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光洒进室内,除了很细微的空调声外,被子里还传出男女粗重的喘息以及滋滋的接吻声。

温言白皙的脚露在外面,脚趾蜷缩又松开,抓挠着身下的床单,床上其实早已凌乱不堪,空气中飘荡的也是浓重的**味道,舌尖被男人吸的发麻,随着他大**温柔的**顶磨,结合处不断涌出粘湿的淫液。

不同于晚上的粗暴,这个男人温柔的像猫一样,不断的舔弄着她的唇,脖子,锁骨,还有**。

最后插入时也是深埋在她穴里温柔的顶。

喜欢他失控起来像禽兽,也喜欢他这样温柔疼爱。

“好舒服四哥。”含住他的唇吮吸,温言眼神迷离,“四哥还生气吗?”

“要是生气,你觉得你还能待在床上挨操?”捧起她脸,凝视着她这张漂亮的脸蛋,想起昨晚她哭的那么伤心,很后悔说那么重的话,“对不起宝贝儿,我会调整好自己的心理,不会再冲你乱发脾气。”

“四哥没有乱发脾气,你要是单独跟其他女人待在一个房间,还让她穿我的衣服,我是会疯掉的。”她深知是自己的问题,因为太想记起关于沈城的记忆,从而忽视了这个男人的感受,换位思考下,自己确实跟沈城走的太近了。“我很清楚自己对沈城只有亲情的那种信任,不是爱情,我只爱四哥你,心里只有四哥,是满的。”

“我知道。”手向下抚摸她的大腿,缓缓抬高架在肩上,“所以才要更疼你!”

“啊……”

话风一转,他的**已开始在穴里冲撞,温言手抓着枕头,脚被他抬到唇边亲吻,“唔唔……四哥别亲哪里……啊啊……”

陆曜亲吻着她的脚背,一路向上亲吻她的脚腕,一边亲一边在她穴里冲撞。

“啊啊……好爽……”

粗长的**每次顶进去都会捅到最深,拔出来带出透亮的淫液,画面淫荡不堪。

温言娇喘吁吁,被操的身体特别敏感,结合处不断有淫液流出来,打湿了彼此的阴毛。

再次被精液灌满的那一刻,她坐起身抱住陆曜的脖子,亲吻他的唇前后的耸动着腰臀,“啊啊……”

精液随着**流了出来,她也抓紧了这个男人的肩膀再次迎来高氵朝。

……

午后。

温言收拾着碗筷,余光扫视到正从楼上走下来的男人,知道他是要前往那个财团总部救沈城兄妹,不知道为何,这一刻自己有很大的私心,不想让他去……

“我欠沈澜一条命。”陆曜向她许诺道:“晏宋已经在迪拜托住了他们,这次有美国警方配合,证据确凿,他们不敢乱来,我会毫发无损的回来,不用担心我。”

话虽如此,温言站在阳台看到他驶车缓缓离开,眼眶还是微微泛了红。

然而陆曜刚走,温言就在家门口看到了沈澜。

沈澜红唇微扬,不再是洛丽塔穿着,黑色吊带裙,一副不适格她的成熟装扮,温言看着她,很是疑惑。

“看到我是不是很惊讶?”沈澜很得意的笑着:“我哥和南霄哥哥都去救我,你就不嫉妒吗?”

想起这个女孩之前不正常举动,还有沈城也提起过她的病,说她是被刺激的得了失心疯,但温言却觉得她得的不是失心疯,是根本就是有心理疾病:“你用这种方式验证自己哥哥就没有一点负罪感吗?他为了去救你,准备把命都豁出去了,你还有脸笑?”

“我当然要笑啊,我哥哥疼我,南霄哥哥也疼我,为了我,他们都宁肯把你这个心肝宝贝儿给撇下,说明他们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他们都是爱我的。”沈澜笑的很开心,一副无辜的眼神,纯净的不行:“等你这个狐狸精死了,他们就再也不会离开我了,他们都是我属于我的知道吗?任何女人都抢不走他们!”

温言不想再一个有心理疾病的女人聊下去,转身回到客厅,准备打电话给陆曜,告诉他沈澜没有被抓。

可刚转过身,她的双腿就发软倒下,这种感觉……异常熟悉,四年前那晚,她就是先倒下,又再失去的知觉。

一种大胆的猜测悠然升起,“是你?四年前那晚派人绑走我的是你?”

(嗯,沈疯子……)

第152章儿时的火灾(温言记起了沈城)满10600珍珠福利章节

温言醒来,看到面前熟悉的环境,手忍不住颤抖了下,竟是四年前那个仓库……

这里的陈列摆设没一丝变化,跟四年前完全一样。

想起曾经在这里的遭遇,温言可以很确定自己之前被绑跟沈澜有关。

还没来得及思考为什么沈澜要绑自己,闻到一股浓重的烟味,扭头往货架另一边看,冒着浓烟的火光正逐渐燃烧的更旺,立刻起身往门口跑,被反锁的铁门任凭她如何使劲踹都打不开。

沈澜这是要把她烧死在这里?

随着浓烟越来越大,温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找寻着除了大门外其他的出口,环视四周,玻璃窗外都有防盗窗,先拉了架子踩上去把窗户打开,身后的火越烧越大,烟呛的快呼吸不过来,“咳咳……”

接下来任凭她逃离那些火,都会很快被浓烟吞噬,开始大喊救命,试图外面的人会听到。

然而她求救,外面那辆玛莎拉蒂的女人笑的就越得意:“叫啊,这次任凭你叫破喉咙都没有人再来救你。”

这是沈澜筹备了很久的计划,先将哥哥沈城骗走,再支走陆曜,不惜以自己为诱饵去了财团,跟财团的人合作引哥哥和陆曜入局,目的只有一个:把温言给弄死。

财团那边的人跟她合作是为了拿到u盘。

深知彼此的目的,演戏自然就逼真了些,因为那一枪稍微打偏一点就能要了哥哥的命。

十几分钟后,耳边才没有温言的求救声。

沈澜点开手机看了下监控视频,看到视频中温言被倒在地上呈现昏迷的模样,滚滚浓烟烈火正将库房快速吞噬,唇角弯起,得意的放下手机踩下了油门扬长离去。

……

有那么一刻温言以为自己会死。

窒息,疼痛,热,渴……

第⑴版疰仦説棢渞頁:Π╊②╊q╊q.c╊0╊m(魼掉╊楖ч棢阯)

快失去直觉时,温言脑海中突然一个画面,泪流满面的小女孩不断的哭喊着救命,大火将她围在破旧的房屋里,手脚都被捆绑,是一个少年冲进来把她抱在怀里:“言言,我们会活着离开这里的。”

“成哥哥我好怕。”女孩紧紧抱住少年,瘦小的身体颤抖着。

少年抱着她往火场外跑,一个木梁掉下来砸在了他背上。

被灼伤的那一刻,他紧紧的将女孩护怀里始终没有松手,忍着疼痛冲出火场。

“成哥哥你身上着火了,成哥哥你快放下我。”任凭女孩喊,少年都咬着牙死撑。

直到远离了火场,少年才将她放在地上,“言言快跑,哥哥还要去救妹妹。”

妹妹——沈澜。

躺在地上,温言眼角流下了不舍的泪水,因为她终于想起来了,那场火灾,还有那个逆行的少年……

是沈城。

他又返回火场救人,就再没回来……

而自己,经历那场火灾后高烧不止,因为受到的心理创伤太大,才忘记了那场伤痛的记忆。

现在温言终于明白为什么见到沈城会觉得熟悉,为什么沈澜要派人绑她。

因为当年那场火灾是人为的,温家常年资助的那家福利院院长挪用善款被举报,怀恨在心就将她这个温家小姐给绑了,当时她正跟沈澜和沈城在一起。

沈澜当时还小,才6岁,沈城已经14岁,院长怕会败露,将他们三个绑走后,一把火将福利院给烧了。

院长打电话给温家索要高昂的赎金,父亲温山答应了赎金,但赎金给了后,贪得无厌的院长又再次索要,每次金额数目都会翻倍。

那三天对温言来说就是折磨,才七岁的她被打的遍体鳞伤,沈城和沈澜也被院长拿来撒气。

十几亿到手,院长选择撕票,一把火烧了山上的房屋跑掉了,目的就是要将他们烧死,是沈城将她救出来的。

沈城返回去救沈澜,温家人和警察也到了,当时那种情况很慌乱,温言被家人带下山,她哭嚷着要成哥哥,不停的说着成哥哥还在里面。

父亲说消防员已经来了正在救他们,不断安抚她的情绪。

后来,因为她忘记了那段伤痛的记忆,也忘记了沈城和沈澜,甚至连福利院都忘了,温家人为了她的心理健康也从不再她面前提起,久而久之,她就全忘了……

(沈城和沈澜兄妹也可怜,后面会详细写他们的身世。)

(10900珍珠继续加更福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