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共妻 (h) 作者:枫叶红

在马车上当着小帅哥的面被插穴

苏三是没有对她怎么样,只不过是变本加厉地亲了回来而已,男人堵着她的嘴足足亲了一柱香的时间,亲得两个人都欲火焚身,恨不得不管不顾地直接在马车上来一场才好。

作为一个经常听墙角从而起了撬墙角心思的过来人,苏三是绝对不会给其他男人听墙角机会的。

但是一身的火不发出来也憋得人难受,他一边勾缠着少女的舌尖,吸取她口中甜美的汁液,一边解开了她的衣襟,将手伸进去摸她的**,另一只手滑进她的裤子里,摸到她已经湿了的滑嫩小逼上,在上面轻轻地来回抚摸滑动。

叶紫被他撩得越来越干渴,互相快速舔抵的舌尖上仿佛有电流窜过,不停地往小腹下涌去,让她腿间的蜜水越来越多,她不由紧紧地绷直了腿,夹着男人的手指想要更多。

“你要起来去解个手吗?”男人暗哑而性感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叶紫满脑子的想要,听他这么说便以为他是想打野战,从善如流地道嗯了一声。

在被子里整理好衣服,叶紫被苏三牵着手下了马车,她晚上喝了不少粥,的确有点想小解,走进林子里,叶紫让苏三帮她看着,脱了裤子蹲下来小解。

被苏三看着令她有些害羞,努力了一会儿才淅淅沥沥地尿了出来。

将裤子拉上来,叶紫才发现苏三似乎没那个意思,带着她又回到了马车上,她在前面摸索着往榻边走,没有注意到苏三的手从苏十一的颈边拂过。

重新躺进暖和的被子里,叶紫微微有些发抖,苏三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等她暖和了过来后,便开始动手脱她的衣服。

在被子里被人剥了个精光,男人沉重的身躯压了上来,意识到抵在她腿间的是什么后,叶紫既渴望又有些紧张,马车里毕竟还有个外人,实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伸手轻轻推了推他,用气声道,“有人……”

“放心,我点了他的睡穴。”苏三以正常音量回答她。

推拒的手松开,圆圆的光滑**抵在她的**上浅浅地戳刺着,一下比一下深,从刚开始只进来一点点**,到最后整个**都卡了进来,叶紫并没有感觉到多么疼,反而被磨得越来越想要,明知道还有外人在也顾不得了。

苏三身体往下一沉,整根插了进来,压在她的身上开始由慢至快地抽送起来。

虽然知道少年睡着了,当着外人的面做这种事情还是令她神经紧张,而在紧张之外又有一丝别样的兴奋。

因为好几天没做了,刚刚又被撩得欲火焚身,这一次做起来便格外有感觉,男人的双手各抓着她胸前一个**,粗壮坚挺的大**在她**里快速而用力地抽送着,几乎每一次都一插到底,然后又全根拔出,圆圆的大**一记又一记地撞在她最敏感的体内深处,激起一阵阵令人颤栗的酥麻,令她整个人都在不停地颤抖。

将屁股主动贴在男人的胯下,好方便他插入 < 兄弟共妻 ( 枫叶红 ) | 原創市集

rou.:

将屁股主动贴在男人的胯下,好方便他插入

两人做得热了,将被子也掀了下去,叶紫不时紧张地往少年睡的方向看一眼,外面的火堆已经熄灭了,马车里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她稍稍放了一些心,只是想到自已现在不只赤身露体地大咧咧躺着,还张着双腿正在被男人插**,虽然对方睡着了还是让她感到强烈的羞耻。

然而越是羞耻,快感越是强烈,让人欲罢不能,想要更多。

她的**不停地收缩,紧紧地绞着在里面快速进出的大**,想要他快一点,再快一点……双手紧紧地抱着男人健壮有力的肩背,渴求地抚摸着男人光滑而富有弹性的肌理。

怕把人吵醒,她不敢放声呻吟,只能压抑地闷哼着,随着男人一记记快速有力地撞击,源源不断的快感不停地堆积叠加着……将她往上越推越高,她的**收缩到了极致,身体紧紧地绷着,两条腿挺得直直的,连脚趾都紧紧地蜷缩了起来。

“啊……啊……啊……”到了最后,汹涌激烈的快感让她再也压抑不住地叫出了声,整个人都仿佛被送上了云端,除了极致的快感,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灵魂在脱离**束缚的边缘徘徊,所谓升仙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难怪仙人无欲无求,成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极至的快乐了。

因为很久没做了,两个人又一直在受着对方身体的吸引,加上之前漫长的前戏,叶紫很快就到达了巅峰,她的身体紧绷到了极致,体内深处仿佛过电般划过一阵热流,她整个身子都躬了起来,抽搐着泄了出来。

与此同时,男人也在她体内射了出来,两人筋疲力尽地抱在一起,下体依然紧密地咬合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满足和畅快感。

苏三怕她着凉,拉过被子将两人盖上,直接就着这个姿势睡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叶紫发现少年已经不在马车里了,往旁边看了一眼,苏三还在躺着,两人在被子里什么都没穿,也不知道那少年看出什么没有。

她侧过头看着男人睡着了都那么好看的俊脸,只觉心动不已,感觉到腿间的滑腻,悄悄转过身子伸手往腿间摸了摸,摸到一手的精液,想到是这个男人射在她里面的,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满足和情动,情不自禁地夹了夹腿,有点想要。

她不敢当着男人的面自慰,只用手指在**上轻轻摸了摸,那酥酥麻麻的感觉令她倒吸了一口气,极力克制住才收了手,煎熬地躺在男人身边一动不敢动。

过了一会儿,身后伸过来一双强壮有力的胳膊将她揽入了怀里,男人温热的胸膛紧贴在她的后背上,清晨极为精神的某个部位存在感十足地戳在她滑腻的腿间,男人往前顶了顶,几乎没怎么费力地就插进来了一小半。

叶紫十分温顺地调整了下姿势将屁股主动贴在男人的胯下,好方便他插入,男人抱着她用力一顶,便整根插了进来。

在她高氵朝的时候,男人狂风暴雨般地一阵猛插 < 兄弟共妻 ( 枫叶红 ) | 原創市集

rou.:

在她高氵朝的时候,男人狂风暴雨般地一阵猛插

因为不愿意被人听去墙角,苏三抱着她抽送的时候尽量不发出声音,大**缓缓地插进去又抽出来,磨人的速度弄得叶紫更加地饥渴想要,不由夹紧了双腿,紧紧地绞着它。

苏三一边抚摸把玩她胸前的两团,一边亲她的脸和脖子,以磨人的速度足足插了她近半个时辰,生生将叶紫插得达到了高氵朝,她的身体绷得越来越紧,小腹痉挛般地抽搐了一下,有什么东西从体内深处泄了出来。

苏三被她收缩到极致的**绞得整个人都快爆了,再也顾不得被人听墙角,抱着她狠狠地冲刺了起来,一连猛抽了数下,才在她柔软滑腻的体内深处射了出来。

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缓缓地平复着呼吸。

叶紫的身体仍在反射性地不停抽搐,本来之前泄出来了都还有种未尽兴的感觉,结果在她高氵朝的时候,男人狂风暴雨般地一阵猛抽,直接把她插得死去活来,现在都还有点回不过神来。

苏三低头看着怀中的少女白皙清丽的小脸,刚刚她被插到高氵朝时的表情简直迷人之极,让他恨不得抱着她再来一场。

然而外面的饭菜香味已经传了过来,他只得克制地从她的体内退了出来,放人起床。

两人穿好衣服下了马车,苏十一的饭已经做好了,见他们出来,连忙将烧好的开水倒入旁边装了小半盆冷水的铜盆里,让他们洗脸。

虽然是在荒郊野外,苏十一准备的早饭却一点儿也不敷衍,虽然比不得在苏府的丰盛奢靡,却比平常人家要强多了。

精美的小方桌上摆放着软糯雪白的鱼片粥,一大盘青绿诱人的凉拌野菜。虽然简单却美味又营养,尤其是冬天的这点儿绿色蔬菜更是极为难得,苏十一经常要翻遍几座山头才能找到一小把。

自从叶紫说她喜欢吃野菜后,苏十一基本每次做饭都会准备一些,或是清炒,或是凉拌,或是煮在粥里面,比肉都还稀罕,叶紫每次都吃得干干净净,一丁点儿菜叶都不会剩下。

而两个男人则是肉食动物,青菜也就偶尔夹两筷子尝尝鲜。

吃完饭,趁着叶紫牵马去溪边喝水的时候,苏十一在苏三身边耳语了几句。

“我带着人先走,你在后面引开他们。”男人望着蹲在溪边的娇俏身影,俊脸上一片沉静。

叶紫牵着马回来的时候,发现苏三略带深意地望着她,她直觉发生了什么事,而且与她有关,第一反应便是家里的人追上来了。她既紧张又期待,还带着几分说不出的滋味。

这些天和苏三白天同乘一匹马,夜里同睡一张榻,对这个男人的喜欢和依恋一天天加深,想到这样的日子就要结束了,心里便涌上了几分曲终人散的怅惘。哪怕他们之后还能在一起,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形影不离了。

然而那份愁怅和不舍却远远无法抵消她即将要见到夫君们的兴奋,天知道离开家这么多天,她已经想他们想得快要疯了!

摸奶玩穴插逼 < 兄弟共妻 ( 枫叶红 ) | 原創市集

rou.:

摸奶玩穴插逼 < 兄弟共妻 ( 枫叶红 )

摸奶玩穴插逼

被苏三抱进怀里掠上树梢的时候,叶紫本能地知道他们又要跑路了,想到她心心念念的夫君们可能近在咫尺,她的心里就燥动得厉害,双手紧紧揪住男人腰间的衣服,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怎么了?”苏三侧过头看着她。

叶紫被男人近在咫尺的帅脸闪了一下眼睛,想说的话便有些说不出口了,“没……”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在男人白玉般的俊脸上亲了一口。

男人诱人亲吻的薄唇微微一勾,抱着她在一坐山头上落了下来,将她抱在怀里望着她,“你想见他们?”

叶紫被说破心思不敢看那张帅得令人心跳的俊脸,将头埋进了男人的怀里,心里说不出的抱歉。

苏十一架着马车拐过一条岔道,才走了不到二里路,便见他家主子抱着人又追了上来,以为他们是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忙不迭地将马车靠路边停了下来,“公子?”

苏三丢下一句“调头往回走。”便牵着叶紫上了马车。

苏十一没有多问,架着马车调了个头,慢悠悠地往回走。

这俩不愧是主仆,苏三一句话都没多说,苏十一却依旧能够准确地领会主子的意思,将马车赶得比人走路还慢。

叶紫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他磨洋工,好歹人家没挟着她跑路,也不能要求更多了。

因为接下来有可能的分别,即使不分别她也不再属于苏三一个人,叶紫便格外缱绻地粘着他,坐在马车里也要他抱,不时将头埋在他怀里蹭一下。

苏三被她蹭出了火,伸手到她的胸前解开衣襟,去摸她的**,少女的**入手滑腻而饱满,像两颗结实的大桃子,手感好得让人光是摸了一下就硬了。

男人一边爱不释手地把玩着两个滑嫩的乳团,一边去解开她的腰带,把她的裤子脱了,分开她的两条腿让她背对着坐在他的腿上,伸手去摸她的**。

少女的**如同幼女一般光洁滑嫩,摸着就让人血液沸腾,想操。

想到这个地方马上就会有别的男人像他这样抚摸把玩,还会用大**想怎么插就怎么插,在她的肚子里射满精液,他的心里便升起了一股戾气,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将如同蚌肉般的小嫩逼搓得越来越水滑,现在他也顾不上会不会让人听墙角了,直接解开腰带,将硬得发涨的巨物掏出来,抵在她湿哒哒的**上,用力向上一顶,直接插了小半个**进去。

大概是年纪小还没有发育完全,叶紫的小逼不仅看起来像幼女,插起来也和幼女一样,极难进入,苏三一手握着她的大腿,一手摸着她的**,极具耐心地慢慢研磨着,**在湿漉漉的**上浅浅地抽送,一次比一次顶得更深,从小半个**到半个**……大半个**……最后整个都嵌了进去。

只要**完全进去,后面就容易多了,苏三将她往下用力一压,整根插了进去。

两人同时舒了一口气。

整个**被撑到了极致,大**如同游龙般在里面飞快地进出着 < 兄弟共妻 ( 枫叶红 ) | 原創市集

rou.:

整个**被撑到了极致,大**如同游龙般在里面飞快地进出着

叶紫被男人有力的胳膊禁锢在怀里,两条雪白修长的腿大张着,露出了被男人粗壮灼热的大**快速进出的**,整个**被撑到了极致,大**如同游龙般在里面飞快地进出着。

随着男人的动作,少女胸前的一对雪白大**不停地上下晃荡着,连叶紫自己看了都觉得色情得不得了,想到自己这副坦胸露乳大张着腿被男人插的样子距离前面的架车少年只有一帘之隔,风稍微大点说不定那一帘都没有直接暴露在人家的眼前,她就羞赧不已。

然而就算这样,她也不想拒绝苏三,甚至沉迷地不可自拔,主动上下起伏套弄着那根带给她无尽快感的大**。

两边的车帘偶尔被风吹起,冬天光秃秃的山景短暂地映入眼帘,将叶紫吓得心里一紧,等注意到外面没人时又放松了下来。

马车辘辘的前行声将啪啪啪的**撞击声掩盖,叶紫到后面也放开了,尽情地享受起来。

男人的大手紧紧地扣着她的纤腰和**,粗撞的大**一记记向上顶撞着,这个角度其实插得不是特别深,但是因为速度极快,快感还是很强烈的,把她插得越来越想要,双手紧紧地抓着男人如同钢铁般的坚硬胳膊,缱绻地用脸去蹭着苏三的脸。

苏三亲了一下她的脸,握着她的腋下将她提了起来,让她面对面地跨坐在他身上,这个姿势比背对着要插得深的多,再加上能够看到男人帅得令人心跳的俊脸,快感加倍,从身到心都愉悦至极,她亲昵而眷恋地轻轻蹭着男人的俊脸,不时色胆包天地亲他一下,调动起自己不多的体力快速地上下起伏着,让大**一次次撞进她的体内最深处。

只不过作为一个体力废,她坚持没多久两条大腿就酸得抬不起来了,疲惫地趴在苏三的身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在气温零下的大冬天硬是累出了一身汗。

苏三将她抱起来放在软榻上,然后覆身压了上来,以经典的男上女下的姿势操她的小逼。

这种一点儿都不需要出力只躺着享受就好的姿势简直不能更舒服了,大**插得又深又用力,一次次撞在她体内最敏感的地方,激起了一阵阵深入骨髓的酥麻,又搔又痒,让她渴望地发疯,双手攀上男人的肩膀,隔着衣服在他背上胡乱地抓挠,急切地仰着头啄吻他沉静的俊脸,带着几分哭音地叫唤道,“三哥……夫君……我要……”诗.雨.团.队.金.鱼.酱.独.家.整.理

“你要什么?”男人配合地低下头让她索吻,不时回应地亲一下她的唇,在她耳边暗哑地低声**,“恩?”

男人的声音如同带了勾子一般,听得人心尖发颤,叶紫迷恋地望着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羞涩地嗫嚅道,“要……要你……快……啊啊啊啊——”

男人如她所愿,以极快的速度狂风暴雨地撞击着她体内最敏感的深处,将她撞得一连迭声地尖叫。

在马车上当着小帅哥的面被插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