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之前对陆曜很防备,每月打一针避孕针,还会在排卵期吃避孕药。

自从敞开心扉接受他后,温言就经常在想当有一天有了两人的宝宝的画面,向他这么会宠人的男人,有了宝宝后,应该会更宠孩子吧?

“再过两年要孩子。”伸手将她汗湿的发塞到耳后,陆曜吻了下她的鼻尖,“现在只想独宠你一人,再多一个我怕我会宠不过来。”

温言指甲挠着他下巴上的胡茬:“我负责宠孩子?”

“我会吃醋。”用力的咬了口她的下唇,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还在坚挺的大**瞬间顶到了她深处的宫口,透亮的阴精流出来,染湿了地板,“就不能先宠宠我?嗯?”

被他这一下顶的穴口缩紧,温言两条腿瞬间弓起,“四哥想让我怎么宠?”

俯视着她潮红的脸,陆曜抵着她的头,挺腰在她穴里缓缓律动,嗓音暗哑:“这会儿又装傻?信不信我干死你?”

**的时候他总会在绅士与糙汉之间转换,糙话会暴露出他内心最卑劣的一面,温言喜欢这种反差感,她喜欢这个男人为自己疯狂,绵柔的掌心覆上他的胸膛,缓缓向上抚摸,双唇贴在他耳边碾磨”“四哥试试,看看是你干死我,还是我先夹断你的大**,啊……”

没等她收缩**,陆曜的**已经在她宫口用力一顶!

“嗯啊啊……四哥好坏……唔……”抓紧了他的肩膀,双腿紧紧缠上他的腰,臀瓣收紧,肉璧开始夹紧了穴里的大**,“嗯嗯……”

“呲……”被她这么一夹,陆曜爽的握住她的**揉,低头轮流吸舔奶头,挺动着腰在她穴里狠捣,“继续!看看是你先把我的**夹断,还是我先给你的逼给操烂!”

“啊啊……四哥……”太深了,接连高氵朝两次,她的穴已经敏感到了极致,被他这样狠顶下去,会很快又来高氵朝,“轻点……啊啊……要不行了……啊啊……”

“不行了也得忍着!”陆曜气息粗喘,再没控精,埋头吸咬着她的颈窝,大**在她穴里疯狂的**,“嗯……”

喉间发出嘶哑的喘息,十分的性感,听的温言搂住他的脖子,丰满的胸部被他硬实的胸膛挤压,快感越来越强,她也忘我的呻吟喘息。

终于,陆曜发出一声嘶吼,**像是顶入了她子宫里一样,把滚烫的浓精全部射了进去。

……

第二天,陆曜像足了一头吃饱后休憩的狼,躺在床上注视着温言下床去了浴室,腰细臀翘,胸又大,还长了一张自带媚态的媚颜,看到磨砂玻璃后她身材的曲线,胯间的性器再次勃起。

要不是昨晚要了她太多次,他一定会冲进去把她压在玻璃上再狠狠操一次,一想起她撅高屁股挨操,莹白的**压在玻璃上的画面,**立刻挺起。

为了熄灭欲火,拿起手机看了下微信,看到跟尚珺彦,晏宋还有温臣的四人讨论组里消息提示几百条,点进去往上翻,全是这三个男人的酸话。

尚珺彦还艾特他:【老四,要不要我给你寄点补肾的过去?】

晏宋:【你他妈别给四哥寄了!你给我寄点降火的!】

温臣:【你们都有病,都应该吃药败败火!】

尚珺彦跟晏宋立刻一起攻击:【大舅子了不起啊!信不信立刻把你给踢出去!】

……

看到这里,陆曜扬唇笑了起来。

温言洗完澡出来,看到他笑容满面的模样,阳光洒在他脸上,就像画一样,过来时候没带相机,下次如果他再笑,一定给他拍下。

察觉到视线,陆曜抬起头,欣赏着她出浴的美态,放下手机下床,尺寸惊人的**还挺立着,他一点也不遮掩的走过去,“知道男人什么时候最危险吗?早上晨勃的时候,可你这女人偏偏还湿身诱惑我,嗯?你说我该不该惩罚你?”

浴室的门再次打开,关上……

没一会儿,磨砂玻璃上显出温言白嫩的**,她的**挤压在玻璃上,手掌贴在上面,撅高了屁股再次被身后的男人操弄。

刚才幻想的画面成为现实,陆曜兴奋的扬手往她屁股上搧了一巴掌,“早晚会被你这个小**给榨干!”

“嗯……啊啊……”温言抓挠着玻璃,沉沦在性快感中不可自拔,眼神迷离的扭动着肉臀,已经说不出话来。

40多分钟陆曜才肯射精。

高氵朝过后的温言被喂了满满一嘴精液,在这个男人的注视下全部吞了下去。

“真是个妖精。”陆曜弯身将她拎起来,抱在怀里亲吻她的唇。

……

在房间里温存了许久后,陆曜才穿衣离开。

温言化妆时在脖子上涂了很多遮瑕膏,吻痕不太明显后才出去。

游轮靠岸,剧组的人陆续下船,温言找寻了很久陆曜的身影都没有找到。

“是不是在找南先生?”薇娜故意压低了声音:“言姐别找了,南先生已经坐直升飞机走了。”

“……”走了?

“言姐,我可看到了,南先生是从你房间走出来的,你们两个是不是……”

“他是我老公。”温言一副正室的姿态,彻底打消掉了面前这个女该对陆曜的念头,“你的性幻想该换人了,不然《欲画》第二部女主就没你份了。”

“我早换人了言姐!”薇娜求生欲很强烈,“昨晚我跟杰克真做了,很爽。”

杰克就是《欲画》男主,是一名模特,作为新人拍戏一开始并不被薇娜瞧得上。

昨晚实在太想**,薇娜就没拒绝杰克的求欢,没想到他那玩意真粗,爽的她现在还想着晚上得再来一场。

“言姐,你可得看好你老公,太多女人都想撕开他西服骑他身上了,我去骑杰克了,南先生我骑不起,骑杰克总行?”薇娜说完笑着走开,走路摇摆着肥臀,浑身散发着一股风骚味。

温言看着看着就笑了,这女孩……可真有意思。

“在笑什么?”

身后一道低沉的嗓音响起,立刻将温言拉回现实,白天再见沈城,已经没了昨晚的恐惧,“沈先生还没走?”

“陆曜走了,我当然要留下。”沈城邀约道:“午餐准备好了,赏个脸?”

134章温言,我在追你(沈城的告白)<他似火(军婚高干婚恋)(臣言)|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精品文壆:rou(肉書屋)。xγz/8260493

134章温言,我在追你(沈城的告白)

不等温言拒绝,沈城就断了她的后路。

游轮再次缓缓离岸,沈城微笑着与她对视。

要不是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杀人如麻,温言绝对不会将残暴的x联想到他身上,“我们小时候真的认识吗?”

“真假不重要?”沈城自嘲的抿动了下唇,眼神黯淡:“反正你都已经把我给忘了。”

……

温言全程都没动刀叉,不是她吃不惯西餐,是面对沈城这种危险的男人不得不提防。

“怕我往里面下药?”沈城招手让服务员拿了新的刀叉过来,起身将她的牛排切下一小块放嘴里。

见他拿起餐巾擦了下嘴角,举手投足间都贵气十足,温言想不通这样的男人为什么要做杀生的买卖?

沈城做了个“请”的手势:“帮你试过了,你现在可以大胆吃了。”

温言拿起刀叉,切了块放嘴里,七分熟的牛排并不是她的最爱,但这嘴里的牛排却一点腥味都没有,肉嫩又鲜,“腌过?”

“腌制了24小时,昨晚见到你后,我就去了后厨调汁将牛排腌制,为的就是跟你共度午餐。”

“你做的?”

“我还会做中餐,要不要尝尝?”

见他准备起身,温言立刻拒绝:“不用,我吃这些就够了。”

“那留着下次再尝,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给我这个机会。”沈城又给她到了半杯红酒,“再尝尝这个红酒,我自己酒庄产的葡萄,我亲手酿制的。”

温言由衷的称赞:“你很会享受生活。”

“我这种一只脚在地狱的亡命之徒本来就活不太久,能活一天是一天,总要趁活着的时候多享受下生活。”

“你至少还能享受生活,那些被你们拐卖的人连享受的资格都没有。”

沈城抿了口红酒,唇边的笑意就没散过,“就不能陪我好好吃顿饭?非要激怒我?”

“我们不是一路人,不应该同桌吃饭。”她立场很坚定,“可以让船靠岸了。”

“着急去见陆曜?”

“我要见谁跟沈先生你无关。”

“当然有关。”唇边笑意散去,沈城眼神无比认真:“温言,我在追你,你觉得我会放你离开,让你去跟另外一个男人培养感情吗?”

“……”追她?“沈先生真会说笑,我们才认识一天。”

“我认识你却不止一天。”

大屏幕上突然播放出一段视频,是温言毕业典礼上的演讲以及她第一次在片场导戏的视频,视频中的她跟盛西决还有辛冉站在一起,盛西决还吻了她的额头。

“你的男朋友盛西决,还有你的好闺蜜辛冉,15年9月3号你毕业,13年7月你第一次导戏,16年5月你导的第一部电影《暗欲》开机,19年11月你回国……”沈城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默念着不同的时间和地点,看到面前女人越来越惊讶的眼神,才又无奈的笑:“我守了你将近七年,却被陆曜捷足先登,你告诉我,如果是你,你会放弃吗?”

温言只觉得细思极恐,“你跟踪了我七年?”

“不是跟踪,我太想见你,只要闲下来我就会去你们学校,你那时候有盛西决,就算我从你身边走过,你的目光也从不在我身上停留。”沈城对她说:“你连陆曜那种烂人都能爱,为什么就不能给我次机会?他的手并不比我干净。”

“他比你干净万倍!”听不得任何人抹黑自己男人,扔下刀叉起身,“不靠岸是吧?我游回去!”

……

游轮还是靠了岸。

沈城知道温言的性格倔强,不靠岸她绝对会跳海游回去。

目送温言绝情的背影下了游轮,沈城收回视线,转过身望向蔚蓝的海平面,眼神黯淡无光,无奈的拿出打火机点上烟,嘴里喃喃自语道:“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是不是只有他消失了,你的眼睛才能看到我?”

天空飞过一只海鸥,拿出手枪瞄准,“砰”的一声,击中了那只海鸥。

海鸥垂直落在海里,那片海域染了抹血红,沈城的眼中才又有了喜色。

……

海棠書楃γi粬書斎儘洅po-壹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