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鼻头微酸的同时,还是尽量保持平静:“我记得四哥你之前说过,让我做自己不用改变,也不用迎合任何人,难道那些话都是骗我的吗?”

“你当然可以做自己,不用迎合我,但至少要让我感觉到你心里有我。”陆曜坐起身,捧起她的脸,叹着气与她额头相抵:“如果其他女人向我示爱,并且那个女人也公然向你挑衅,我还继续跟对方保持联系,你会是哪种心情?”

“……”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温言抿动着唇,眼眶泛红:“对不起四哥,我错了。”

看到她哭了出来,陆曜心疼的吻去她眼角的泪,“是我该跟你说对不起,是我自己的问题,我太贪心,总想拥有你全部。”

“四哥没有贪心。”温言摇头,搂住他的脖子,“是我的问题,是我太怕付出太多会再失去,才会一直小心翼翼的不敢太爱你,以后我会改,我愿意为了四哥改变,因为我爱你,很爱……”

主动吻向他的唇,勾住他的舌头吮吸。

咸湿的泪水在两人口腔中散开,任由她主动了几分钟后,陆曜才将主导权收回,手掌扣住她的后脑勺,把她的舌头往嘴里吸,恨不得将她吞进腹中。

再次深入她穴深处,陆曜贴合着她的唇喃喃自语:“我怎么可能会爱累?放弃爱你比让我死都要难。”

……

自那天后,温言才知道爱一个人有时候不能光深埋在心底,不能光自己知道爱对方,要让对方接收到你爱他讯号。

跟陆曜在一起的一年多里,她很清楚这个男人爱她胜过自己的生命,正是因为接收到了他的爱,她才会放下心里的那道墙让他走进来。

而她,一直以来都在享受被爱,很少会表达出来,她以为在**上接受,放纵沉沦就是表达爱,但**只是增进两人的亲密度,言语间的关怀,离别前的一个拥抱,甚至穿过拥挤的人群随意一个对视,都是像对方传达爱。

心打开后,温言发现自己好像就不再那么拧巴了,走进电梯里,不在乎陌生人的注视,主动握住身边男人的手,被他紧紧反握住的那一刻,她才明白,接收到爱的讯号,回应爱也很重要。

因为回应爱的过程中,对方也在享受这种被爱的安全感。

……

在商场里,vip试衣区,温言给陆曜挑了款西服,又去拿了条领带过来,走过去帮他打好领带的那一瞬间,注视着面前这个优秀的男人,她的嘴角不自主的弯起。

陆曜一点也不在乎周围有导购,搂住她的腰把她摁在怀里,“笑什么?”

“我笑自己。”与他对视,眼神十分的认真的说道:“我以前好傻,傻到差点就把四哥给弄丢了。”

手臂收紧,陆曜后悔跟她说那些话,“丢不了,我永远都是你的。”

“我也永远都是四哥的。”垫脚吻了下他的唇,温言重复道:“永远。”

(我说过的,言言会改变,会逐渐不拧巴。)

第140章下了床就不认我这个老公了?

陆曜推迟一天回迪拜。

给晏宋的理由很简单:把媳妇儿惹哭了,得留下来哄她。

看到短信,截屏发到讨论组:【不能总让我自己吃狗粮,要吃就一起吃!】

一分钟后,提示他被踢出群聊。

踢他的是群主尚珺彦……

*

陆曜没时间看群讨论组,陪温言逛完街去看了电影。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电影,温言笑说:“四哥,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约会。”

婚礼举办前只吃过三次饭,婚后在一起连**的次数几乎都能数的过来,半年多后才有了情感上的建立,但这个男人太忙了,都还没有跟他有过恋人间的约会。

陆曜也觉得自己身份的原因,陪她的时间太少,“这次任务结束后我们选个地方度蜜月,不再接任何任务,只陪你。”

“好。”最幸福的莫过于被专宠。

陆曜排队取电影票,不断有异性将目光投掷到他身上,温言还看到有几个小姑娘过去向他索要联系方式,不知道他说了什么,那几个小姑娘都扭头将目光投掷到自己身上。

看完她后,小姑娘们才心甘情愿的离开。

拿到票,温言问他:“你跟她们说什么?”

陆曜握住她的手:“我说要我的联系方式得经过我老婆的同意。”

“我还不是你老婆呢。”

“下了床就不认我这个老公了?”压低头在她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到的语气:“昨晚没操爽你?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

温言的脸立刻发烫,还好周围的人听不到。

红着脸走进播放厅,为了享受恋爱日常,拒绝了包场,选了普通播放厅最后一排的位置,白天看电影的人其实并不多,后四排就他们两个。

电影播放到小高氵朝,是男女主简短的床戏,虽然没露任何部位,但姿势太过逼真,女主呻吟声不断响起,前排的其中一对男女已经忘我的在接吻。

温言扭头看到陆曜正看着她,那眼神像是在跟她传递某种不满足的情绪。

吻了他一下,蜻蜓点水。

陆曜拉住她的手,拇指在她掌心揉搓,低头在她耳边:“别勾引我,已经硬了。”

十几分钟后,电影还没播放完,他们就提前离开了播放厅。

电影院的楼道间,温言刚被陆曜拉进去,就被他抵到墙壁上,裙摆撩置在腰间,他的手指已经伸到内裤里**湿滑的穴。

知道不会有人来这里,温言还是紧张,担心会有人闯进来、

感觉到她的紧张,因为肉璧收缩的实在太紧,两根手指弯起,向上刮挠着她的敏感点,“放松。”

“嗯……”越紧张越放松不了,穴里不断涌出湿滑的液体,温言扭动着臀部想要摆脱掉他的手指,“去车上四哥,嗯啊啊……”

“还没在这里操过你。”拉开裤链,释放出粗长的**,抽出手指,握住**在她穴口碾磨:“试试。”

猛地往里一顶。

“啊……”温言抓紧了他的肩膀,不敢叫太大声,楼道间回音大,万一叫的声音太大,肯定会被别人听到。

这种想叫不敢叫来的低声呻吟不断刺激着正在在她**里**的陆曜,“现在是我老婆了吗?”

“……”这男人,竟还记着这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