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特特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

“你看这里。”

溪琮指着楚绯樱脖子后面给洛奕笙看,洛奕笙看地并不真切,只记得楚绯樱后颈处好像是有一块儿胎记的来着?好像是一朵什么不知道什么名字的花,起初还觉得这胎记长的奇怪,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跟楚绯樱朝夕相处这么长的时间,洛奕笙也没问过关于楚绯樱后颈上的这块儿胎记的事情,毕竟古代人头发都很长,女子的发式更是繁复,披散在后背根本就没有别的人能够看得见,也就洛奕笙或者楚绯樱的家人这般可以与之亲近的人才能看得真切,但是那块儿胎记,怎么了吗?

“你可曾去过景瑜第一大国青樊?”

见洛奕笙满脸的疑惑,溪琮也不跟洛奕笙兜圈子了,直接说出了自己心中一个大胆的猜想,洛奕笙看着溪琮突然变得很特别的眼神,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怪异。

“没有,这几年的战事主要是对荻越和北边的一些小国家,青樊从来不参与国与国之间的争斗,也不坐收渔翁之利,仿佛别的国家怎么样都跟他们没有关系似的,既然没有打过交道,没有必要,我自然也没有去青樊的道理。”

洛奕笙也不对溪琮有什么隐瞒,基本上是溪琮问什么他就答什么,听到了洛奕笙的回答,溪琮默默地叹了口气,虽然自己基本也知道洛奕笙不可能去过青樊的,但还是忍不住这么一问。

“你问这个干什么?跟绯儿晕倒有什么关系?”

洛奕笙不解,着实想不通溪琮问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干什么,而且今晚的溪琮正经过头了,甚至会让他产生一种错觉,觉得楚绯樱今天晕倒的事情不简单,说不定会引发什么大事件一样,但洛奕笙并不希望自家的乖媳妇儿卷入什么纷争里。

“哎”

溪琮叹了口气,回忆了好一会儿,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洛奕笙,自己曾经见过,发生过的事情。洛奕笙看着溪琮一副陷入回忆状态的模样,难得溪琮这么正经,洛奕笙也就没有打扰他。

“大概是七年前,也就是你正好跟皇帝主动请旨带兵出征的那一年吧,我曾去过青樊,那是我夫人和女儿还在我身边,我们一家三口曾有幸去到过青樊的皇城,栎沙,那是一个很繁华的城市,且民风非常淳朴,百姓兢兢业业,人与人之间相处非常融洽,当时正好遇上有一个小姑娘染上恶疾,出于好心我救了那个姑娘,后来我才知道她是青樊女皇的外甥女,之后女皇为了答谢我们,请我们进宫一聚,我和夫人不好推辞,也就去了,那个时候,我救助的那个姑娘,她的后颈上有一个和你家媳妇儿同样的胎记!当时那位年轻的女皇,也许是不想让我们这些别国的外人看清她的长相,或许是担心我们会对她不利,她是戴着面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的,奇怪就奇怪在,那个青樊国伟大的女皇,后颈有着同样的胎记!我非常好奇,悄悄拉住一个宫人询问,那人见我没有恶意,便告诉我说,那是樊家人的标致,留着正宗的樊家皇室血脉的人,一出生就会带着这样胎记。”

听到这里,洛奕笙基本上已经明白溪琮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了,但楚蕴的后颈并没有那样奇怪花纹的胎记,而且楚蕴一直都待在琉璃的帝都,鲜少外出,绝对不可能是青樊的皇室中人,那么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楚绯樱和楚绯樾那突然出现在皇城又突然消失的神秘的娘亲了。

“你确定,你看到的青樊皇室的胎记跟绯儿后颈上的这个一模一样?”

洛奕笙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如果楚绯樱的娘亲是青樊的皇室,为何要千里迢迢来到琉璃生下楚绯樱?而且还一待就是十多年!如果这样的话,青樊的皇室怎么可能不去寻找?皇室成员失踪了,这件事情可不是一件什么小事。有可能会关系到整个青樊的安危,然而这么多年,他们从来没听说过青樊有皇室曾经失踪过的消息啊。

“我确定!我非常地确定!小洛儿你相信我,我不会骗你的,你家这个媳妇儿,恐怕大有来头。但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有可能楚家自己人都不是很清楚,他们楚家的当家夫人,到底是何来头。”

溪琮这般肯定的样子激起了洛奕笙心里怀疑的种子,如果他家媳妇儿真的是青樊的皇室的话,那么她身上那些种种奇怪的迹象就可以解释清楚了,包括她那修炼神速的内力。可洛奕笙不管怎么想都还是觉得有太多的不对劲,始终不敢肯定,也不敢直接去问楚绯樱,如果这件事坐实了,楚家的境地将会变得很危险,如果背上了叛国通敌的罪名,楚绯樱会没命的!在自己不能确保心爱之人的安全之前,他不能冒险!

洛奕笙一直没有说话,溪琮知道他多半需要一点时间和空间来消化这个消息,也没有多说什么,没有再提有关楚绯樱的身世和身份之谜,溪琮谈到了楚绯樱的病情。

“小洛儿,樊家后人的经脉比较特别,想必关于青樊和青樊皇族的传说你也有听过,如果你家小媳妇儿真的是樊家人的话,恐怕这样的晕倒以后会变成家常便饭啊!”

溪琮无奈地叹了口气,七年前他不是没有试着改造过樊家人的经脉,但怎么都没办法成功,那样的经脉存在仿佛就是浑然天成的,一出生就是这样。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改变,也没有听说过有别的人能够解开樊家经脉问题的,这倒是一大难题了。

“这话怎么说?”

此刻的洛奕笙也暂时没有精力去关心楚绯樱的身世之谜了,他只想快点儿知道楚绯樱的身体状况。

“樊家后人的经脉很特殊,不像普通人修炼武功那般轻松,她们的身体结构非常奇怪。我们正常人修行的内力,可以强健体魄。但他们修习内力,不仅仅是强身健体这么简单,他们可以直接改变自己的身体结构,从而让身体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劲状态,楚绯樱现在就是这样一种情况,她正在吸食内力。”

溪琮粗略地跟洛奕笙解释了一遍,但洛奕笙听到这样的解释着实是吓了一跳,难怪楚绯樱老是说感觉自己的内力会流失,一会一会儿就没了,但他却明显地感觉到楚绯樱的身体比起以前更加的有精气神了,身体状态至少是普通没习过武的人的两倍,这样的情况下怎么看都不像是内力流失了,相反更像是内力非常充沛之人,溪琮如今这样一解释,洛奕笙差不多就明白了,楚绯樱的身体构造,是怎么一回事。

“吸食内力,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当然了,洛奕笙还是没忘记这关键的一点,如果说楚绯樱的身体需要不停地吸食内力的话,那岂不是代表楚绯樱必须要一直保持身体里的内力一直处于很充沛的状态?这怎么可能!

“咳咳这个嘛,其实就是字面意思了。樊家人的特殊之处就在于这里,修炼起内力来速度特别的快,但有一点,她们需要不停地补充,而我们普通地没有樊家人血脉的人,修炼了内力之后内力就会一直存在在那里,慢慢的累积,而他们却是慢慢的流逝,我们习武,靠的是内力,他们习武,靠的是自身身体的强劲,除非能让她的身体强劲到一定的地步,不需要再吸食内力了,否则就会出现这样内力不足,身体无法支撑,直接透支晕倒的情况,前几次还没什么,越到后面会越严重,就跟我们平日里透支身体是一样的,如果长此以往,肯定会出毛病的,今天的楚绯樱这样子明显已经比较严重了,我想她是在不知不觉中强行透支了自己身体里蕴含的力量,导致变成现在,这恐怕会晕上好几天了,以后如果还会晕倒的话,恐怕时间会一次比一次更长。”

溪琮一口气给洛奕笙解释清楚了楚绯樱的状况,洛奕笙有些压抑,这可如何是好,要么就不让楚绯樱习武,做一个普通人就好了,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是不可能的,显然现在要让楚绯樱放弃那是比登天还难,楚绯樱本人明显很享受这样的学习武功的过程,他得再想想别的办法,不然就让楚绯樱一直不停地吸收内力,累计内力?那得练到猴年马月才可以让楚绯樱的身体强劲到溪琮说的那个程度?而且还不知道她们具体需要到什么样的程度才算得上不需要吸食内力的强劲,这可真是让人为难了。

“呼,一口气给你解释这么多,累死我了。”

溪琮自顾自地抱怨,自己走到一边毫不客气地端起了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又恢复成了以往吊儿郎当老不正经地模样,但他的眼里那一闪而过的忧愁却没办法骗过自己,这让他想起了那已经离开了他身边五年的夫人了,好色只是表象,其实在他心里,还是很爱他夫人的。也不知道那家伙带着他们的女儿跑到哪里去了,他没办法长时间地离开药王谷,派出去打听她们下落的人也都不见了踪迹,想必是好不容易容易找到了却被他夫人给解决了吧,亦或是根本就没去帮他找过,直接拿了钱就跑路了。哎,但是不得不说,印象里那个即便蒙着面纱都能让人感觉到绝世倾城的青樊女皇,着实是让人好生欣赏的,大概当初名动帝都的左相妻子也不过如此了,天人之姿哪儿能到处都能看见?

“好了,你也别太担心了,注意以后别让她在这么勉强自己就是了,哦对了,如果你想确认我告诉你的事情,你不妨去调查一下她那个消失的神秘的娘亲,还有她的哥哥。”

溪琮放下手中的茶杯,再次好心地提醒了一下洛奕笙,洛奕笙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抬头瞄了一眼溪琮。

“她哥哥?楚绯樾?”

洛奕笙随口回了一句,结果却遭到了溪琮的鄙视。

“废话,她哥哥除了楚绯樾还能有谁!”

学着楚绯樱平日里的样子,溪琮也翻了一个白眼儿给洛奕笙,洛奕笙满头黑线,她家媳妇儿翻白眼儿是那么地风情万种,溪琮翻白眼儿真的是恶心地让人毛骨悚然!还果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呢!

“调查他干什么?”

洛奕笙被溪琮那个突如其来的白眼儿给雷的有些头晕眼花,甚至有点儿想吐,再次随口问了一句,没想到溪琮更加地得意了,一副你看吧,全世界就我最聪明的样子,鼻子都快长到天上去了!

“当然是查他小时候练武的时候了!你笨呀他们俩是亲兄妹呀!就算有人说他们不是一家人我都不信的,你也不看看你家小媳妇儿和楚家那个小白脸儿长得多像!一看就知道是亲生的了好吗!你去看看楚绯樾的后颈上有没有一个和楚绯樱一样的胎记不就行啦!听说楚绯樾的武功是小时候他母亲教他的,你派人去查查楚绯樾有没有像楚绯樱练武时这样经常晕倒的情况,事情不就很清楚了吗?只是我是觉得你没有去查看的必要就是了,因为当时你不是叫我去左相府给那小白脸儿看伤吗,我当时走神,不只是因为觉得楚家小白脸儿长的怎么这么好看,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那家伙身上受的伤其实就是你们看到的这么严重,我一点儿都没夸张,真的很严重,但我替他诊脉的时候却发现他身体能承受的伤害远远高于普通人,明明很严重的伤,但他的经脉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非常正常。所以常人能伤及筋骨甚至是直接丢掉性命的伤,到了他那儿就成了皮外伤了。身体的强劲程度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哦我现在怀疑捅他一刀他都不一定会死就是了。所以也就只叫左相府的那群家伙给他抓了点外伤药好好休养几天也差不多就好的七七了。”

溪琮巴拉巴拉再次一口气说了一大段,洛奕笙听的想打人。捅一刀都不死?人家只是身体比较强劲,并不是金刚不坏好吗!捅你一刀你试试?嗯?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自己会去查的,你不要声张。”

洛奕笙有些头疼,他最讨厌啰嗦的人了,虽然今天溪琮的确算是立了大功没错,但他这么巴拉巴拉地说一大段真的很让人无法接受!尤其是洛奕笙这样的性格比较沉闷一点儿的人,听得他头疼!

溪琮撇撇嘴,又这样!用完了就丢掉真是的他有这么不值钱吗!你的嫌弃敢不敢不要那么明显!嘴巴一张刚想开口为自己辩驳几句,洛奕笙直接趁着他开口前一把拎起了他的衣领子,打开房门直接扔了出去,动作连贯一气呵成不带一点儿思考和停歇的!再让他继续待在这里没玩没了地说下去他可不敢保证自己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事情!他会疯的!

“你可以回去了。”

洛奕笙对着房门外直叫唤的溪琮毫不留情地说了一句,没有一丝同情,溪琮默默地抹了一把辛酸泪,天啊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人!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早知道当初就不要洛奕笙帮忙试毒了!随便找一个小乞丐给点钱就打发了,也不需要搞得现在这么没面子!话说你真是活该啊惹谁不好招惹洛奕笙,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哇!