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门被撬开,再次看到沈城,温言眼眶湿润的与他对视了几秒。

沈城将她抱起来往外跑,听到她有气无力的说:“对不起成哥哥,我现在才想起来你。”

……

沈城原名成希,妹妹沈澜原名成悦,儿时父母死于一场车祸,亲戚都不管他们,将他们视为扫把星。

沈澜是被沈城一手养大的,一岁时就没了父母,她刚会走路,还在咿呀学话中。

沈澜四岁时被收进福利院,当时沈城已经9岁,过了被领养的年纪,等于破格让他住进福利院照顾妹妹。

温家常年资助这家福利院,温言和哥哥温臣常跟父母过来给这里的孩子送礼物,她那时候很黏沈城,经常跟在沈城屁股后面喊哥哥,温臣还骂她没良心,有了其他哥哥就忘记了他这个亲哥。

对沈城而言,温言是他灰暗世界中唯一一道亮光,这个小女孩从没因为身份嫌弃过他,也没有任何异样的眼光看到他,会偷偷把自己的糖果和饼干给他,还会童言无忌的跟他说:“成哥哥,等我长大了,我养你跟小悦悦啊!”

知道她还是个孩子,沈城从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过。

但温言的那些话却给了他很多的温暖,让他度过了人生最灰暗的时光。

就连被领养到美国,被养父母打骂虐待,都是靠着过去温言的那些话支撑过来。

沈城始终记得带着妹妹沈澜逃离养父母家,靠从垃圾桶里翻吃的,餐厅里偷别人吃剩下的饭菜解决温饱,睡天桥下,妹妹感冒了,他就去药店偷药,那半年……他活的就像只流浪狗。

所以,为了让自己和妹妹活下去,他只能做些违法的勾当,从送毒,到贩毒,再到制毒……

为了钱从打人到杀人,他逐渐变成了别人惧怕,自己也讨厌的模样,

从挣的钱够活着,到有存款,再到有了房子,用命换来了所有想要的一切,却也再没回头路。

坐在病房外的沈城回忆着十几年的变化,以及妹妹沈澜的心理疾病,他才明白什么是报应。

所以,在陆曜来了医院后,沈城任凭他打,没有还手一下,“打死我吧。”

陆曜揪住他的领子,将他拽进楼道间里,门一关,把他甩在地上,“sara在哪儿!”

沈城擦去嘴角的血,“不知道。”

“我他妈的再问你一遍!sara在哪儿!”陆曜从没这么情绪失控过,把他再从地上拽起来,掐住脖子抵到墙上。

“我愿意替sara抵命,她伤了言言,我替她拿命抵好不好?”

手速很快,从他腰间拿到枪,扣动扳机对准了自己的心脏处。

“你准备护她到什么时候?她就是因为有你护着才敢对言言三番两次的下手!你以为你是为她好?你这样等于害了她!她病成现在这样全是你的纵容一手造成!沈城,你迟早都会死在自己养的女人手上!”

……

陆曜去了病房。

温言还没醒,戴着氧气罩的她眉心始终紧皱,像是在做噩梦。

看到她这样,陆曜万分的懊恼,后悔自己上了当,一想到她被差点被烧死在仓库里,再无法平息心中的愤怒。

提前收网,不管财团幕后的大佬有多强大,统统都抓捕归案!

沈城也被警方带走了,临走前他很平静,没有挣扎。

温言是晚上醒来的,吸了大量的烟雾,呼吸还很困难,嗓子哑的不行,护士进来为她换完药后离开,陆曜才开了口:“我发现我活的才是最失败的,救了那么多人的命,偏偏我自己的女人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在。”

“四哥,我渴了。”她故意转移话题,不想让这个男人自责。

喝完水后,温言依偎在陆曜怀里,“四哥你不要怪自己,毕竟我们谁都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沈澜做的。”

(言言不欠沈城什么,这次本来就是他自己妹妹沈澜搞的鬼,至于儿时福利院长绑架,也是因为沈城举报,那个院长才会怀恨在心报复言言,。)

第154章想挨操了?

三天后温言出院,公司的人只有制作人莉莉安知道她这几天的遭遇,前来看她还遇到了陆曜。

莉莉安早就感觉到这个投资人南霄跟她之间绝对不只是暧昧关系,得知他们竟是夫妻后,跟薇娜的反应一样,先是不敢置信,接下来又赶紧恭喜。第⑴版疰仦説棢渞頁:Π╊②╊q╊q.c╊0╊m(魼掉╊楖ч棢阯)

莉莉安走后,温言敲开书房的门,走进去绕过书桌坐在了陆曜的腿上,搂上他的脖子,埋头在他颈间:“莉莉安走了。”

没得到回应,她又继续:“我跟莉莉安说你是我老公,四哥会不会生气?我这样自作主张的跟别人介绍我们的关系。”

“我为什么要生气?求之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老婆。”陆曜放下手中的鼠标,低头吻了下她的脸。

“可是我没感觉到四哥成为我老公有多开心。”从医院回来后,经常看到他阴郁着一张脸站在阳台吸烟,晚上睡觉前经常看不到他的人,“四哥是不是已经对我腻了?”

温言是故意这样说的,知道这个男人不可能腻,他是太爱自己,才会一直自责。

“四哥要是没有对我腻,可以抱着我睡会儿吗?我很久都没有被四哥你抱着睡着过了。”

捧起她的脸,陆曜眼神哀伤的低下头与她额头相抵,“我好像不配当你的老公。”

一想到她差点出事,救她的还是沈城,那种无奈的内疚感愈发的强烈。

“四哥不配那谁配?”手向上穿梭在他发间,鼻尖蹭过他高挺的鼻梁,呼吸交融在一起,“四哥告诉我谁配,我好去找那个男人当我老公。”

“别挑衅我。”宽阔的手掌落在她臀部用力一摁,让她腿心紧贴在胯间已经勃起的硬物上。

“我没挑衅四哥。”温言故意扭动腰肢,腿心紧贴着他胯间的硬物碾磨,“明明是四哥说自己不配,这几天还各种冷落我,我去找个配我的,器大活还好的男人,岂不是正好衬了四哥的意?”

陆曜呼吸逐渐炙热,与她对视了几秒后,托起她的臀部站起身,将她抱上书桌,双腿挤进她两腿间,捏起她的下巴逼视着她,“想挨操了?”

“我只想被我老公操。”上身向后仰,伸腿抵在他小腹,不让他再靠近,“四哥又不想当我老公。”

“谁说我不想!”握住她的脚裸用力一拉,胯间硬挺的大**隔着衣物抵在了她早已**泛滥的穴,“我不配不代表我不想,现在不配,不代表以后不配。”

缓缓低头压向她的唇,在快吻到时,深情的注视着她:“我会努力让自己配得上。”

温言鼻尖微酸,仰头主动贴上他的唇吻,双腿环上他的腰往下压,迫切的想要跟他来场激烈的**。

感受到她的迫切,陆曜给的也很快扒开她内裤一边,握住**在她穴口摩擦,感觉**在被她的穴往里吸,每次收缩都会吐出大量的淫液。

“给我老公,我不要前戏,我要你大**插进来操我。”高抬起臀部扭动着,“快插进来。”

(满10900珍珠赠送福利章节,大家不要光看文不送珍珠啊,虽然输入验证码麻烦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