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发现自己跟陆曜比起来,她才刚刚陷入恋爱期,这个男人的一个眼神变化,一个暗示性的词语,或是一个对视,她的心都会莫名悸动。

成年之间的恋爱不是拉手接吻那么简单,向对方传递爱最干脆直接的表达方式是**。

虽然每次温言都想跟陆曜来场没有性的约会,但每次都是她先沦陷在**中,迫不及待的要跟这个男人灵肉结合,来场欢爱。

离开咖啡馆,陆曜开着车将她送到公司,下车后将那副眼镜戴上,又再次开始了斯文败类。

公司的人都已经知道了他们之间的暧昧关系,再加上陆曜对外的身份是投资人南霄,他过来视察再正常不过。

《欲画》还有三天上映,温言答应了父母首映结束就回湘城,不然以父亲的执拗脾气绝对不会离开。

开会的时候,温言坐在陆曜对面尽量不去看他,只觉得下面已经开始黏黏的……

莉莉安主要讲了下预售的票房,以及这三天的宣传,听她话的意思,预售效果很不错,说不定还能爆火。

温言佛系,能导自己喜欢的题材,享受到了过程就足以,但是如果能爆火,只能说明这部**片跟很多人产生了共鸣,他们认同里面性和爱,也认同这对男女的价值观。

……

会议结束,温言先去了洗手间,脱下内裤看到中间那片湿渍,莫名有些无奈,因为她发现自己最近的**好像变的很旺盛,时时刻刻都想跟陆曜**。

用手摸了下**,已经**泛滥。

她刚想用纸巾擦下,看到隔板门外那双黑色锃亮的皮鞋和西裤,穴口收缩了下,再次流出透亮的淫液。

门开,陆曜缓缓走进来,狭窄的隔断间里空气立刻变的**,温言呼吸开始急促,下面的肉穴也开始越来越痒。

没有矜持,主动搂上他的脖子,身体都贴向了他,拉起他的手往裙底伸,“想四哥了。”

手指触碰到她的水润,陆曜喉咙发涩,低头找到她的唇吻,舌头伸到她口腔中肆意的搅拌,三根手指上下的揉搓着她的阴蒂和穴口,已经湿滑的不行。

还没有公众场所做过,一想到会有同事过来,温言内心排斥又期待。

感觉到她的期待,陆曜就着淫液将手指插了进去,“真紧。”

“嗯……四哥轻点……唔……”温言尽量控制住呻吟,一条腿踩在马桶盖上,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唔唔……”

“舒服吗?”又加了根手指,三根手指一起在她穴里快速的**,不断刺激着肉璧上的那颗小肉豆,知道那是她的敏感区。

“舒服……嗯嗯……再用力……啊啊……再用力四哥……”

陆曜加快了速度,埋头在她颈窝处用力的吸,胯间的性器快要顶破了裤子,“用手帮我!”

在这种地方**会容易失控,不想她临离开公司前辈同事议论,只能用这种互相**的方式让彼此都欢愉。

但温言却摇头,眼神迷离的解开他的皮带扣:“我要四哥的大**插进来,我要跟四哥在这里**。”

(满11200珍珠再送福利章节,要解锁各种场合,你们要的洗手间啪啪啪来了,还有泳池和沙滩的也即将安排,还想看四哥和言言在哪里**!评论区告诉我啊)

第⑴版疰仦説棢渞頁:Π╊②╊q╊q.c╊0╊m(魼掉╊楖ч棢阯)

第164章 洗手间play(2)

温言的话刚说完,外面传来高跟鞋的声音,陆续响起,还不止一个……

紧张的全身紧绷,肉穴也收缩,紧紧的夹住了穴里的手指,“唔……”

咬住唇,抓住他的衣角,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陆曜气息粗喘,手指在她穴里轻轻的转圈搅弄了下,故意伸开手指,将她的肉璧撑开。

温言摇头,眼泪婆娑的看着他,用眼神向他发出求饶的讯号。

外面几个女同事在补妆,言语间聊的都是关于南霄,夸他长得帅,身材还好,还讨论他的生殖器尺寸得有多大……

陆曜舌尖抵牙,拉起温言的手,让她握住自己胯间的**,在她耳边低声问道:“一直都想问你,对我的尺寸还满意吗?”

握住他这根火热的**前后的撸动,温言小嘴微张,穴里不断往下滴淫液:“四哥觉得我满意吗?”

“想听你说。”张口咬了下她圆润的耳垂,手指又往里面顶了下,“虽然我对自己的尺寸向来很满意。”

“嗯……”穴肉被顶的又酥又痒,温言想让他插的更深点,可是外面的人还没走,而且讨论的话题尺度也越来越露骨。

“一定又粗又长,床上功夫一定差不了哪里去,可惜的是名草有主了。”标准的美式英语听起来像是化妆师凯利。

另一个女人羡慕的口吻说:“温导一定爽死了,要是我有南先生这么一个男朋友,我哪舍得来上班?跟南先生**不香吗?”

……

三分钟后,外面的人逐渐离开,陆曜捏起怀里女人的下巴,“跟我**不香吗?嗯?”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四哥,跟我**不香吗?非要去当卧底,啊……”这男人太坏了,突然将**插了进来,温言被顶撞的抓紧了他的西服外套,看到他还戴着眼镜,一副斯文儒雅的模样。

上身衣服完整,下面的裤子却脱下,狰狞的**在她的穴里不断进出,冲撞,“啊啊……四哥轻点……唔……”

陆曜狠劲的在她穴里**着,与她额头相抵:“这次任务结束我就辞去上将的职位,不再接任何卧底任务。”

因为有了家就有了牵挂,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拼命。

他可以没命……但不能没有她。

……

十几分钟后,陆曜坐在马桶上,让温言跨坐着在身上驰骋,看到她疯狂扭动腰臀的淫荡模样,握住她丰满的**用力揉,被她湿热的穴夹的分分钟都想射精,尤其是她还扭来扭去,摩擦的**相当敏感,再被她这么扭下去,肯定马上就得射出来。

托起她的臀,变换了姿势,让她趴在门板上,从后面插入,虎口掐住她的腰窝,又快又狠的在她穴里**,**顶磨着她的宫口,享受着她紧致温暖的包裹。

“啊……好爽,唔唔……”温言撅高了屁股,这种狭窄的空间里能活动的区域太小,指甲抓挠着门板,极致的愉悦爽感,真想一直这么持续下去,“深点……四哥操的再深点,啊啊……要被四哥操烂了……唔唔……”

胸前的**被顶的乱晃,**偶尔会擦到门板上,结合处的透亮水渍已经变成白浆,被操那么多次,她已经会控制自己的高氵朝,不想那么快到,“啊啊……好爽……”

陆曜知道她今天不会那么快高氵朝,这种地方**虽然刺激,但能够施展的空间太小,操的不够尽兴。

想听她**,想把她摁在胯下,把她操的叫爸爸!

拔出来**,将她的内裤放进裤兜里,帮她整理好身上的裙子,嗓音嘶哑的可怕:“去办公室等我。”

(办公室安排上了,晚上要公众场合互撩勾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