手沿着脖子向下,在她丰满的**上轻轻抚摸。

温言吞咽着口水,耳边响起的是水流声,她眼神期待的看着面前的陆曜,四目相对,心灵相通的都知道在对方在想什么。

陆曜扬手在她**抽了一巴掌,力道很轻,却足以让她兴奋。

“啊……”温言后仰着头,挺起**,更像是往他手里送。

“啪!”又一巴掌落在了她左**。

“啊啊……”温言爽的再无法矜持,“四哥继续,我还要。”

越爱她越舍不得跟她玩这种情趣,这种纠结心理下,只会放大内心的**,有那么一刻陆曜真想彻底成禽兽,“我真想玩死你!”

(性窒息可不要瞎玩啊,四哥跟言言这是玩情趣,四哥那么爱言言,可不会下狠手,这只是他俩的情趣!你们可别模仿啊!就当看看就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