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闸门打开,温言想起那天趁着无人看守,忍着腿心的疼痛跑出废厂房,空无一人的马路上一辆车缓缓驶来,别无选择的拦下了那辆车,主驾驶上的男人看上去很斯文,看到她衣衫不整的模样,下车后还脱下外套给她披上。

上车后那个男人还建议她报警,跟她说可以送她去警局,当时慌乱下,她拒绝去警局,只想远离那个地方。

就连到了公寓后,她都忘记了要那个“好心人”的联系方式。

现在想想,那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没有人看守?

她怎么可能会如此的幸运,逃出去后就遇到了好心人?

……

四层总统套房里,沈城背对温言站在窗前,外表绅士儒雅,很难让人联想到他就是传闻中杀人如麻,冷血粗暴的x。

温言已经不怕他,不然也不会跟他上来,“你那天为什么放我走?你派人抓我不就是为了试探四哥吗?”

四哥?

舌尖舔过后槽牙,沈城扬唇一笑,转过身与她对视:“我说不是我派人抓的你,你会信我吗?”

“不信。”

“你这女人,就不会先说谎稳住我?激怒了我,就不怕我把你跟陆曜一起弄死这艘游轮上?”

温言眼睛都没眨一下:“你要是想弄死我,那天就不会送我离开。”

“真是个聪明的女人,可你再聪明,还不是被陆曜给骗到手了?”沈城朝她走近,“如果是我派人抓的你,我又何必还要放你走?多此一举不是吗?试探陆曜?我那时候已经把他当好兄弟,我都准备把我妹妹嫁给你,我还怀疑他?”

他气场太过强势,温言朝后退。

她退,沈城就逼近,“就那么相信陆曜的话?他那种谎言随口就来的男人,哪点值得你信?”

“我只信他。”温言立场坚定。

无论是谁都撼动不了陆曜在她心里的地位,一旦爱了,就绝不再质疑,因为爱的前提是信任彼此。

沈城冷笑:“我曾经也只信他,结果呢?我的下场你也瞧见了,z**方盯着我,集团这边的人想弄死我,美方恨不得将我驱逐出境,我沈城成了人人喊打的老鼠,我的妹妹sara因为他的背叛得了失心疯,发起病就是个疯子,得把她给锁起来才能防止她不伤人。”

“那是你咎由自取!”温言一点也不惧怕他:“那些经你手被拐卖,器官被活活挖走的人就不可怜吗?就因为你想富可敌国!残害那些那么多人!那么多人因为你离开了自己的家人!失去了自己的生命!你现在怕死了,又开始埋怨别人,沈城……这属于你的报应!你就算是死了,也无法给那些死去的人赔罪!”

“我他妈的只是为了钱,也是为了活命!”沈城瞬间暴怒!伸手掐住她的脖子,不再温和儒雅,面容狰狞:“如果只是为了钱!谁他妈的会像我卖命卖到这个份上!你跟陆曜这种从小就生活在蜜罐中的女人又怎么能体会到我们这种底层人的痛苦?你们一出生就拥有一切!而我们一出生就是耻辱的象征!被遗弃!只能讨饭为生!我们所做的一切能活着!”

“为了活着不惜牺牲别人的性命和幸福!你们这种人就该下地狱!”

“那我就先送你下地狱!再让陆曜下去陪你!”

手掌收紧,看到眼前女人瞳孔瞪大,还是一副不惧又嫌弃的眼神,沈城狠咬着牙,“求我!求我我就放了你。”

温言绷紧嘴,一声未吭。

看到她这样,沈城竟笑了,松开她的脖子转过身去,“还真是跟小时候一样犟,以后别那么犟,不是所有坏人都是像我这样会放过你。”

(我终于可以不瞒着你们了!对!沈城小时候就认识言言!还暗恋她很久!)

(所有关于四年前那晚的标题都有备注真相二字,跳章看到这里不明白的,请把所有关于“真相”二字的章节看一遍。)

131四年前那晚的真相3(四哥爆操言言)<他似火(军婚高干婚恋)(臣言)|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精品文壆:rou(肉書屋)。xγz/8258139

131四年前那晚的真相3(四哥爆操言言)

“小时候?”温言心中疑惑更深,“你认识我?”

连续的问号,沈城听的有些焦躁:“不想被我掐死就赶紧离开这儿!”

一想到被她忘记,心中如火在烧。

……

温言没回宴会场,去了客房。

浴室洗澡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沈城那张脸,努力搜寻记忆,始终还是毫无印象。

洗过澡后,看到手机上十几通未接来电都是陆曜。

给他发了消息,告诉他身体太累回了客房睡觉。

陆曜上来的时候她已经躺下,“很累?”

“嗯,困了,想让四哥抱着睡觉。”

剧组的人应该都知道了他们之间的暧昧,不在乎会被他们想成什么关系,温言这一刻只想躺在这个臂弯中睡觉。

陆曜冲完澡出来,上床把她拥入怀中,关掉了台灯,亲吻了下她的耳根:“睡吧。”

“嗯。”温言一点也不担心沈城今晚会动手伤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他那双眼睛,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再次涌现,“四哥,沈城很坏吗?”

“怎么想起来问他?”

“好奇。”

“他是个亦正亦邪,性格阴晴不定的男人,除了妹妹sara,其他人在他眼里都不算是人,他可能不认为自己坏,但他的所作所为都残暴不堪。”陆曜察觉到了她今晚的异常,没有点破:“他已经被保释出狱,如果见到他一定要告诉我,不要擅自做主跟他有任何交流。”

“嗯。”

……

温言睡着后,陆曜下床穿衣离开了房间。

找到监控室要进去,里面的沈城透过监控视频看到后,主动给他打开了门:“好久不见。”

果真是他。

陆曜走进去,把门关上。

“没带枪?”沈城慵懒的坐在椅子上,一脸嘲讽的笑意:“不像你的作风。”

“利用一个女人也不像你的作风。”反复看过酒店那天的视频,是他救下的温言,“她不是你能动的女人,如果你想多活几年,就别触碰我的底线。”

“啧啧,底线?你陆曜的底线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女人了?你的国家呢?命都已经上交给了你的国家,你拿什么保护她?”

“那你就试试,看看我拿什么保护她。”陆曜眼神平静:“只要你想死,我不拦。”海棠書楃γi粬書斎儘洅po-壹⑧

“呵呵……”沈城笑了起来,“我要是想动她,你觉得四年前我会放她走?陆曜,别总给自己竖立什么正能量主,你骨子跟我一样!都他妈的烂透了!老子喜欢了她十几年都没有动她!你为了得到她竟然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z国的上将?强奸犯还差不多!”

“十几年?你认识她?那晚不是你派人把她绑来试探我?”

“我去你妈的试探!”大步跨过去,沈城挥手给了他一拳,“装什么无辜!要不是你绑了她!你能那么快就得到她?”

陆曜反手揪住他的领子,眸色幽深,“真不是你?”

“如果是我派人绑的她,你觉得会轮得到你得到她?”他又重复:“我他妈的喜欢了她十几年!”

回到房间后的陆曜耳边一直回荡沈城那句话,喜欢了温言十几年……

温言那年才23岁,他们小时候就认识?

想起之前沈城说的:“如果我有一天能全身而退,我一定会把自己漂的干干净净的去见我喜欢的那个姑娘,我现在那么脏,真不配去见她,你都不知道,她是那种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女人,要是被她知道我现在这副德行,恐怕会亲手将我送进断头台。”

“那姑娘很漂亮,美的像画一样,每次我快撑不下去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死之前怎么也要去见见她,不然我他妈死了也不甘心!”

沈城口中的那姑娘,性格跟温言几乎完全一样。

一想到四年前那晚,如果不是自己先见到受困的温言,而是沈城……

一股嫉妒的怒火开始在心间燃烧,摁灭烟头走进卧室,掀开被子上床,撩起温言的睡裙,埋头在她两腿间,拨开两片**开始吸舔。

“唔……”温言还在睡梦中,没有完全清醒。

随着那条火热灵活的舌头不断往穴里钻,湿滑的液体开始流出来,越流越多,穴深处奇痒无比,“嗯……”

身体有了反应,两条腿来回蹭着床单,“啊啊……不要……”

知道她快醒了,陆曜握住胯间粗长的**就着穴口的淫液往里面一顶。

“唔……”温言刚睁开眼睛,仰入眼底的是陆曜一张深沉的面孔。

他很少会表露出自己真实的情绪,哪怕是**再激动,也只有眸底的**才会将他出卖。

被他大**碾磨着宫口,感觉到他的强势攻占,温言很快就娇声呻吟起来,“四哥……唔唔……轻点……”

陆曜根本停不下来力道,一想到那晚如果是沈城先从拉斯维加斯回来,她很有可能就会是沈城的!

架起她的双腿抗在肩膀上,挺动着腰在她穴里又快又狠的**,**享受着她紧致的包裹,**不断的摩擦她的湿滑的肉璧,“叫!叫的再浪点!”

“唔……四哥……”操的太深了,她还没来得及适应这种粗暴的方式,“疼……四哥……唔唔……轻点……求你四哥……”

任凭她求,陆曜都没放慢速度和力道,他只想在她穴里一直这样野蛮的操,只有这样操才能感觉到她真实的存在,“说是我的!说!”

“啊啊……我是四哥的,嗯嗯……四哥……啊啊……”温言想抬手推他,被他操的手刚抬起,又重新抓紧床单,胸前的**随着**剧烈的晃动。

陆曜俯身,抓住她身上的睡裙用力一撕,“是谁的!回答我是谁的!”

“是四哥的……啊啊……”太快了,每一下都顶的极深,又爽又疼。

温言快受不了这种狠操,哭了出来,“四哥……嗯啊……”

带着哭腔的呻吟只会令身上的男人更兴奋。

陆曜粗喘着气,肌肉不断的扩张,古铜色的肌肤上全是薄汗,在暖色的台灯下映照的十分性感,腹部人鱼线随着用力凸起,浓密的阴毛下青紫色的大**在温言粉嫩的穴里进进出出,每次拔出来肉身上都沾满了透亮的水渍。

随着剧烈的**,两个的阴毛上都沾满了水渍,画面十分的淫荡诱人。

“啊啊……唔唔……”温言手盘上他的肩膀,身体被他顶的乱晃,“四哥……求你……啊啊……”

断断续续的求饶着,每次求饶的话语刚出,他的力道都会更加的狠快,像是要将她的逼穴操穿一样。

陆曜异常的粗暴兴奋,全程都在强调:“是我的!是我的!”

最后射精时他也没有拔出来,摁紧了温言的翘臀,将滚烫的浓精全部都射到了她的穴里。

(问题来了:谁派人绑了言言?微博看过剧透的不用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